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與共產黨「肝膽相照」的「衛星黨」魁被稱「吸血鬼」之類

文革爆發後,冰心也被抄家。抄家後,紅衛兵辦了一個〝抄家物資展覽會〞,在展覽會文字說明中將謝冰心和吳文藻稱作〝吸血鬼〞。由於找不到冰心的政治罪名,就給她戴了兩頂帽子:〝洋奴右派〞和〝司徒雷登的乾女兒〞。冰心當眾辯解說,外國沒有乾女兒一說。

在中共的語境下,〝民主黨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個參政的政黨的統稱,即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中國民主同盟(民盟)、中國民主建國會(民建)、中國民主促進會(民進)、中國農工民主黨(農工黨)、中國致公黨、九三學社和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說好聽點的這八個參政黨,在中共一黨專制下,無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們又被稱為〝衛星黨〞。

這些〝衛星黨〞在中共建政前後為中共實施統戰發揮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們雖然被中共稱為〝肝膽相照〞,雖然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們卻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風暴中,不能倖免。特別是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黨派高官、工商業者上層代表人物以及少數民族、宗教、華僑的頭面人物,非黨高級知識份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本系列就一一盤點一心追隨中共黨被中共迫害的民主黨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說的是民進中央的高官和知名人士。

民進,成員以從事教育文化出版工作的高中級知識份子為主。1945年底,在中共的支持下在上海成立,創始人有馬敘倫、王紹鏊、周建人、許廣平、林漢達、徐伯昕、趙朴初、雷潔瓊、鄭振鐸、柯靈等人。其宗旨是反對國民黨,為中共奪取政權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9年9月中共建政前夕,民進派代表馬敘倫、王紹鏊、周建人、許廣平、雷潔瓊等人受中共邀請,出席了首屆政治協商會議。此後,他們中的一些人出任政府要職。然而,在中共發起的一次次運動中,除了早逝和病死的外,民進的高官和知名人士也沒有逃脫厄運。

民進創始人嚴景耀雷潔瓊夫婦文革遭遇

在民進創始人嚴景耀雷潔瓊夫婦中,雷潔瓊的名氣遠遠大於其丈夫。在中共官方的敘事中,雷潔瓊是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聞名遐邇的民主鬥士〞,不僅〝毅然離開講台〞,還〝領導學生抗日運動〞,甚至創辦多種報刊,直至參與發起並組建了民進組織。中共建政後,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北京市副市長、民進中央主席等。

而嚴景耀,則是知名的社會學家、法學家,中國犯罪學的開拓者。民進第一、二屆理事會理事、財務委員,第三屆常務理事,第四、五屆中央常委。二人另外的身份是北京政法學院教授,雷潔瓊後來調到北大。

作為〝鬥士〞的雷潔瓊在她所鞭撻的國民黨統治時期,她充分享受了一個國民所應有的言論、出版、結社等方面的自由。然而,當她與中共黨人〝風雨同舟〞、努力追求的〝革命〞成功後,不僅沒有享受到上述的自由,而且她在民國時期的經歷也為自己帶來了幾十年非人的生活。

據艾群撰寫的《中國社會學史上的失蹤者:嚴景耀夫婦在紅色中國》一文中披露,躲過了之前運動的二人,此次沒有逃脫。雷潔瓊、嚴景耀在文革期間都寫過交代材料,尤其是嚴景耀被認為有重大的歷史問題。這是因為三十年代,嚴景耀研究過曾任上海提籃橋監獄的副典獄長,他也因此被批鬥,被剃了陰陽頭。他們在南鑼鼓巷的家也被抄過。雷潔瓊的工資還被停發,只給一點生活費。

1971年,雷潔瓊、嚴景耀被下放到安徽宿縣五鋪〝五七幹校〞勞動改造,已經60多的他們被安排在硬座車廂,而年輕的教工則被安排乘卧鋪。

據北京政法學院的方彥老師回憶:〝在幹校的時候,雷潔瓊、嚴景耀住的小屋又陰又潮,但他們從不發什麼牢騷,也受得了。他們兩人歲數比較大,乾的活不算太重,也就是讓他們到菜地撿撿菜葉子、間一間苗什麼的。〞此時的他們已經知道謹言慎行的重要。

在1952至1972年的20年間,雷潔瓊、嚴景耀在北京政法學院經歷了院系調整、經歷了一切按照蘇聯專家的指示辦事,經歷了〝反右〞,經歷了文革,再多的痛苦也只能自己咽下,因為追隨中共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而在這20年間,兩人幾乎沒有再著書立說。

1976年嚴景耀腦溢血離世,這給了雷潔瓊沉重的打擊。文革後,雷潔瓊再次受到中共的吹捧。不過,從雷潔瓊文革後並不看重自己的高位、而是將自己定位在一名教師看,她內心還是有著清醒的認識的,只是對中共認識到什麼程度我們是無法知曉的了。

民進中央名譽主席冰心被稱〝吸血鬼〞

很多人熟悉冰心這個名字,應該是從小學課本中其被選入的幾篇文章,其文字柔和、清麗,但與現實較為脫離。其同時代的女作家對其評價並不高,如張愛玲在《我看蘇青》中曾寫道:〝如果必需把女作者特別分作一欄來評論的話,那麼,把我同冰心、白薇她們來比較,我實在不能引以為榮……〞。

時受共產主義思想影響,從小信仰基督教、曾在美國留學並在日本大學任教的冰心與其丈夫吳文藻選擇回到了中國,歷任民進中央常委、民進中央名譽主席、文聯副主席、作協副主席等。

文革爆發後,冰心也被抄家。抄家後,紅衛兵辦了一個〝抄家物資展覽會〞,在展覽會文字說明中將謝冰心和吳文藻稱作〝吸血鬼〞。由於找不到冰心的政治罪名,就給她戴了兩頂帽子:〝洋奴右派〞和〝司徒雷登的乾女兒〞。冰心當眾辯解說,外國沒有乾女兒一說。

其後,冰心被當作〝牛鬼蛇神〞關押在牛棚中。年近70的她還要打掃文聯大樓的女廁所,打掃完之後,就是沒完沒了的批鬥、陪斗。

1967年夏,造反派們將冰心以及其他作家押到北京南郊,在烈日下與地主、富農同台批鬥,說作家、藝術家是〝沒有土地的地主,沒有工廠的資本家〞。冰心等人低頭彎腰整整站了兩個小時,咬牙堅持的冰心始終沒有倒下。

文革結束後,冰心說了這樣一句話:〝那時沒有人性,就變成了獸性。〞是誰讓中國人沒有了人性,惟有獸性呢?中共是也。

民進副主席車向忱死於監獄

生於遼寧的車向忱曾在北大高等補習班學習,參加過〝五四〞運動。其後回到家鄉,在瀋陽中學任教。1929年,與中共地下黨閻寶航等發起組織〝遼寧省國民常識促進會〞宣傳反日,並被推選為主任。其後,在張學良支持下,興辦平民夜校、學校等,其學校中有多名中共黨員,藉此宣傳馬列主義。

1936年張學良發動西安軍事叛變後,車向忱接受中共指令,來到西安,從事對東北軍將領的說服工作。其後在陝西興辦競存中學,繼續從事教育,並主動接受中共領導和資助,學校中有不少中共黨員,學生中有不少後來去了延安。

中共佔領黑龍江後,車向忱於1946年來到哈爾濱,任東北行政委員會教育委員會主任委員兼哈爾濱大學校長,同年,加入中共。隨著中共佔領整個東北及建政後,車向忱先後任瀋陽師範學院院長、遼寧省實驗中學首任校長、遼寧省副省長、遼寧省政協副主席、民進中央副主席等職。

文革爆發後,瀋陽農學院造反派抄了車向忱的家,並將其拘押數天。之後又遭到殘酷批鬥,並被押送到盤錦。期間,車向忱多次給周恩來寫信,在其中一封信中指出〝不要民主人士,不要統戰政策是違背毛思想的〞。但去信似乎石沉大海。

不久,車向忱被打成〝東北城工部叛徒特務集團〞成員,1971年1月離世,終年73歲。不知其死之前,是否明白,〝不要民主人士,不要統戰政策〞正是毛和中共的本意,而被欺騙的民主人士自然不止車向忱一人。

結語

遭到中共迫害致死的民進中央委員還有上海市第二商業局副局長、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長馮少山、歷史學家李平心,民進中央常委、民進廣州市委主任委員、民盟中央常委和兼民盟廣東省委主任委員許崇清,民進中央委員、民進中央宣傳部副部長陳麟瑞等。這些為中共建政立下大功的知識份子,在有生之年是否認識到,正是當年自己的大錯鑄下今日的結局呢?如果有後悔葯,他們會吃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