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分析:美中貿易談判 短期難達成根本性協議

美中貿易談判於1月31日結束,雙方未能達成協議,川普(川普)總統表示,有可能與習近平會面達成協議。但是有業界人士對此並不樂觀,認為雙方很難達成根本性協議。

據《聯合早報》引述人大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的分析表示,中共此次談判應該是做了很大的讓步,例如在貿易平衡問題上購買更多美國產品。但白宮聲明措辭依然強硬,沒有明確回應中共關切的開放市場讓中國購買美國高科技產品等問題。

金燦榮認為即使川習本月會晤能取得階段性的協議,仍應無法根本解決問題,中方最理想是爭取到再一個停火協議。

對於美國一直要求中共進行經濟結構性改革。中央社引述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黃奎博的分析說,美中貿易衝突並不僅局限在經貿層面,背後更包含政治與經濟模式之對立,中共勢必加強“政左經右”。經濟層面讓步、開放市場沒有太大問題,“因為還可以靠政治控制市場”,但要北京在政治層面讓步“概率微乎其微”。

中國現代國際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原所長陳鳳英認為,一個全面的經貿協議,不僅僅涉及經濟、貿易、科技的問題,同時涉及政治和外交,這不是劉鶴層面的官員能夠解決的,只能在頂層層面解決。

而也有學者對雙方達成協議表示樂觀,據星島日報消息,南京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朱鋒認為,雙方已經為達成協定做了進一步的政治性安排,即明確二月底的新川習會,“使得貿易協議由兩國最高領導人直接拍板”。

有海外評論人士表示,雖然川普表示願意和習近平會面,但白宮有消息說川普不會參與沒有效果的會談。而中共不會做根本實質上的讓步,因為美國提出的幾項要求對中共來說是死結,如果中共真的對此作出讓步無異於自掘墳墓,所以,中共肯定會在如何監督方面做手腳。

海外評論人士文昭認為,中共已經在監督方面做手腳了,比如《外商投資法》中,條款20允許政府為公眾利益而徵收外商投資,條款33提出對“影響或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外資進行安全審查。“公眾利益”和“影響國家安全”表述不清,給中共留下了很多利於自己的解釋空間。同時,按照中共的惡習,在開始執行這些協議時可能會對外商有利,但隨著時間推移或者再過幾年川普總統卸任,中共可能又會走回老路,對外商不利。所以,即使雙方達成協議,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監督機制,中共還是會故伎重演。

美中為期兩天的高階官員貿易談判會議1月31日結束,沒有達成協議,雙方各自發表了聲明,但內容有所差異。

美方在聲明中明列本回合談判所涉及的美國公司被迫向中國公司轉讓技術、美國公司在中國市場面臨的眾多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等七項議題,但中共僅列舉談判議題的標題,隻字未提美方關切內容,且部分議題刻意省略關鍵詞語或未予納入,中方還避提“結構性問題”等。

此外,白宮在聲明中說,川普重申除非美中能在2019年3月1日(午夜)之前達到令人滿意的結果,否則美國將提高關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劉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