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時代的關鍵詞

重新審視毛澤東及其思想遺產,我們就會發現,官方所宣稱的“毛澤東思想”,其實是一個大雜燴,嚴格而言,是不能稱為思想的。因為凡是稱為思想的,一定要具備兩個條件:原創性以及自成體系。以此衡量毛澤東著作,即可斷定,他只是一個馬克思主義常識的轉述者,算得上“創造”的,就是那些實用化的篡改。即使其最有思辨色彩的《矛盾論》和《實踐論》,也僅僅稱得上艾思奇水準的大眾哲學讀物,經不住嚴格的理性拷問。

被稱為“毛澤東思想”的“三大法寶”又是什麼呢?

一曰“黨的領導”。毛掌控的中共不是一個現代政黨意義上的政治組織,是列寧布爾什維克式的政治集團,經由暴力的自我神化,黨成為一個至高無上的統治物,實質上是一個權力獨享者和分配者。毛澤東留下的是一個沒有轉型的“黨組織”,因為合法性焦慮而不得不視憲政為洪水猛獸。在毛澤東手裡,黨一步步成為至高無上的東西,不可懷疑,只能膜拜的超級救世主。已故思想家何家棟先說曾經說過:“在我們年輕時,黨是以具有某種超凡的神秘性才吸引了我們。”而這個貌似強大的組織,事實上只是毛一個人的玩物和借用品。如果用朝鮮金日成綜合大學總長黃長燁稱頌金日成的話說就是:他是大腦,黨是軀體,人民是四肢——“如果沒有頭腦,就失去了生命……領袖是賜予人民生命的恩人和慈父。”

一曰“群眾路線”。那不過是通過“許諾”獲得支持的手段。群眾,一個缺乏存在主體的稱呼已經說明了一切。

至於“統一戰線”,更是權謀之術,通過不斷變換團結對象,贏得支持,孤立敵人,最後再逐一拋棄,留下一堆徒有其名的假社會團體。

好人與壞人:毛澤東時代的忠奸譜

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晚,時任中共中央主席的華國鋒以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討論《毛澤東選集》第五卷清樣的名義,逮捕了毛澤東的妻子江青和其同黨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等人,宣告長達二十七年的毛澤東時代的初步結束,自此,中國進入後毛澤東時代。

一九六七年七月,中共中央決定編輯出版《毛澤東選集》第五卷,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理論組總理其事。兩年後大功告成,毛澤東卻不讓出版,一直拖到一九七七年三月才問世。屢經調整終於定稿的這個版本,收集了毛澤東自一九四九年九月到一九五七年的重要著作。一九八二年停止發行。

以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著作編輯出版委員會名義發布的出版說明稱,“毛澤東同志關於在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後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社會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的鬥爭還長期存在的科學論斷,關於正確區分和處理社會主義社會中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這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的學說,關於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偉大理論,關於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的基本思想,就是在這卷著作中首次提出的。”“毛澤東同志的思想和學說是永存的”。

1977年7月1日,由“首鋼工人理論組”編印的《毛澤東選集第五卷部分詞語簡釋》,出版。這本“內部資料”對古今中外諸多人物進行褒貶,其評語很能傳達那個時代的氣息。這種簡釋是以毛澤東一人的是非為是非,毛讚譽之,毛厭貶之,愛憎極端分明。一個人物,不論是蓋棺論定的歷史人物,還是活在當下的現實人物,都被他們進行了政治裁定:好或者壞。他們以如此構築的“忠奸”譜系,塞給讀者一幅黑白分明的“世界觀”。

得到其正面評價的不多。比如:古代美女西施、王昭君、楊貴妃,曹操——政治家、軍事家、詩人,諸葛亮——三國時期有作為的政治家、軍事家,近代有林則徐——清末反對帝國主義的愛國政治家、鴉片戰爭時期的抗戰派代表,孫中山——偉大的中國革命先行者。

到了現當代,能得到好評的除了幾個勞模外,計有如下人士:

宣統皇帝溥儀——全國解放後,在戰犯監獄經過勞動改造,思想發生了一些變化;

投誠將領杜聿明、傅作義——熱愛偉大領袖毛主席,熱愛社會主義祖國,擁護中國共產黨;衛立煌——1955年3月回到祖國,發表了《告台灣袍澤朋友書》,稱讚祖國在毛主席和共產黨領導下,突飛猛進,史無前例,希望在台灣的朋友及早醒悟,不要沉淪毀滅;

有從海外返回大陸的翁文灝——一九四八年夏任偽行政院院長,不久辭職,寓居巴黎,於一九五一年回到祖國。積极參加社會主義建設,並在多次講話中,希望留在台灣的舊同事激發愛國心,幡然醒悟,快速回到祖國懷抱;

有藝人梅蘭芳——在敵偽統治下蓄鬚明志,拒絕演出,堅持了民族氣節,195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有檢舉導師胡風的文化人舒蕪——曾是胡風所經營的反黨文藝小集團的主要成員之一,解放後,在黨的教育下,初步認識和檢查了過去的錯誤,在揭露胡風反革命集團的鬥爭中,寫了《關於胡風反黨集團的一些材料》;

有親共記者斯特朗——美國著名進步作家;

有推翻埃及政府、反帝國主義和以色列猶太復國主義的納賽爾。

壞人亦是各色各樣,安在他們頭上的名號繁多有趣:

孔夫子——沒落奴隸主階級的思想家、教育家,殺害革新派少正卯,周遊列國宣傳復辟奴隸制的主張,到處碰壁,推行“克己復禮”的反動政治綱領,夢想恢復西周奴隸社會的“禮治”,漢以後的歷代統治者都把孔丘吹捧為“聖人”;

老子——春秋末期沒落奴隸主階級的思想家,道家學派創始人,包含不少樸素的辯證法思想,但不懂得轉化要有條件,不懂得鬥爭在轉化中的作用,並把轉化看成是簡單的循環,其辯證法是消極的,保守的;

武訓——他背逆革命潮流,奴顏婢膝,乞討咋騙,為封建統治者培養奴才;

陳獨秀——黨內右傾機會主義路線頭子,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

王明——1925年混入黨內,篡奪了黨中央的領導權,瘋狂推行“左”傾機會主義路線,在任長江局書記期間,無恥地吹捧蔣介石“雄才大略,力能勝任領導全國抗戰”,反對黨在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原則,把抗日戰爭的領導權拱手送給了國民黨,1956年,投靠蘇修,惡毒攻擊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和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成了十足的叛徒、賣國賊;

胡適——五四運動中資產階級右翼代表,反對在中國傳播馬克思列寧主義,鼓吹親美路線,1948年逃往美國,後任台灣蔣幫“駐美大使”,國民黨偽中央研究院院長,1962年在台灣病死;

胡風——惡霸地主家庭出身,混進“左翼作家聯盟”,從內部進行破壞活動,解放後隱瞞歷史,偽裝進步,繼續進行反革命活動;

丁玲——出身於破落地主家庭,混進黨內,在南京自首叛變,充當國民黨特務。在她主編的《解放日報》文藝副刊上,刊登托派分子王實味寫的《野百合花》,對黨和革命根據地進行惡毒的誹謗。一九五七年夥同馮雪峰、陳企霞等人,四處煽風點火,密謀策劃,猖狂向党進攻,妄圖篡改黨的文藝路線,奪取黨對文藝界的領導權。反右鬥爭中被定為右傾分子,開除出黨;

章伯鈞——出身於反動的地主階級,1957年和羅隆基結成同盟,瘋狂向黨向社會主義進攻,企圖和我黨輪流執政;

費孝通——章羅同盟的骨幹分子,留戀資產階級“民主”,對黨、對社會主義制度不滿,被定為資產階級右派分子,1959年摘掉帽子;

章乃器——在抗戰後期和解放戰爭時期,宣揚“軍隊國家化”,要共產黨向國民黨繳槍,解放後,一再強調民主黨派要組織獨立,政治自由,反對接受共產黨的領導;

梁漱溟——出身於官僚地主家庭,是個極端反動的地主資產階級思想的代表人物,叫嚷“俄國共產黨發明的道路”是“不通的路”,抗戰勝利後,兩次以“調人”身份到延安,要我黨放棄武裝鬥爭;

潘漢年——叛徒、“CC派”中統特務,解放後竊取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副市長等職,暗中從事反革命活動,1955年肅反運動中被查出後逮捕關押;

羅斯福——執政期間,為了維護壟斷資產階級利益,擺脫國內的經濟、政治危機,推行了所謂“新政”,用“民主”“自由”蒙蔽人民,阻礙革命運動的發展;

鐵托——“二戰”勝利後逐步走上民族主義、修正主義道路,大肆攻擊斯大林和所謂“斯大林主義”,攻擊馬克思列寧主義,醜化社會主義制度;

康德——唯心主義先驗論者,不可知論者,有自發的唯物主義傾向,但又害怕革命,反對群眾鬥爭;

……

一九五三年九月,在中共召開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上,毛澤東當著政府官員和列席會議的政協委員的面,指著梁漱溟罵道:“講老實話,蔣介石是用槍杆子殺人,梁漱溟是用筆杆子殺人。殺人有兩種,一種是用槍杆子殺人,一種是用筆杆子殺人,偽裝得最巧妙,殺人不見血的,是用筆殺人。你就是這樣一個殺人犯。”(見《批判梁漱溟的反動思想》一文)他對一個善意的批評者極盡羞辱之能事,企圖在人格上毀滅梁漱溟先生,以此警告不服從“無產階級領導”的知識分子。讀此文可以想見其舉世罕見的無賴流氓相,有與梁先生一同領受欺凌的痛苦。如果有人不知道“開國領袖”毛澤東是何許人,讀此篇足矣。

2013年12月26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