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中美周三將重啟貿易談判 雙方仍存巨大分歧

中美兩國內閣級談判代表周三將在華盛頓重啟貿易談判,但初步跡象顯示雙方仍存在很大分歧,意味著要在3月1日截止日期前達成協議道阻且長。

據密切關注會談的中方人士稱,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的、由數十人組成的中方代表團計劃提出大幅增加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購買量,同時會對國內產業政策進行適度改革。

不過,這些知情人士稱,北京方面不會同意美國提出的深化中國經濟結構性改革的要求。這些要求包括取消對重點扶持行業的補貼、撤銷有利於中國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的監管措施和其他幫助。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中)本月早些時候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

美國官員稱,列出上述要求條款的談判文件草案尚未起草。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周一稱,他預計本周的談判將取得重大進展。但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上周對CNBC電視頻道表示,中美雙方仍存巨大分歧。

擔任川普團隊顧問的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問題專家Michael Pillsbury稱,中美貿易談判的一個希望是制定雙方能夠藉以磋商協議的文件草案。他還稱,鑒於雙方分歧嚴重,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不大。

美國政府此前對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簡稱:華為)採取的行動將給此輪談判蒙上陰影。周一,美國聯邦檢察官指控華為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竊取了美國商業夥伴的商業機密,並對華為首席財務長孟晚舟提出公開指控。孟晚舟正設法避免被美國引渡。

美國政府認為,對華為的攻勢與貿易談判無關。但川普去年12月表示,他可能會利用孟晚舟事件作為貿易戰的籌碼。

中國官員表示,中方早已採取具體改革措施,例如,在汽車和金融服務等行業放寬了對外國競爭者的規定,並加強了知識產權執法。

去年10月,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白宮講話。

在劉鶴準備離開北京之際,中國央行批准美國標普全球公司(S&P Global Inc.)進入中國信用評級市場。此前,中國央行於去年11月批准美國運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 Co., AXP)在中國境內開設銀行卡清算服務,成為首家獲准開展該業務的外國機構。

北京方面認為,這些變化符合中國的利益。例如,允許標普和其他全球評級機構進入中國市場可以提升投資者對中國證券業的信心。長期以來,中國的評級行業一直因過於積極的評估而飽受投資者和分析師詬病。

但是,即便是這些改變也不會立即生效,因為還需要履行其他官方手續。據聽取了中方立場介紹的人士透露,美方的一項關鍵要求是取消對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部分領域需成立合資公司的要求,而這可能會需要數年時間。美國擔心中國公司和官員會強迫美國合資夥伴轉讓技術。

本輪談判將在白宮旁邊的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樓(Eisenhower Executive Office Building)舉行,談判的目的是阻止川普政府將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去年加征的10%提高至25%。姆努欽表示,劉鶴定於談判結束時與總統川普舉行會晤。

上述關稅的上調原本定於今年1月1日實施,但去年12月1日,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川普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次晚宴上達成90天的休戰協議。如果雙方不能在新一輪談判中達成協議或延長休戰期限,則關稅將在3月2日零時1分上調。

劉鶴率領的中方代表團成員包括中國央行行長易綱,他曾在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執教多年。中方代表團將與一眾美國內閣官員舉行會晤,包括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姆努欽、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

Pillsbury稱,中國代表團認為此行的一項任務是需要告知美方中國已採取了各種經濟改革措施。Pillsbury經常與北京有政府關係的中國學者交流。

中美雙方出於經濟考量都願意避免上調關稅,因為一旦加征關稅,兩國的企業都會受到打擊。中國經濟正在放緩,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去年9月份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一半商品加征10%的關稅,以及去年早些時候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

周一,卡特彼勒(Caterpillar Inc., CAT)公布的2019財年利潤目標低於預期,理由是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資本品需求下滑。中美之間貿易衝突不斷加劇已對兩國市場造成不利影響。

瑞銀(UBS)首席美國經濟學家Seth Carpenter說,市場普遍認為,關稅不會進一步升級,未來將達成某種解決方案,但若事情向相反的方向發展,將給市場帶來實在的衝擊。

但美方官員表示,川普做好了加征關稅的準備,將聽取萊特希澤的建議,後者認為這些舉措對於迫使中國進行改革是必要的。

即便雙方達成貿易協議,萊特希澤也主張,至少將之前實施的10%關稅保留到中國證明自己已履行承諾之時。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透露,在與川普政府的貿易官員會面時,萊特希澤經常提起執行的重要性。

美國官員稱,負責金融市場事宜的財政部長姆努欽已在其中一些會議上提出,應取消對中國的關稅,以鼓勵中國進行更深層次的改革。但即使這些關稅取消,美國政府中的鷹派人士也希望能夠在某些標準沒有得到滿足的情況下迅速恢復關稅。

中國官員將上述計劃斥為單邊行動,而非經過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批准。追蹤談判進程的中方人士稱,中方的目標是讓美國取消所有關稅。

這些人士稱,美國不斷威脅要對更多中國商品徵收關稅或提高關稅稅率,這令中國官員面臨經濟改革的政治風險。一旦中方官員對美國做出讓步,比如向美國公司發放許可證,他們就可能因對美國態度軟弱而受到黨內批評,特別是在關稅沒有因此取消的情況下。

中國政府以往通常可以指望美國企業來支持其要求。但隨著美國大公司紛紛對威脅它們向中方合作夥伴轉讓技術的做法表示不滿,這種支持已出現減弱的跡象。

這些公司還正在試圖與推崇保護主義的美國政府和睦相處。

代表美國大公司的行業組織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級副會長歐玉琳(Erin Ennis)稱:“在我們看來,關稅必須取消,但實際上美國政府並不同意我們的看法。”

她還稱:“因此,最好的方案是制定一項行動計劃,其中包括如何使取消關稅帶來重大且具有商業意義的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