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真正的上帝視角!人類對地球的所作所為一覽無餘

策略遊戲里那種俯瞰一切的掌控感是非常誘惑的。

但現實中的上帝視角可能比遊戲里要來得更早。

1973年12月7日,阿波羅17號宇航員施密特拍下了經典的“藍色彈珠”地球全身照。

從那時起開始,我們人類就不斷地以這種上帝視角審視自己。

我們總是說人類在地球面前是渺小的,可是當你真的在太空觀察人類文明的一切,就會驚訝於那些人造的痕迹。

這部《人造星球》就是人類文明痕迹的最精彩展示。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印象,在某些不太重視細節太空科幻,表現一顆智慧生命居住的星球時,就是簡單的西邊不亮東邊亮。

實際上,就以地球來說,暗面絕不是漆黑一片。

地球的夜晚城市景觀是人類最壯麗的奇觀,東京、德里、上海、孟買、聖保羅、北京……

東京

德里

上海

孟買

聖保羅

北京

這些巨型城市的夜景就像是人類文明枝葉上的脈絡一般有機。

對於常常上國際空間站的老外宇航員來說,最震撼的並不是那些公認的超大城市的壯觀。

而是世界城市化里的“中國速度”。

重慶,1990年只有400萬人口,短短不到30年,這個數字就增長到1400萬。

上海,30年來人口從800萬激增至2400萬。

深圳,40年從無到有,從小縣城到超大城市。

深圳的繁榮是與眾不同的,這一點從它的夜景細節中就能發現。

從太空中看城市夜景,傳統西方城市呈現出橙黃色,東南亞城市有幾分綠(植被覆蓋的關係?),而深圳是彩色的。

因為在巨大的LED廣告牌、霓虹燈輝映下,鵬城街道的斑駁是絢麗的。

這都是實實在在的變化,上帝視角不存在有色眼鏡。

人類在城市化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給自然進行了很大的改造。

中亞的鹹海,從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開始萎縮,如今幾近乾涸。

阿拉斯加的哥倫比亞冰川自1980年以來融化了將近一半。

乞力馬扎羅山,非洲神山的積雪消融速度遠超人們的想像。

這並不是單純的氣候變暖問題,而是當地人民揮霍植被資源的惡果。

70年來,乞力馬扎羅有三分之一的樹木都消失了,直接的後果便是降水減少,旱災頻頻。

為了生存,人類砍伐森林,開墾耕地,從太空俯瞰,非洲大陸幾乎無時無刻飄著灰黑色的燃煙。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地球之肺”之稱的亞馬遜熱帶雨林。

有的人把森林變成荒漠,有的人在荒漠里暗地搞事情。

2014年,國際空間站的宇航員在非洲的荒野區發現了不明來歷的閃光,像是未知的人造物。

這些乍一看像是超自然現象的亮光,實際上是太陽能電廠。

這種新型能源是我們未來的希望,它不僅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並且對自然的破壞也是極小的。

與之相比,相對清潔的風電、水電或多或少受到資源屬性的限制,而更為傳統的化石能源,僅開採就會對地表造成巨大的破壞。

荒漠中,缺水少風,最不缺的就是光照,這無疑是撿來的寶藏。

西班牙、摩洛哥、南非等地都在積極發展太陽能產業,將來可能也會成為代表人類文明的一種太空景觀。

對於在國際空間站擁有上帝視角的宇航員們來說,最難以抗拒的就是凝視地球,尋找一絲一毫的奇怪變化。

在墨西哥的海岸線上,藍色的矩形圖案總是出行又消失。

這些是適應全球市場需求的海洋養殖基地。

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大型澆灌項目不斷地在地面分出綠色的小格子,目的是在荒漠中種植棉花。

阿拉伯沙漠,有一片又一片巨大的圓形圖案,或整齊排布,或雜亂散落,看起來就像是古董遊戲機上的像素點。

這些圓形顏色也不盡相同,有的深有的淺。

這實際上是最乾旱地區的人類智慧。

約旦的荒漠,一年只會下兩次雨,種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在地底深處,有岩石積水層,儲存著容量可觀的淡水資源。

為了最大化的利用這些淡水資源,他們直接從水井引水,經過機械臂的圓周運動灌溉出一片圓形的耕地。

這種種植方式讓約旦人民能夠吃上國產的番茄,不僅價格更便宜,質量也更好,這原本是不可能的。

然而,岩石積水層是有限的,如今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的農業用水和飲用水都來自此處。

這種農業方式短期成本是低廉的,但長期來看非常昂貴。

有人估計,低下岩石積水層的水資源在50年內就會消耗枯竭。

人類對陸地的改造可以說是登峰造極,但是對海岸的改造卻才剛剛進入一個高潮。

珍珠城市科威特的海岸線可以稱得上是藝術品。

韓國的松島的出現就像“忽如一夜春風來”。

澳大利亞布里斯班的填海造陸事業也依舊沒有停歇。

但人類的這點改造,遠遠不及自然一瞬之間的傑作。

2016年10月,國際空間站的攝像頭見證了颶風馬修登陸美國佛羅里達的時刻。

在聲音無法傳遞的太空,空間站里的宇航員把颶風形容為美麗的白色巨浪。

與外表的溫和潔白不同,颶風裡的城市正在經歷地獄般的災難。

對於與地球隔絕的宇航員來說,這是一個反常識的景象,生活經驗告訴你颶風是可怕的,但是眼前的景象卻給你一種安靜溫柔的錯覺。

儘管人類文明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偉大的奇觀,但在自然面前,人類個體還是不堪一擊的。

從哈里森·施密特拍下藍色星球全身照到今天,45年過去了,地球上的人口翻了一番,人類創造的電力多了兩倍……

但同時,地球的湖泊在枯竭,地球的森林變成了田野,地球的冰川消失不見。

從“造人星球”到“人造星球”,有些事用上帝視角會看得更清楚,有些人看過之後會更清醒。

希望這麼一幅地球的無死角生圖,能夠讓你跳出眼前思考人類的整個文明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SME科技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