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少江:這一輪美中貿易談判無法解決的問題

周四(1月3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接見了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並且公開表示對於美中兩國在三月一日之前達成解決貿易衝突的相關協議感到樂觀。作為具體領導美中談判的中方主要負責人劉鶴是在本周早些時候抵達美國首都的,他的隨行人員中包括了中國政府中幾乎所有負責金融、貿易等領域的重要官員。劉鶴的這次訪問,離特朗普和習近平上次見面時同意的“關稅戰”90天的休戰寬限期的最後期限只有一個月左右,對於避免進一步貿易衝突而言,應該是一次沒有退路的關鍵訪問。

此輪談判的進展基本符合市場的預期。近幾個月來,中國的經濟下行壓力日益加大,習近平也面臨巨大的政治壓力;而美國的經濟在經歷了兩年多的強勁增長之後也處於一個微妙的調整時刻,因此美中兩國都有停止繼續增加關稅、減緩貿易和經濟衝突的願望。顯然,中國方面的願望更為強烈,在這場貿易衝突中特朗普從頭至尾處於攻勢,而習近平則一直處於守勢。劉鶴在拜會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時候,特地送給美國一個驚喜,當面表示中國立即增加進口500萬噸美國大豆,這一個戲劇性示好情節充分表明了中國希望迅速達成協議的急切心情。

媒體報道,劉鶴在與特朗普的會見中轉達了習近平邀請特朗普訪問北京的信息,而特朗普也表示他將在與習近平的見面中達成協議。觀察家們預計,特朗普將在二月份前往亞洲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第二次會見途中對北京進行一次工作訪問,與習近平一起敲定美中貿易協議的最後文本。雖然人們對美中趕在90天的短暫“關稅休戰期”的結束前達成一份協議普遍樂觀,但是,對於美中之間能否解決在貿易衝突的表像背後存在的更深層次的制度性衝突,幾乎沒有人對此抱有信心。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一輪談判即使取得了成功,也只不過是另一次暫時性的休戰而已,“戰事”隨時可能重新爆發,既可能爆發在明顯的貿易限制、投資准入、技術專利保護等領域,也可能爆發在雙方決然對立的國際事務的其他熱點地區和熱點問題上,甚至也無法排除在南海、台灣海峽等地區爆發武力衝突的可能性。就在這一次劉鶴抵達美國訪問的當天,美國司法部宣布了對中國最重要的通訊設備商華為公司、華為的副董事長孟晚舟、以及兩個華為分公司進行刑事訴訟的決定,這相當具有象徵性意義,它表明貿易衝突並非全部。

在美中貿易的衝突背後,是中國的權力經濟和美國的市場經濟兩種模式的衝突,如果這樣的兩個國家關起門來各自進行自己的建設,這種和平競爭或許還能夠存在一段時期;但是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自由市場的美國和權力壟斷的中國明顯地進行著一場不對稱、不公平的國際競爭,要想解決這場競爭中出現的系統性和制度行不公平問題,必須使競爭雙方遵守統一的行為準則。問題是,任何美國領導人都無法讓美國人民接受權力經濟的模式,而中國執政黨的領導人則絕對不會奉行限制政府權力的市場規則。

在國際經濟交往中,權力經濟不僅具有不透明的特點,使得政府和國有企業對現有的國際規則進行規避和欺騙,同時它也可以讓中國政府和國有企業採取“集中兵力打殲滅戰”的方法,對市場上的外國私營企業進行“各個擊破”。在總體資源配置上看,這並不是一個有效益的方式,但是在國與國的競爭中,將會給外國企業、市場和就業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只要中國政府不願意放棄政府控制經濟的權力,不讓中國企業與外國企業進行公平競爭,美中之間的貿易衝突不會真正停止,美中之間的制度衝突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日益加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