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大陸曬香港的「安居之困」為哪般?

中國的高房價,毀滅了年輕人的愛情,也毀滅了年輕人的想像力。(Guang Niu/)

近日,大陸某網播放了一段標題為“住籠屋不如睡麥當勞?香港連續9年登頂全球房價負擔最高城市”的小視頻,試圖向大陸民眾展示底層香港人的“安居之困”。

視頻中,一位月薪只有8000港幣的女工“無家可歸”,一直在麥當勞里過夜。然而,這似乎就是她面臨的“安居之困”的全部。據她所說,她可以拿出月薪的一半來租房,只是捨不得因此而花光一個月的工資而已。對她來說,“住籠屋不如睡麥當勞”其實是為了節省一部分開支。而另一位有工作、卻露宿公園的男士,也同樣租得起“板間房”,但因為嫌其太小而寧願選擇“無家可歸”。

對此,香港中文大學某教授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每月租金7、8千港幣,這已經超過了香港的最低工資水平”;“你很難用這個錢,在市區,租到一套像樣的房子”。在香港的研究者們看來,如果用略高於最低工資的月薪,無法在市區租到像樣的房子,就屬於“安居之困”了。但問題是,用最低工資無法在市區租一套像樣的房,難道不是全球所有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通病嗎?僅從這點來看,連續九年成為全球房價負擔最高的香港,其實也沒有給島內民眾帶來更多的居住難題。

更何況,收入接近最低工資水平的香港底層民眾,還有平均租金為4200港幣的“板間房”可選,還能在麥當勞、公園這樣的公共區域擁有一處棲息之地,還可以被慈善組織以及臨時收容中心收留。如此看來,也並沒有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然而,有意思的是,陸媒把這種小題大做的“安居之困”擺在大陸人面前,就能讓其對自己的居住情況感到慶幸、滿足嗎?

首先不妨來看看,咱們的最低工資能否在市區租到一套像樣的房。由於中國大陸的發展極度不平衡、貧富差距懸殊足以讓世界各國望其項背;因此,能與香港有可比性的,除了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恐怕再無其它。以北京為例,2018年最低工資標準是2120元。而該年8月發布的北京租房報告卻顯示,“月薪一萬租不起房”。報告中月工資7800元的公司白領,“以3980元的價格租下原本不太喜歡的一間8平米蝸居”。

有資料顯示,“北京的‘房格爾係數’是58%,這意味著北漂們每月要拿出一半以上的工資去租房”。2018年7月,“北京房租以每平米92.33元甩開其它一線城市”;“四環內,沒有一間低於2000塊錢的單間”。而住在五環外的上班族,“每天通勤時間則需要4小時左右”。更何況,“五環外”也不算是北京的市區了。

若按照最低的工資標準,北京又有多少底層、困難戶要去睡公園、睡大馬路呢?然而,政府為了掩蓋“安居之困”,抵制上訪者,維護所謂的“城市形象”,竟將以前睡在公共區域內的“無家可歸”者都驅逐一空了。這些被消失者,至今無人知曉,他們是否會有安身之所。

在北京,不允許蝸居、容身的地方,除了井裡、街邊、天橋下、車站一隅等這些本屬於民眾的公共區域之外,還有廉價的出租房。這些出租房儘管租金低,但並非是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而是位於城鄉結合部、條件極差、租戶大多是外地打工者的公寓和大院。自2017年冬天,這些被視為“低端人口”的外來人員就開始遭到政府的無理驅逐。

政府的理由十分荒謬,且手段極為暴力。在官方採取的“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動中,這些外來的租戶被斷水斷電、砸門恐嚇,生活物品被扔到大街上。那些被要求一天之內搬走的,甚至只能露宿街頭。

相比之下,這種人為製造的“無家可歸”能在香港發生?繼承著英國留下的民主制的香港,敢讓“無家可歸”的人被迫消失在街頭?與北京群租房、隔斷房類似的“板間房”能在香港遭到強拆、取締?房價已問鼎榜首的香港,至少不會讓窮人無路可走。而房價完全能與香港匹敵的北京,卻在想方設法不給窮人、甚至工薪階層留活路。

說到房價,北京哪有資格對香港咂舌?按照Numbeo提供的數據,若“考慮到中國大陸常用的為建築面積”,只有“70%的得房率”,“上海、北京和深圳中心區域實際房價分別為21760美元/平方米、21554/平方米和18736美元/平方米”;“僅次於28836美元/平方米的香港”。然而,中心城區房價排名第三的北京,若按“70%的得房率”折算之後的“房價收入比”,卻以63.36的比值遠勝香港(47.36),成為全球買房負擔最高的城市。

此外,這一比值比香港高的,還有上海和深圳,分別為62.8和57.34。也就是說,比香港居民更難以承受房價之重的城市,在中國大陸已達到三個之多。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房價被政府控制的中國大陸,香港房價高,仍應該歸因於市場規律所發揮的作用。

畢竟,香港土地面積有限,因此而導致房屋供應量不足也是事實。加之豪宅林立,某種程度上也拉高了整體的房價水平。更重要的是,香港房價再高,老百姓也擁有著房屋的所有權。而大陸呢?卻只有70年的使用權。

按陸媒曾提出的“1000萬在各國核心區能買什麼房子”來看,我們不妨猜度一下,若一個大陸人或香港人有1千萬,他到底會在北京,還是香港(只能二選一)買房。若考慮到環境、教育、制度,這恐怕就更不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了。

從“一國兩制”不得民心,導致大量的港人移民就不難看出,人家不怕房價高,就怕跟獨裁中共產生關聯。一旦喪失了自由,就算住豪宅,也談不上幸福。樓市若脫離了自由的市場、任由政府操盤,香港無家可歸、露宿公園的,恐怕就要更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