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過年租友」亂象多 社交平台藏陷阱

快過年了,為應付家人催婚的網上「租友」再次火熱起來,大陸各大社交平台、App相繼出現租女友、租男友的相關信息。不過,多數使用者透露,有過被騙定金、路費的經歷。另外,目前租友平台幾乎不審核用戶信息,一些平台甚至暗藏色情服務信息。

多數“租友”使用者透露,有過被騙定金、路費的經歷。目前租友平台幾乎不審核用戶信息,一些平台甚至暗藏色情服務信息。圖為一租友平台。(網頁截圖)

快過年了,為應付家人催婚的網上“租友”再次火熱起來,大陸各大社交平台、App相繼出現租女友、租男友的相關信息。不過,多數使用者透露,有過被騙定金、路費的經歷。另外,目前租友平台幾乎不審核用戶信息,一些平台甚至暗藏色情服務信息。

《新京報》報導,目前租友平台幾乎不審核用戶信息,充值為會員後還可對原本保密的他人信息進行查看,一些平台甚至暗藏色情服務信息。

河北男子網上租友被騙

今年31歲的河北梁先生,每次回家過節,都會面臨父母和親戚盤問婚姻問題。無奈之下,他便在網上雇個女朋友“應應急”。

起初,梁先生就是通過租友網站和婚戀網站尋找出租者,短短兩個月內,梁先生已購買7個網站的會員,而這些平台會員費用最低的也需100元(人民幣,下同)。

多次尋找後,一位女子表示可與梁先生一起回家過年。“那個女生平時租賃費用為500元一天,過年每天則需要1,000元,如果是回家過年住同一間房3天,則需支付5,000元。”

按照女方要求,梁先生在見面前,先向對方支付了200元的定金,而在見面後又向女方支付了500元一天的租賃費用。見面期間應女方要求,兩人在電玩城玩花了近500餘元,再加上吃飯花費的幾百元,梁先生一天內消費了近一千元,這還不包括200元定金和500元租賃費用。事後,梁先生與女生沒有再聯繫上,他感覺到自己被騙。

21歲的四川女孩艾文有過3次出租自己的經驗。艾文說,她平時會在QQ群內發布“綠色”出租信息,所謂“綠色”,就是不涉及性,過年和男生回家可以見親戚好友,參加聚會不喝酒、居住同一房間不同床、收到紅包等禮物也將交給對方;當問及如何收費和支付時,艾文表示,每天收費1,500元。

另外,在一些租友平台上還可能包藏色情。據報導,一個租友網站上,一名自稱為“嬌嬌”的女生提供北京純伴遊服務。實際取得聯繫後,對方表示自己提供色情服務,400元一次,至於過年租回家要求先“做一次”再聊。

租友網站不審核註冊信息

搜索引擎內搜索租友,出現相關結果1,600萬個,新京報記者在註冊網站時使用網路圖片,網站並未對用戶所填寫的註冊信息和照片真實性進行核實。

另外,網站明確寫著租友註冊時的手機號等私人信息不會對外顯示,但新京報記者以女性出租者身份註冊後,很快就收到了多位陌生人的電話和微信好友申請。

上海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楊雄表示,現在生活成本高,工作節奏也快,適婚人士生活壓力大,戀愛、結婚年齡也在推遲,面對家人的催促,“這一現象客觀存在,但並不正常。”BBC中文網曾刊文《“租女友回家過年”是個“苦果”》,認為“租女友回家過年”是社會畸形化的產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