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委內瑞拉「放之四海皆不準」 對中共有何影響?

2018年11月27日,一位委內瑞拉婦女和小孩在查韋斯巨幅畫像前。 

委內瑞拉執政黨的名字很“高大上”!它的全名是委內瑞拉統一社會主義黨,名字里既有社會主義,又有統一,都全了。但是這個“高大上”的黨卻把委內瑞拉人折騰到生不如死。

委內瑞拉曾經是南美洲最富裕的國家,其石油儲量全球第一,超過沙特。其他資源也很豐富,如鐵礦、天然氣、肥沃的土地和2000多公里的海岸線。但現在,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報告,委內瑞拉擁有著世界最高的通貨膨脹率,其謀殺率居全球第二,而公立醫院的新生兒死亡率是之前的100倍。大多數委內瑞拉人在商店裡甚至都買不到廁紙,貧困人口竟達80%。3200萬的總人口竟然就有300多萬委內瑞拉人不得不逃離本國,去鄰國謀生。

曾以為找到“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1954年出生的委內瑞拉前任已故總統查韋斯,從年輕時就沉迷於共產主義,他崇仰卡斯特羅、毛澤東等人。查韋斯在1999年就職總統後,便展開了廣泛的社會制度轉變,他把委內瑞來原來採用的自由市場經濟和新自由主義,迅速的轉變為準社會主義的收入重新分配和社會福利計劃。

查韋斯試圖模仿中共在中國搞的社會主義,認為這對委內瑞拉建設“21世紀的社會主義”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據《金融時報》統計,2002至2016年的十五年間,中國累計為委內瑞拉提供約1,250億美元貸款。委內瑞拉也是美洲少數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之一。

查韋斯自稱是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追隨者、崇拜者。執政後的他“讀完了所有已譯成西班牙語的毛澤東著作”。1999年10月,上台僅8個月的查韋斯在首次訪問中國大陸時就來到“毛主席紀念堂”,他對媒體說:“我崇拜毛澤東”,“我一生都是毛澤東的崇拜者,他的經典語錄幾乎每條我都能背得出,他是中國人偉大的舵手!”

2005年1月29日,查韋斯在委內瑞拉舉辦的世界社會論壇外,左翼活動人士掛起了馬克思、列寧和毛澤東的橫幅。()

在2007年查韋斯進入第三個總統任期後,他對意識形態更加狂熱,委內瑞拉政府開始大規模搶佔私有財產。數千家私營企業被國有化,包括媒體、石油和電力公司、礦山、農場、銀行、工廠和雜貨店。

查韋斯在2007年3月30日表示在2007年內委內瑞拉將建立132個社會主義培訓中心。在4月24日下令該國所有企業職工每周至少上4小時馬克思主義理論課,將該規定還將向軍隊和學校推廣。6月28日,他在莫斯科參加拉美文化中心時號召學習“有關馬克思和列寧預言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的著作,戰勝美帝國主義”。

社會主義帶來的是勞動效率的低下、創新力的枯竭和官員的腐敗將國家拖向危機深淵,查韋斯卻以為自己找到了真理,是在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毛澤東1938年10月在《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中說: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理論,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理論。不應當把他們的理論當作教條看待,而應當看作行動的指南。

毛澤東在1949年6月《論人民民主專政》中也說:中國人找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中國的面目就起了變化了。

放之四海皆不準的馬克思主義

從上世紀初期開始,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共產黨人用馬克思主義作為行動指南,曾經在40多個國家裡推翻了傳統制度,建立起共產主義、社會主義。

馬克思主義在這些位於歐、亞、非、拉美的國家的實踐無不伴隨著貧窮、動亂和對平民的鎮壓和屠殺。這些共產黨國家從一個危機走向另一個危機,時至今日,馬克思主義在這些國家裡絕大部分都失敗了。剩下的少數幾個也是在艱難苦撐,危機在繼續積累等待爆發。

“放之四海而皆準”是一句中國古語,古人認為中國四境有海環繞。《禮記·祭義》中說:“推而放諸東海而准,推而放諸西海而准,推而放諸南海而准,推而放諸北海而准。”比喻具有普遍性的真理到處都適用。

從馬克思主義在世界各地的實踐中看,空間跨度40多個國家,時間跨度近100年,它不但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恰恰是“放之四海皆不準”,在世界各地都不適用。委內瑞拉的亂局只是又為這個“放之四海皆不準”增添了一個有說服力的當代樣本。

正如川普(川普)在去年9月聯大發言中所說的:“不久之前,委內瑞拉還是這個星球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今天,社會主義使這個石油資源豐富的國家破產,並使其人民陷入赤貧之中。實質上,不管是什麼地方嘗試了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衰變。”

委內瑞拉變局對中共的影響

中共從誕生那一天開始,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靈魂的。沒有馬克思主義,就沒有中共。中共行事的根本準則就是馬克思主義。

中共當局在去年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還稱:“馬克思主義始終是我們黨和國家的指導思想,是我們認識世界、把握規律、追求真理、改造世界的強大思想武器”;“馬克思至今依然被公認為‘千年第一思想家’”等。

但因為馬克思主義在實踐中又行不通,所以中共總是從一個危機走向另一個危機。直到今天,習近平最近召集各省市自治區黨政軍主要負責人到北京“專題研討班”,仍不得不談所面對的“七大風險”,包括政治風險、意識形態風險、經濟風險、科技風險、社會風險、外部環境風險、黨的建設風險。

不放棄馬克思主義,就不可能從根本上上化解危機和風險。在面對危機時,中共不是去反思馬克思主義實踐是危機的根本原因。相反,在遇到問題時,它反而總是更加強調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來維護黨的身份認同,而把一些黨員們的具體政策、做法以至於他們本人作為危機的替罪羊,這樣做的後果,是把危機推後,雪球越滾越大,最後各種選項耗盡,危機無可化解。

從早期一邊堅持“革命的原則性”,同時在具體做法上要有“戰術的靈活性”,到後來的一邊要“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一邊說“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到現在“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無不是來源於同樣的邏輯。

所以中共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從未動搖過,但在具體做法上卻忽左忽右。這種忽左忽右難以把握,在面臨大的危機時,中共內部就會分裂,一派會指責另一派的政策做法太左、或太右,內鬥失敗者被拋出。這就是造成中共內部屢次路線鬥爭的原因。

今天在中美貿易戰、國內經濟下滑的大背景下,中共體制危機沉重,體制內已經出現了不少批評習近平的聲音,而習近平在近日省部級幹部專題研討班中,也一改去年宣稱“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的口風,強調“反腐”還沒有取得徹底勝利,不能消減打擊力度,需要打好反腐的“攻堅戰、持久戰”等。

這些跡象表明又一次大的黨內鬥爭正在形成,委內瑞拉的變局會強烈刺激中共高層心理,再為之火上澆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