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國民果汁被誰榨乾?再曝10億債違約 負債114億 要把企業當豬養

1月25日,匯源果汁公布,該公司近期收到債券持有人發出的贖回通知,要求該公司於2019年1月24日或之前按可換股債券本金額120%的贖回12億港元全部可換股債券。根據可換股債券條件,該公司亦須於2019年1月23日到期日按可換股債券的本金額102%(即10.2億港元)進行贖回。

至昨日,該公司並未向債券持有人支付贖回金額或到期贖回金額。該公司現正評估贖回通知及就可換股債券拖欠任何贖回金額及到期贖回金額的影響,可能觸發該集團連帶拖欠其他貸款融資及╱或該集團發行的債務證券,繼而對該集團的財務狀況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這個公告是什麼意思?該公司並未向債券持有人支付贖回金額或到期贖回金額,這意味著匯源果汁違反借貸協議,10億港元未能按時支付。另外,匯源果汁還被曝出高層動蕩、負債百億、面臨退市風險,曾經的“果汁大王”到底怎麼了?一度風光無限的“國民果汁”到底是被誰榨乾?是曾經要收購它的可口可樂,還是家族管理、產品跟不上消費潮流?

1、“果汁大王”狀況堪憂:公司負債總額高達114.02億,業績也一路下滑

18年4月,匯源果汁發布了未經審計的業績報告。該報告顯示,2017年,公司收入為53.82億,同比下降6.26%;凈利潤為1.35億,同比增長10.35倍。但這樣的凈利潤不足以抵消5.46億元的利息支出,截止2017年底,公司負債總額已高達114.02億。

匯源總負債為114億,資產負債率為51.8%。目前可口可樂的負債率在75%左右,康師傅在60%左右。這114億裡面,有84億都是通過銀行、公司債券、融資租賃等渠道拿來的借款。

從匯源果汁近幾年財報來看,公司業績是一路下滑的,其股價在上市當年創下高點之後便一路下行,資產負債率也高企不下。財報業績顯示,匯源2014年首次出現虧損,虧損1.27億元,2015年虧損擴大到2.28億元。實際上,如果剔除政府補貼以及變賣資產的收入,匯源從2011年就已經處於虧損狀態了。更能考察公司經營情況的扣非凈利潤顯示,匯源果汁連續數年狀況堪憂。

2、病根一:可口可樂收購的後遺症,“賣豬”未成,而銷售渠道已經裁撤,元氣大傷

匯源果汁的朱新禮信奉賣企業就像嫁女兒,也信奉把企業當豬養,認為李嘉誠的觀念給他非常大的啟發,李嘉誠說:“企業要當兒子來養,但是要當豬一樣的賣掉。”你可以看到李先生做事業,兼并收購跟吃飯喝水一樣常見。在商言商,我們對企業都有很深的感情,但我們要認清現實,將企業賣個好價錢。

2008年8月29日,匯源果汁暫停交易。朱新禮把手機關掉,躲進山裡3天。8月31日,晚11點30分,朱新禮下筆簽了收購協議,正式決定把經營16年的企業送走。2008年9月3日,轟動一時的交易公布,可口可樂、Atlantic Industries與匯源聯合宣布:可口可樂以每股12.2港元的代價收購匯源果汁全部股份以及可轉債,總收購金額超過24億美元。但是他的計劃並沒能成型。這筆當時中國飲料界最大的“民企被外資全額收購案”鬧得滿城風雲,朱新禮本人也因此備受指責。國家商務部最終依據《反壟斷法》叫停了這筆收購,也打破了朱新禮為匯源構建的新藍圖。

由於可口可樂收購匯源的條件十分苛刻,需要完全裁撤其銷售渠道。為此,在併購前的準備階段,當時匯源在全國21個銷售大區的21名省級經理已基本離職。收購案流產後,匯源不得不重新招募渠道商、搭建銷售體系和團隊,但遭遇一次大動干戈的匯源大不如前。2009年,匯源業績首次出現虧損,凈利潤-0.99億元。另外,在收購被否之前,匯源主要把精力放在收購的交接準備以及轉向上游產業的資源整合,在新品開發以及下游渠道的拓展上出現放緩跡象。

3、病根二:上市公司向北京匯源飲料提供了42.75億元短期貸款

2018年3月29日,匯源果汁發布公告,承認一起公司的違規貸款。從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間,上市公司向北京匯源飲料提供了42.75億元短期貸款,以便後者應對臨時營運資金需要或還債。北京匯源飲料是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兼董事長朱新禮的關聯公司。朱新禮持有上市的匯源果汁65.03%的股份。

根據港交所規定,由於授予北京匯源飲料的貸款總金額,已經超過資產比率的8%,需要進行相關披露;然而,這筆貸款沒有被及時披露,也沒有經過董事會批准。目前貸款已經歸還,上市公司也收取了1.5億元利息。

4、病根三:高層動蕩,被指家族式管理,職業經理人無用武之地

1月21日,匯源集團發布公告稱獨立非執行董事趙亞利辭職。公開資料顯示,趙亞利還擔任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理事長一職。在此之前的1月11日,執行董事崔現國辭職;1月10日,非執行董事許清流辭職。許的另一重身份是親親食品董事會主席兼執行董事。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匯源集團接連傳出了三位董事離職的消息。

據媒體報道,“關係太複雜,朱新禮想改已經改不過來了。2008年之前,二十多個大區經理中,幾乎清一色來自山東。”一個在匯源工作了8年的生產經理說,他來自朱新禮的故鄉山東沂源,在公司,不看能力看關係是常態,最終他因看不慣這樣的管理方式離職。儘管朱新禮卸任5年,但很多事情仍然親力親為。在能力差不多的情況下,他更願意任用山東同鄉。

5、病根四:市場份額下降,產品老化,不匹配現有的消費習慣和購買渠道

經銷商表示,匯源的產品已經不匹配現有的消費習慣和購買渠道了,銷售最好的1升裝100%果汁和2.5L的果肉系列都不可能在如今比較火爆的便利店渠道售賣。而2.5升果肉系列的主力渠道是城鄉結合部、鄉鎮、三四線城市等,1升百分百主要在一二線城市的KA渠道。還有批發商稱,平時賣不動,只有年節時期會有大批村鎮小賣部來打電話要貨,尤其是果肉系列,“實惠”。

據諮詢公司歐睿國際向媒體提供的果汁行業數據顯示,在100%果汁這一項中,匯源的市佔率仍為第一,但佔比正在下滑。對比匯源果汁2016和2017年上半年年報數據,匯源銷量的市場份額從2016年的53.4%下滑至2017年上半年的45.8%,零售額的市場份額則從44.2%下滑至37.5%。據中國產業信息網數據,目前國內主要果汁生產銷售公司的主營業務都是低濃度的果汁,行業集中度比較飽和,以可口可樂(中國)、味全和北京匯源為首的行業龍頭企業市佔率均超過10%,分別為14.6%、11.6%和11.0%。

6、上市公司需要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匯源果汁之所以陷入困境,主要問題在於公司的產品創新能力不足,銷售渠道不夠給力,企業很大程度上是家族式管理,職業經理人難有用武之地,導致高層動蕩。另外,從42億違規貸款也可看出來,這家企業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缺失,公司治理水平有待提高,而這起事件也直接造成了匯源果汁在港股的上市公司停牌,至今難以復牌,並且面臨退市危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