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唯色:「六·七大昭寺事件」死了十人 都被解放軍開槍打死

——鏡頭下的西藏文革 拉薩紅衛兵的第一次行動(四)

久松說,大昭寺後來是「造總」的廣播站,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中,死了十人,都是被「大聯指」的解放軍開槍打死的。埋在烈士陵園裡的十二人當中,有兩人是在另一個地方喪生的,其中一個叫扎西次仁的是個孤兒。在這次事件中有個叫「高音」的女同學,腸子被打得流出來了,她把腸子塞進去,用一個搪瓷缸子堵住,居然還活下來了。她的本名叫赤列曲吉,因為嗓子好,每次在喊口號的時候都很響亮,像高音喇叭一樣,所以都叫她「高音」。她後來在拉薩晚報工作,退休後每天轉經。

繼續說我父親拍攝的那張紅衛兵及革命群眾在大昭寺講經場的合影。身為其中一位女中學生的久松認出了照片上第一排左一那個只有大半邊身影的人,正是數學老師謝方藝,他是學校團總支書記,也是拉薩中學紅衛兵的發起人之一,後來是“造總”的頭頭之一,一九八0年代末調回老家福建,現已去世。而陶長松是久松的班主任,教授漢語文。

據說正是在去砸大昭寺之前,謝方藝與陶長松專門挑選了一批家庭出身不好的學生,讓他們走在前面。於是,本來不可能戴紅袖章、拿紅纓槍的“阿達”的孩子們,也有人因表現積極而當上了紅衛兵。事實果真如此嗎?時光流逝不過幾十年,卻已有許多的疑竇叢生。因為久松這位“阿達”的孩子,沒有能夠加入紅衛兵。對於當時為何不是紅衛兵或者為何不努力成為紅衛兵,久松自己也很難說得清楚了。

而文革爆發時,久松是拉薩中學本應該於1966年初中畢業的學生,年僅17歲。她的父親是商人,被共產黨劃定成分為“資本家”,其實拉薩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資本家。她的父親在1950年代是靠近共產黨的,但文革時卻被說成是某某反黨集團的成員多次遭到批鬥,痛苦得幾欲自殺。她虔信佛教的母親為了避免抄家,不得已將家中佛像拋往拉薩河裡,令老母親至今耿耿於懷。

久松說,當我們到大昭寺門口,還有信徒在磕長頭,就往他們的身上貼了大字報。大昭寺大門的兩邊各有兩尊護法神的塑像,也用漿糊在塑像上貼了大字報,還用紅筆打上大大的叉。接著就去了“松卻繞瓦”,在那裡開會,宣誓。學校的宣傳隊還表演了節目。圍觀的群眾很多。居委會的紅衛兵也上台發言,表示一定要向拉薩中學的紅衛兵學習。那天,學生們幹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砸轉經筒,把裡面的經卷取出來焚燒,但沒怎麼砸佛像。經書都是堆在大昭寺南面的講經場“松卻繞瓦”上焚燒的,燒的時間很長,圍觀的群眾也很多。

合影照片上,被辨認出的還有第一排左五、左六、左八三個女孩,都是漢人,是初六六級漢族班的學生。

久松至今對陶長松很敬佩,她說,陶老師很有文化,也很聰明,他自學藏語達到較高的水平,在學生中威望很高。拉薩最早的紅衛兵組織就是陶長松、謝方藝等人組建的。我採訪久松那時,他們原拉薩中學的同學聚會,還要請陶長松參加。

需要說明的是,出現在合影里的人只是當天參加砸大昭寺這一革命行動的部分師生。那麼其他人為何沒有參加合影呢?還有,這是在砸大昭寺之前拍攝的,還是在砸大昭寺之後拍攝的?如今說法不一。不過這並不要緊,重要的是這幅照片給很多當年的參與者帶來莫大衝擊,他們沒有想到自己或者自己熟悉的人就在這合影當中,霎那的愣怔之間往事紛紜,已掠過眼前,——那是他們並不願意回首的青春往事。翻看著這些砸寺院的照片,久松神情複雜地說:“我們也是歷史的罪人啊。”

我與參加砸大昭寺的久松翻看著西藏文革的照片聊了一下午,但她不願意錄音,所以我只能是回家後立即憑記憶記錄了她所說的往事。

久松說,拉薩的“破四舊”活動最早的確是拉薩中學紅衛兵掀起來的,是拉薩中學的紅衛兵點燃的第一把火,但緊接著就是各居委會的紅衛兵加入進來,而且勢頭特別洶猛。比如砸大昭寺,拉薩中學的紅衛兵只有(8月24日)這一天,以後沒再砸過,而是由居委會的紅衛兵接著去砸的,他們砸得很徹底。接下來斗“牛鬼蛇神”也是居委會的紅衛兵乾的。

久松說,實際上,學生紅衛兵都非常單純,滿腔熱情,對毛主席和黨中央都很忠誠,而且並不了解社會。居委會的紅衛兵就不同了,都是社會上的人,形形色色,有著各種各樣的用心,所以在砸寺院、抄家、斗“牛鬼蛇神”時,出現了很多偷、搶、拿文物和財寶的事情。學生紅衛兵就沒做過這樣的事。

久松說,中國各地的紅衛兵也是在這時候進來的。接觸不算太多,但拉薩的紅衛兵都比較服他們,特別服“首都紅衛兵”,因為他們帶來的是北京的精神。從漢地來的紅衛兵裡面藏族不少,像文聯的益希單增就是“紅色造反團”的團長。久松說她和一些同學步行去日喀則串聯時還碰見了正在那裡“破四舊”的益希單增等“首都紅衛兵”。還是因為家庭出身的問題,像久松他們是不能去北京串聯的,所以去的是日喀則,步行了整整十一天,背著裝有毛主席語錄的背包,一路上還精神抖擻,堅決不搭要捎帶他們的過往車輛。

久松說,學校里有過學生斗老師的革命,像斗校長劉大道和出身不好或者有歷史問題的老師。她記得有一個從四川來的教英語的女老師,長得很漂亮,就是因為她是右派被批鬥過好多次,結果自殺了。還有一個自殺的老師是藏族,叫單增,他是因為出身成分不好被批鬥,他自殺之前把老婆和三個女兒都殺死了,奇怪的是,他還在牆上用鮮血寫下“毛主席萬歲”和“共產黨萬歲”的遺書,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久松說,大昭寺後來是“造總”的廣播站,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中,死了十人,都是被“大聯指”的解放軍開槍打死的。埋在烈士陵園裡的十二人當中,有兩人是在另一個地方喪生的,其中一個叫扎西次仁的是個孤兒。在這次事件中有個叫“高音”的女同學,腸子被打得流出來了,她把腸子塞進去,用一個搪瓷缸子堵住,居然還活下來了。她的本名叫赤列曲吉,因為嗓子好,每次在喊口號的時候都很響亮,像高音喇叭一樣,所以都叫她“高音”。她後來在拉薩晚報工作,退休後每天轉經。

久松說,1969年年底,拉薩中學的學生下鄉當知青。當時拉薩的老百姓都說他們活該,因為最早是他們去砸大昭寺的,這下革命革到自己頭上來了,活該。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