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丹:要過緊日子的中共為何給警察漲工資?

給警察漲工資,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可中共卻連正式的公函都不敢發。要問中共怕什麼,無疑是由此會引發民怨眾怒。老百姓幾十年如一日的過苦日子,政府也開始「過緊日子」,卻惟獨要給警察漲工資。中共偏心也就罷了,更讓中國人感到憤怒的是,花著納稅人錢的警察,不僅從未盡過服務人民、保護人民的責任,反而一直充當著獨裁政權的走狗,把億萬納稅人當作敵人,來進行打壓、維穩。

2018年“十一”大陸多地P2P民眾成功上街維權。(大紀元合成圖)

自去年年底,中共財政部長公開提出,“政府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壓縮一般性支出”後,總理李克強於今年1月初再次公開表示,“政府收入吃緊,要把一般支出壓下來,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這個要“過緊日子”,“壓縮支出”的中央政府,卻在不久後,偷摸兒給警察漲了工資。一篇在國內被刪、但通過海外社交媒體曝光的文章標題顯示,“2019年警察套改後工資:公安改革警察工資長38%,津貼可以漲1937元”。仍在國內刊登、署名相同的另一篇文章則更具體的指出,“這個漲工資文件的稱謂是《關於調整人警察察警銜津貼標準的通知》,是由人力資源和社保部、財政部聯合下發的”。

這篇文章雖沒透露出警察的工資漲幅,但若比較調整前後的警銜津貼,就不難發現,總警監,即公安部部長,的確可以拿到漲幅最高為1937元/月的津貼。最低一檔的二級警員,也可以漲405元/月。此外,有資格漲工資的,不僅“包括各級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監獄、強制隔離或戒毒機關中評定授予警銜的在職人警察察,還包括法院、檢察院中授予警銜的在職司法警察”。

之所以說是“偷摸兒”給警察漲工資,是因為《關於調整人警察察警銜津貼標準的通知》並未在政府的官網上正式公布。然而,正所謂“無風不起浪”,更“沒有不透風的牆”。上述《通知》並非無跡可尋,如今“在互聯網上,傳播較廣”。此外,這份“2016年1月末就在內部下發”的文件,“在司法系統也早已為人所知”。

給警察漲工資,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可中共卻連正式的公函都不敢發。要問中共怕什麼,無疑是由此會引發民怨眾怒。老百姓幾十年如一日的過苦日子,政府也開始“過緊日子”,卻惟獨要給警察漲工資。中共偏心也就罷了,更讓中國人感到憤怒的是,花著納稅人錢的警察,不僅從未盡過服務人民、保護人民的責任,反而一直充當著獨裁政權的走狗,把億萬納稅人當作敵人,來進行打壓、維穩。

正如網民們所說,“給惡警漲工資,惡警可以繼續為中共賣命,撕咬百姓”;“這就是給流氓打手、走狗、黨衛軍打氣”;“購買忠誠與支持,打手更賣力”。老百姓看的如此通透,警察背後的金主有所忌憚,也是對的!

給警察張工資,既不能擺到檯面上、怕惹人非議,又不能只停留在“內部下發”上、起不到作用。因此,為了讓警察效忠、賣命,中共難免要費盡心機。由於“警察工資屬於地方財政範疇”,為了敦促地方落實,最陰險的手段就是散布消息,讓各地的警察自己去給政府施壓。既然中央都唱了紅臉了,地方又怎敢唱白臉?否則,警察一旦反水、倒戈人民,就不是錢能解決的事兒了。對於靠“槍杆子”篡位、奪權的中共來說,民心可以失,惡警、打手卻不能沒有。

更值得玩味的是,中共散布消息、利誘警察,偏偏選在了政府“過緊日子”的這個當口上。實際上,與其說中共“選”在此時,倒不如說,它已經沒得選了。有微博顯示,“1月21日,習近平做了防範重大風險講話;24日,王滬寧要求準備應對‘最壞的情況’;25日,政治局會議制定出台了《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而在此前不久,省部級以上官員就已經召開了“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公安部也在此時應中共之所需,積極表態要“以防範抵禦‘顏色革命’為重點,保衛政治安全”。

對中共來說,“過緊日子”哪有“最壞的情況”、“顏色革命”、“政治安全”重要?中共寧可日子不過了,也得握緊揮向人民的拳頭、攥著“權力”不撒手。為了爭取同盟,中共不惜斥重金、利誘亞、非、拉那些假民主、真獨裁的政權;如今為了繼續搞“獨裁”、將人民踩在權力的腳下,中共也不惜用同樣的方式收買警察、培植打手。正如某博主所言,王滬寧“最壞的打算”,就是“中共不惜用一切手段鎮壓人民”。

中共鎮壓人民也好,攥著權力不放也罷,說到底都繞不開一個“利”字。無論是搜刮人民,還是以權謀私,似乎都源於中共集團的自私自利。但問題是,那些中共權貴們的貪腐資金,即便平均到人頭上,也有成百上千億了。比如,近日被曝光的原北京副市長陳剛,就被查出“有現金1648億元人民幣,房產60多套,黃金20噸”;其子名下也有“房產207套,豪車如雲,直升機一架,名畫古玩1923件”。不算轉移到海外的,光這些,就夠人花幾輩子了。

要說慾壑難填,也難免有膩歪的時候;更何況,天上沒有不落的太陽,天下沒有不變的江山,中共又怎能保自己千秋萬代呢?如今,中共疲於奔命也好,孤注一擲也罷,不僅無法讓自己擺脫危機,反而更像是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人家是“好死不如賴活著”,中共是寧可賴著等死,也不給自己台階下。

中共明知人心向背、民心盡失,也恬不知恥的這樣賴著。不難想像,其內心最真實的恐懼,來源於它失權、失勢後,必將受到的終極審判。俗話說,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罪惡滔天的中共表面張狂,其內心卻像走投無路的逃犯一樣,時刻都在憂懼、顫抖、戰慄。然而,無論是對抗、拖延,還是逃避,都不可能讓中共免遭審判,也無法讓歷史的車輪停止前行。要知道,罪有應得,才是中共窮途末路的終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