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小時候 年夜飯前最期盼吃到的一整盒甜

家裡總有這麼幾樣老舊食器

精工細巧,紋式勻凈

不似一日三餐的碗箸般常用

卻因在特定的時間節點,與特定的食物相容

便成為記憶中無可替代的一枚印記

年節時的攢盒,便是其一

與攢盒有關的記憶,多數是甜膩而欣喜的。

舊時家裡的茶几上,擺著一張茶盤,幾袋好茶,和一個盛滿瓜果棗兒,蜜餞糖花的攢盒。家中來了客,父親便會燒水泡茶,以攢盒裡的小食招待客人佐茶,再熱絡地嘮上個把時辰。對於喜喝茶的閩南人而言,茶盤邊上常備幾碟甜而爽口的茶配,也成了再自然不過的事。

兒時看見攢盒,便如同發現了百寶箱一般,總想把每個小盒裡的零食都嘗上一口。到了春節將至的時候,每個分食的小盒似乎又都盛得更滿了些,年味也在難得的滿嘴甜意里又濃厚了一分。

“攢,聚也”。緊挨著的分盒向心而放,稜角圓潤,器壁淺坦的食盒也有著吉祥圓滿,家人團聚的好寓意。

新年掃除,在廚房裡翻出了擱置許久的攢心盒子。時光的痕迹剝落了些許金漆,磨平了盒上的釉面,卻依然帶著漆器獨有的和朴光澤。於是將它破損的盤底修修補補,清洗乾淨,裝些閩南人家過節常見的果脯零食,迎客過節。

攢盤與攢盒

攢盤興於康乾,是作為盛放點心、瓜果或小菜的盤器,由多個小盤拼湊組合而成。清朝中期後逐漸開創出攢盤盤蓋、盤托等組合器具,便於提拿,便形成了攢盒。

丨攢盒裡的小食兒丨

雖是按著閩南習俗採購,在零食鋪子挑挑揀揀時也不免帶上了私心,選的全是些兒時起便愛吃的幾樣。也選了些各地皆熟悉的果脯點心,以照顧來自不同故鄉的客人們。

寸棗◆

寸棗非棗,而是糯米炸制而成的寸長小點。它是福建省傳統的地方小吃,也是廈門人過年時必備零食之一。金黃酥條外裹了細碎的糖粒,噴香脆甜。兒時跟著老人總去市場里的一個小攤上買寸棗,長大之後再光顧,攤上的寸棗依然是熟悉的味道。

記憶中,包括寸棗在內的炸物是孩童們競相爭搶的最愛,也總被當做表現好的獎賞。抓一把塞進嘴裡,咯哧咯哧吃得急,臉頰唇邊都沾了糖沫子也顧不上擦。

話梅◆

最初,話梅是說書先生用來潤口的小食。說話時間長了,難免口乾舌燥。含一顆鹽梅在口中,唾液分泌潤了口舌,便又可繼續說下去了。

話梅種類口味多且雜,最經典的幾種莫過於九制,鹽津,甘草與蜜制。比起香脆爽口,甜味突出的零嘴,大人們似乎更偏愛於肉厚乾脆,酸咸適度的話梅。作為茶配食用,既不擔心漲腹,也有物可嚼,不至於閑著嘴。

無花果乾◆

兒時最喜歡揣在書包里的零食之一,是白色包裝的小瓶子或袋裝著的無花果條。似乎是泰國的某個牌子,雖早已不記得,卻能清楚地回味起那無花果乾的美味。

幾毛錢就能買到一包,抽出一條條來吃,細長的果條酸甘有味,吃的愜意,不多會兒就能消滅乾淨。就是吃完嘴上總免不了沾著白色粉末,母親一看便知道又在飯前偷吃了零食。

鹽水花生◆

說到茶配里的花生,什麼五香椒鹽,麻辣糖霜,都抵不過最普通的鹽水煮花生。毫無異議的最老少咸宜,南北通吃的茶配標杆。

鹽水煮過的花生去了青草的澀氣,留下淡淡的鹹味,與久嚼不膩的油潤香氣。最好還得是留著殼,不親自剝出一顆顆飽滿乾脆的紅衣仁兒,也就少了吃花生的大半樂趣。

糖漬蓮子◆

將蓮子在糖水中煮得黏軟綿沙,一顆顆甜香濕潤,玲瓏可人,看著便是滿心歡喜。

初嚼時糖漿的蜜甜與蓮子的清香四溢在唇齒間,然而下一口便炸開了令人咋舌的苦。舊時買的糖蓮子大多未去蓮芯,而蓮芯的苦味冷厲,是綿厚的甜意所無法化解的。過於複雜的口感變化,也是兒時不喜糖蓮子滋味的緣由。

瓜條◆

在所有零食中,冬瓜條或許是喜惡兩級分化最大的一種了。喜之則欲罷不能,憎之則遠遠棄置。冬瓜的清甘被裹上了濃烈飽滿的甜,咄咄逼人的蜜意下卻是酥軟即化的柔軟果肉,口感矛盾而和諧。

早先家中窮困,一小袋冬瓜條便是每年春節時,父母買給孩子們嘗嘗甜味的珍貴點心。如今大多人早已不堪這份毫不吝嗇的甜膩,唯有家裡老人喝茶時,仍喜歡配一小塊冬瓜條,慢慢地,細細地品嘗。

魚皮花生◆

最早的魚皮花生在製作時,表皮糕粉坯里摻有魚皮膠,故得其名。後來仿製出售的成品以花生仁、糕粉、白糖、澱粉等為原料,並無魚皮膠成分,而魚皮花生仍作為俗名沿用至今。

吃魚皮花生,饞的不是作為主角的花生仁,反而是裹在外面的那層脆皮,咸甜適口,香郁酥脆。又因脆皮與花生仁不粘不黏,總能輕易嗑開後分食,於是總會吃著吃著,不經意間只剩下一手被剝乾淨的花生仁。

桔紅糕◆

一塊塊拇指肚大小的糯米糰子,糯而不粘,色澤淺紅半透。面上覆了層乳白麵粉,甜腴細嫩,清津適口。離鄉多年,桔紅糕與沙茶麵是並列最為心心念念,饞得撓心鑽胃的家鄉吃食。

回家後,憑著印象買了熟悉的老店裡的桔紅糕,一嘗卻覺味道與多年前相比稍有不同,少了一分甜,多了幾許薄荷的清涼。仍是好味,卻不再是記憶中讓人上癮的香甜了。

糖漬山楂條◆

山楂條、山楂糕、山楂片……無論何種製法,攢盤裡似乎總有著山楂果脯的一席之位。糖漬山楂條反而是平日里較少見的一類,糖粉均勻,果條細長,倒有幾分曾風靡一時的泡泡糖卷的模樣。

味道也與尋常山楂果脯並無二致——酸甘生津,細膩綿實。

腌油甘子◆

新鮮的油甘皮厚肉肥,生脆似桃,嗅之有清香,是一種葯食兩用的水果。然而生食果肉酸澀,久嚼回甘,需有品茶的耐心才能夠欣賞。

雖總被長輩制止不讓多吃,卻如何也停不下取食的手。腌漬後的油甘只剩酸甜滋味,脆嫩多汁,油感溫潤,要柔和適口得多。而腌漬的汁水也可用來沖茶,清津利咽。

蒜蓉枝◆

蒜蓉枝的起源,據說與宋徽宗與李師師的故事有關。李師師曾讓廚子炸“擰枝果”來供奉牛郎織女,祈求愛情長久,並打算入宮從良。這道小食流傳到了民間後,人們將其易名為“算良枝”。直至清初,人們在“算良枝”的外表再裹上白色的糖質和蒜蓉,方才更名為“蒜蓉枝”。

常見的炸麻花掛上糖霜與蒜泥,便是廈門人過年零嘴“老三樣”之一的蒜蓉枝了。它較一般的麻花稍硬,每每啃得牙關發麻,恨不得整張臉都使上力氣。“咯嘣”咬開後,濃郁的蒜香與綿甜的白糖化開,舌尖彷彿炸開了香氣的煙花。

嘗著滿盤熟悉或新奇的零食點心,甜味入了喉,填飽了饞意,摸不著的苦澀卻漫上心頭。食物與鄉情交織得如此緊密,甚至於,還未想起媽媽做的那桌自己愛吃的飯菜,便被一隻老舊的、略沉的食盒輕易勾起了身在異鄉的悵然。

想家了。

如今,你家裡是否還留著一個攢盒?

而年節將至時

攢盒裡又會盛放些什麼零食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中古廚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