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劫為人質 加拿大夫婦凱文·加勒特講述被中共扣留經過

2014年,加拿大夫婦凱文·加勒特(Kevin Garratt)和朱莉婭·加勒特(Julia Garratt)在中國大陸被拘留並被指控犯間諜罪。在中共與加拿大不斷升級的爭端和報復性拘留的指控中,這對夫婦講述了自己被拘留的經歷,以及他們是如何被釋放回家的。

加拿大夫婦凱文·加勒特和朱莉婭·加勒特(中)與他們的孩子

2014年,加拿大夫婦凱文·加勒特(Kevin Garratt)和朱莉婭·加勒特(Julia Garratt)在中國大陸被拘留並被指控犯間諜罪。在中共與加拿大不斷升級的爭端和報復性拘留的指控中,這對夫婦講述了自己被拘留的經歷,以及他們是如何被釋放回家的。

凱文清楚地記得,他與朱莉婭在中國東北一起被捕的晚上。

他回憶,當他們走過一家餐廳樓下的大堂時,被人從妻子身邊拉開,推進一輛黑色轎車的后座,車上坐滿了魁梧的警察。

他當時以為,整件事是一次可怕的錯誤。

朱莉婭則被強行帶到另一輛轎車上,因為事情突然發生,車輛又在黑暗中行駛,她發現自己因震驚和恐懼發抖。

她想:“這可能是我的最後一晚了。”

“我想我以前從未感到如此恐懼和震驚。我也為家人和孩子感到難過,因為沒有任何預警,沒有機會說再見。”

加勒特夫婦自1984年就居住在中國大陸,並從2008年開始在中朝邊境城市丹東經營一家廣受西方外籍人士和遊客歡迎的咖啡館,同時也從事基督教援助工作。

但是他們兩人都不知道,早在2014年,千里之外的美國當局就開始打擊中國網路間諜活動。他們的目標之一是在加拿大工作的中國居民蘇斌。

當年6月,加拿大當局為把蘇斌引渡到美國,逮捕了他,指控他竊取軍事項目數據並將其出售給中共。

儘管中共否認,但加拿大官員和觀察者認為,中共逮捕加勒特是為了以牙還牙,是想向加拿大施壓,讓其釋放蘇斌。

當時的加拿大駐京大使聖雅克(Guy Saint-Jacques)形容凱文和朱莉婭是“在中國大陸做了30年好事的加拿大傳教士夫婦”。他表示,加勒特夫婦被逮捕“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對加拿大發生的一些事情進行明確報復”。

聖雅克回憶,當他就此案與中共外交部官員會晤時,“他們從未直接說‘我們來交換吧’,但很明顯這是他們想要的。”

加勒特夫婦被捕的晚上,他們受邀與一名朋友的朋友共進晚餐。這位朋友告訴加勒特夫婦,他們想聊聊女兒去加拿大讀書的事情。

但是晚餐中的一些事情有些奇怪。“看上去不像是真的,他們的女兒也沒來,”凱文說。

朱莉婭說,後來他們才意識到,整個晚上都是為逮捕他們設下的圈套。“這經過仔細考慮和事先計劃,我們不知道,”她說。

這對夫婦的部分故事與最近的頭條新聞有一些類似之處。

去年12月,46歲的中國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在溫哥華因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被捕。本周,美國對華為和孟晚舟提出多項指控,並尋求引渡孟晚舟。華為和孟晚舟都否認這些指控。

在孟晚舟被捕後,中共威脅稱,如果這位中國大陸最大民營企業華為的首席財務官未獲釋放,將帶來嚴重後果。

12月中旬,兩名加拿大人——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都在中國大陸被扣留,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

如加勒特的案子一樣,許多中國分析人士將他們被扣留視為中共的報復。

加勒特夫婦被拘的經歷與加拿大官員等人所指康明凱和斯帕弗的經歷相似:被關在一間日夜開著燈的房間里,每天接受審訊。“我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但我知道他們現在在經歷什麼,”朱莉婭說。

加勒特夫婦稱,他們沒有受到身體上的傷害,但有看守日以繼夜看著他們,他們想要基本必需品也得向他們徵求。

“你想喝水,他們給你拿;要刷牙,也要他們拿給你。這就是想要嚇唬、控制你,”凱文說。

朱莉婭說,一開始的幾晚她用毯子遮住眼睛擋住光線,但守衛把它拿了下來。

“我想:‘這是一條規定,我不能蒙面在黑暗中睡覺,他們想要燈光照在我的臉上。’他們有非常嚴格的規定。”

他們每天還要接受長達6個小時的審訊。審訊他們的人掌握了他們在中國大陸十年時間以及旅行的細節,並且一遍遍詢問他們活動的細節,包括原因、時間、地點和見了什麼人。

“他們兩個月後會問同樣的問題,然後比較答案,”朱莉婭說,“這讓人精疲力盡。”

大約四年後,他們出書記錄了這段經歷,這本書在去年11月發行。

加勒特夫婦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說,禱告以及家人和教會社群的支持幫助他們度過了拘留的那段時間。

“我覺得,我的寧靜不能被偷走,我真正的自由也不能被偷走。我認為這給了我很大的安慰。”朱莉婭說。

2015年2月,她獲得保釋、等待審判。2016年1月,仍被拘留的凱文被控竊取國家機密。

一個月後,蘇斌同意被引渡到美國。3月,他承認入侵美國主要國防承包商,竊取敏感軍事數據並交給中共。聖雅克說,中共官員似乎對蘇斌決定與美國官員達成協議感到意外。

他認為,事態的轉變,以及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在訪問中國大陸期間提到了凱文的案子,對於確保凱文獲釋起到了重要作用。

被拘留775天後,凱文在2016年9月被遣返到加拿大,並與同年早些時候離開中國大陸的朱莉婭團聚。同時,孟晚舟事件仍讓中共與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關係緊張。

中共關於稱加拿大逮捕孟晚舟是一項“嚴重錯誤”,指責加拿大實行雙重標準,並稱加拿大存在“西方中心論”和“白人優越論”。

目前,孟晚舟獲准保釋,但必須居住在溫哥華的住所。她將在3月6日出庭,但這起案件可能會拖延數年。

與此同時,西方國家也對華為進行越來越多的審查。華為是全球電信基礎設施領域的領導者,尤其是下一代行動電話網路5G。對華為技術安全性的擔憂也日益加劇,尤其是在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德國。這些國家擔心華為的產品可能被用於間諜活動,華為對此予以否認。

在這場外交爭端中,加拿大一直努力將國際盟友團結到自己這一邊。

本月早些時候,包括聖雅克在內的超過140名外交官和學者向習近平發出公開信,呼籲釋放康明凱和斯帕弗。

加拿大周日解僱了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此前他對孟晚舟事件的評論曾引發爭議。

對於加勒特夫婦來說,儘管他們這類案件有國際意義,重要的是要牢記案件背後,那些人和他們的家人都捲入了這場糾紛。

“案件對涉案的每個人打擊很大,這是直接受到影響的個人付出的最大代價,這些重大事件不公正地牽連到了他們,”她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