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河南寒門博士猝死學校與家屬簽保密協議

2月1日晚,10天前在華南理工大學宿舍猝死的該校在讀博士胡坤的家屬,已與校方達成了保密賠償協議。多名知情同學稱,胡坤的死可能與其導師使他一直不能畢業,加上過度勞累有關。

近日,華南理工大學在讀博士胡坤猝死在宿舍,學校已與家屬簽保密賠償協議。圖為胡坤生前照片。(推特截圖)

2月1日晚,10天前在華南理工大學宿舍猝死的該校在讀博士胡坤的家屬,已與校方達成了保密賠償協議。多名知情同學稱,胡坤的死可能與其導師使他一直不能畢業,加上過度勞累有關。

典型的“寒門學子”

“大白新聞”報導,胡坤1988年5月6日出生於豫皖交界處的一個“最底層”的村莊——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馬鋪鎮張庄村大胡庄村民組,屬於典型的“寒門學子”。

胡坤家境貧寒,為了供他上學、改變家中的窘境,父母、妹妹都遠赴他鄉打工。

因導師原因一直無法畢業

2011年6月,胡坤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海南大學高分子科學與工程專業,並被保送到華南理工進行碩博連讀。

原本五年就可畢業,但胡坤學習了七年半仍未能畢業,同學們認為,雖然胡坤的科研能力很強,經常為師弟師妹們教帶實驗,但由於導師遲遲未對他的論文進行修改,導致他無法發表論文,也就一直無法畢業。

此外,他的導師2013年從浙江大學調入華南理工之後,該校還沒有相應的實驗室,胡坤就與另一名同學一邊學習課程一邊建立實驗室,壓力可想而知。

2019年1月20日,胡坤在宿舍猝死,多名知情同學稱,胡坤的死可能與其導師使他一直不能畢業,加上過度勞累有關。

學校與家屬簽保密賠償協議

“大白新聞”此前就這一說法向校方求證,一直未獲回復。

2月1日晚間,從胡坤的家屬處獲悉,1月31日下午,學校已經與他們達成了賠償協議,但他們尚未拿到賠償,而且,由於與校方簽有保密協議,所以暫不方便透露太多。

消息一出,引爆網路,微博@風青楊在“貓眼看人”論壇上發表文章“‘寒門博士’宿舍猝死,到底誰應該承擔責任?”

文章說:“在學生需要導師提供項目和經費、導師需要學生參與課題的‘利益驅使’下,師生關係更像是‘僱傭關係’。

對於導師手上到底有哪些生殺大權?文章說:“廣大研究生或博士,沒有導師的同意和簽字,學生無法參加論文答辯;沒有導師的推薦,學生也無法在這一專業中得到一個較好的就業機會,包括由研究生保送博士、由博士到博士後站鍛煉的機會。尤其像歷史考古那樣相對‘冷門’的專業而言,就業情況更是要依賴於導師的資源,弟子們不得不對導師絕對服從。”

網民也對此議論紛紛:“現在大學導師忙做生意!!追責!!!”“學校的導師、老師,把學生當打工的用,可惡!!家裡出著學費,老師用著免費的工人,遲遲不批改作業,這導師應該算瀆職、失職。”

“這些導師真是人面獸心,為了讓博士生給他幹活,卡著博士論文進行要挾,現在博士生說實話連包身工都不如。”

還有網民問:“保密協議保密了多少不能說明白的秘密,校方敢說明白嗎?”“教學系統的缺位管理,為什麼發生了只是賠償?沒有相應地問責?怎能避免出現下一個胡坤悲劇?”

還有網民說:“不是個案!武漢理工大學也發生過類似自殺案。”“延遲畢業,拖辦身份,大學裡這樣的學生多的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