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專家曝驚人秘聞:美中關係到拐點 看美國中文媒體淪陷

最近幾天,美國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公司提出幾十項刑事訴訟,並向加拿大正式要求引渡孟晚舟,接著美中貿易又一輪談判在華盛頓舉行,川普總統繼續向中方施壓,如果中方不真正開放市場,就達不成協議。可以看出,中共想在川普總統這裡混過關可是不容易了。

最近幾天,美國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公司提出幾十項刑事訴訟,並向加拿大正式要求引渡孟晚舟,接著美中貿易又一輪談判在華盛頓舉行,川普總統繼續向中方施壓,如果中方不真正開放市場,就達不成協議。可以看出,中共想在川普總統這裡混過關可是不容易了。

從川普政府這兩年里對中共的一系列反制政策,很多評論認為川普真正打到中共的“七寸”了,而中共也算是真正碰上“剋星”了。那麼,美中關係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美國著名智庫、胡佛研究所專家說,美中關係到了一個拐點。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美國著名智庫,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在去年11月29日發表了一份200多頁的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以下簡稱“報告”或“胡佛報告”),正好發表在川普總統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G20峰會上的雙邊會晤前。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在去年12月初採訪了該報告的幾位資深合著者,他們都是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與他們的系列訪談錄當時就在希望之聲電台的直播節目中播出過。

現在,我們把這個系列訪談錄用文字的形式整理出來,不僅僅因為他們談論的話題在一個很長時間內都會有效,而且還因為他們向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透露了一些該報告之外的驚天秘聞,但是到目前並未見到有其他媒體報導出來。我們希望藉助文字形式可以更方便這些信息的廣泛傳播,讓更多人了解美中關係中真實的情況。

接上文:美國智庫專家談美中關係(上):中共滲透美國之厲害美國要警醒

上文中,我們介紹了這份報告對中共進行“銳實力”活動的組織系統和執行情況的研究,以及中共是如何對美國的政界、學界和智庫方面進行具體滲透的。在本文中,我們再來具體來看看中共是如何滲透美國媒體界的。

中共讓獨立中文媒體變質

在滲透媒體方面,胡佛的報告發現,中共當局一方面要把自己的官方媒體立足在美國,包括報章、廣播、電視,另一方面同時還要剷除曾經服務美國華人的各個獨立中文媒體,或者讓他們變質,包括中文網站等新媒體。

媒體對民主政府至關重要

胡佛報告的共同主席、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謝爾(Orville Schell)說:“媒體是成年人走出學校後,獲取知識和信息的主要渠道,對一個民主政府來說至關重要。”他還表示,“中國政府對媒體進行影響,進而起到干擾的作用,了解其中的情況對於了解中國、世界和美中關係至關重要。

中共就是要反西方的意識形態

該報告用了22頁的篇幅來介紹中共對美國境內中文媒體的控制,揭示了中國共產黨如何指導它在海外的媒體終端運作,以支持“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推行中共的“改革開放”政策,以及反對美國的“霸權主義”。報告總結說,“換句話說,它們就是反對西方的意識形態”。

中共利用海外中文媒體

亞洲協會的謝爾主任說,中共對媒體的影響主要包括兩方面。第一方面,就是海外中文媒體,如果不看這些媒體的人是不了解的,甚至連那些看中文媒體的人也搞不太清楚。

美國幾乎所有中文媒體都倒向中共

這份胡佛報告中記錄了美國幾乎所有的中文媒體都倒向了中共政府,他們通過代理人、控制廣告商、以及它強大的經濟影響力達到這個效果。

報告指出,事實證明,在滲透美國媒體市場這一目標上,中共國有媒體的行動很“敏捷”。例如:中國新聞社(簡稱中新社)在影響美國的獨立中文媒體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中新社隸屬於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簡稱僑辦),目前每天向海外中文媒體發送數百篇中國大陸的各類報導。中新社在全球擁有兩千多名員工、46個辦事處。同樣的,中央電視台以及新華社在海外的擴張也很迅速。

中共直接扶植的美國中文媒體

報告還點名了中共在美國直接創辦的中文媒體,其中包括《僑報》(去年11月該報社長謝一寧被槍殺案震驚美國華人社區)。從1990年代初以來,僑辦就派遣中新社的編輯人員到美國創辦“美國中文電視”(SinoVision)和中文報紙《僑報》,它們和《美洲時報》(Sino America Times)名義上都屬於美國亞洲文化傳媒集團(American Culture and Media Group)。

首先,中共官方為這些媒體提供人員以及資金支持,報告引述這三家公司的消息來源時說,他們都隱藏了僑辦提供資金支持的信息。

此外,這些公司的主管都是僑辦直接任命或經僑辦批准的,而且從事業務的大多數主管要麼曾經是中新社的編輯或記者,要麼就是僑辦的工作人員。

比如,美國《僑報》有兩個分部:美西僑報以及美東僑報。位於洛杉磯的美西僑報原社長謝一寧也是美國格律傳媒集團(Rhythm Media Group)的董事會主席,該集團除了《僑報》,還有其它一些媒體機構,包括西雅圖廣播電台等。謝一寧在赴美前,曾在中新社擔任記者多年,1990年代創辦美西僑報,11月16號被僱員槍殺。

中共在美國的國有媒體為中共服務

胡佛報告指出,這些中共國有媒體在美國的作用是為中共服務。中新社在2015年8月發表《僑報》總裁游江的文章(題為“美國《僑報》跨區域發展面臨的機遇和挑戰”),說《僑報》是中共加強“軟實力”和反對西方“媒介霸權”努力的一部分。游江寫道,“作為中國整體對外宣傳的重要補充部分,海外華文媒體日益得到中國政府的重視……在這一背景下,《僑報》面臨難得的發展機遇。”

“美國中文電視”成立於1990年,也是中共最初在美國建立宣傳網點的一部分。胡佛報告引用了網上流傳的一份指控電視台內部存在腐敗問題的控告書,控告書的抬頭是致僑務辦公室主任,落款是“美國中文電視”前首席女主持王艾冰。王艾冰在控告書中提到,國務院僑辦每年向該電視台撥款80萬美元,後來補貼增加到每年200萬美元到300萬美元之間。

胡佛報告寫道,“對美國而言,一個主要的挑戰是中國政府成功地掩蓋了它對美國媒體的影響力。”

美國中文媒體曾經觀點多元化現在幾乎都被中共收買

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戴蒙德(Larry Diamond)說:“美國的中文媒體曾經是觀點多元化的,他們對中共政府採取質疑甚至批評的態度。但現在幾乎全都變調了,被親中共的人收買而成為他們的發聲工具。“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謝爾說:“這些媒體就像隱藏在海面下的冰川,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因為龐大的華人僑社通過這些媒體獲取新聞,中共在這方面做得挺成功的。連以前台灣和大陸媒體之前的區別現在也沒有了。

中共在美收購“發聲筒”的案例

胡佛的報告指出,如果說中共國有媒體的直接宣傳容易被發現,它通過私營公司在美購買“發聲筒”的做法則不易察覺。它列舉了中共在美國以此手法操作的一些成功案例,以及失敗實例。

天下衛視

天下衛視(Sky Link TV)是在美國歷史最長的全天候播出的華語衛星電視台,由台灣美籍華人財團投資,1989年成立於洛杉磯,原名為北美衛視。

2009年,天下衛視資本重組,被來自中國的天星傳媒集團兼并,這是中國民營資本首次進入美國傳媒業。

到2012年9月17日,廣東電視台旗下的廣東廣視傳媒(屬於國有企業)在洛杉磯註冊美國廣視傳媒有限公司、全面收購天下衛視。

2013年9月12日,中共商務部認定收購天下衛視的舉措是2012~2014年度國家文化出口重點項目。

胡佛的報告說,現在,天下衛視報導中國大陸、中美關係、台灣、香港、以及其它與中國有關的重要問題時,經常會一字不變地重複中共的官方說辭。而天下衛視的主要業務合作夥伴包括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

香港鳳凰衛視併購案

不過,並非所有的中共媒體滲透都成功。報告也列舉了半官方的香港鳳凰衛視集團在洛杉磯併購兩個調頻電台受阻的案例。

2013年, RBC通訊投資公司向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提交購買洛杉磯電台KDAY的文件,鳳凰衛視擁有RBC20%的股份,剩下80%是鳳凰衛視的資訊台總編輯兼首席評論員阮次山(Anthony Yuen)擁有,他是華裔美國公民。

報告指出,這樁併購案的股權結構是鳳凰衛視為了規避美國的法律規定而做的,因為按規定,在美國廣播電台的外國所有權要限制在25%以下。但是,聯邦財政部專門審查外國投資的部門CFIUS還是拒絕批准這筆交易。消息人士指出,是因為鳳凰衛視的美國員工麥大泓因間諜活動被逮捕後認罪,導致了美國政府的這個決定。最終,RBC在2013年9月25日退出交易,但是鳳凰衛視對洛杉磯廣播電台市場的爭奪並沒有就此結束。

2018年夏天,紐約的一家投資公司鴻慧資本(H&H Capital Partners)宣布收購墨西哥大型廣播電台XEWW,該電台位於美墨邊境城市、墨西哥境內的蒂華納(Tijuana)市,收購後改西班牙語廣播為中文廣播,可覆蓋整個南加州。

胡佛報告指,鴻慧資本的總部雖位於紐約,但它卻是由幾位在中國共產黨媒體《環球時報》擔任記者多年的人士主導。鴻慧資本向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提交的併購交易文件顯示,鳳凰衛視顯然是墨西哥電台真正的買家,因為它提供的位於洛杉磯的控股公司地址與鳳凰衛視在洛杉磯的辦事處相同。

隨後,洛杉磯當地的社區電台“洛城之聲”FM104.7向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提交申訴信,希望委員會否決該交易。申訴書說,新電台將替中共做宣傳,對南加州的美國華人社區實施洗腦,影響美國華人社區的政治和經濟狀況。希望之聲電台曾經報道過這一爭議事件。目前雖然FCC還在審查併購案,這個電台已經開播,播的就是鳳凰衛視的電台節目。

胡佛報告表示,大洛杉磯地區擁有超過50萬的華人,是僅次於紐約市的第二大華人聚居地;而這一項併購案顯示,那裡也有中文廣播電台是不聽從北京政權的。

中共對美國中文媒體的三類控制方法

胡佛報告把中共對美國境內中文媒體的控制歸納為三類:

第一,大力扶持擴大中共國有媒體在美國的規模;

第二,以全資或擁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中文報紙、電視或廣播;

第三,利用媒體在中國大陸的商業利益來影響其獨立性。

報告說,“到2018年為止,所有主要的中共官方媒體都已經深深地嵌入到美國的通訊和播出的基礎設施中。

美國不受中共控制的中文媒體寥寥無幾

戴蒙德研究員(Larry Diamond)說:“我們發現美國幾乎所有的中文都被收買或滲透了,結果傷害了美國的自由。”

近年來有些人創辦了獨立媒體。報告指出,在美國唯一不受中共政府影響和控制的獨立中文媒體,只有《大紀元》、《新唐人電視》,和《希望之聲電台》等寥寥幾家。

微信生態

加州Claremont McKenna學院的裴敏欣教授補充微信的情況時說:“微信已經形成了一個自成一套的生態系統。從中國來到國外的人,不管住在那裡都會使用微信。”

胡佛報告認為,微信成為了華人獲取大量“新聞”的一個龐大而重要的通訊平台,而這個平台卻是被一個外國政府所審查的,而且這個政府是反對言論自由、已經被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認為是美國所面臨的長期最大的安全挑戰。

中共還利用美國的英文媒體

接前面亞洲協會的謝爾主任提到的,中共對媒體的影響第一方面是海外中文媒體,而第二方面竟是英文媒體,謝爾說:“當然,中國政府影響的第二方面就是美國的英文媒體。中共英文媒體在美國和其它國家的擴張,在所有自由開放的國家長驅直入、毫無阻礙。因為我們國家致力於開放自由,任何人可以開辦報紙和廣電視。

中共媒體搶佔空間

謝爾說:“中共建立了精心製作的中文媒體網路:電視網、廣播網、報章雜誌、網站、甚至在美國建立智庫。可能很多人並不看送到桌子上的《人民日報》,但畢竟它就放在那裡佔據空間,最終會產生作用的。“

“就像我們的報告所指出的,中共花費了無數的資源在媒體上。與此同時,美國卻因為自由開放的社會系統,加上本身的媒體因為缺乏盈利模式而難以為繼。”

“所以,一方面中共媒體在美國發展壯大,另一方面民主自由的美國的抗衡力量逐漸消失,這對於我們這樣一個依賴於媒體新聞的民選制度的國家來說,是很重大的一個問題。“

中共和美國價值觀對立美國“接觸“政策太天真

報告總結說,美國國會正在對幾十年前所開始的對華“接觸”政策所依據的假設進行重大的重新評估。目前看來,中共一直在致力於通過影響力和信息操作輸送它的政治體系,而它的價值觀跟美國的價值觀根本上是對立的,並對我們的國會和民主造成了威脅。因此,這種“接觸”政策是天真的、不切實際的。

戴蒙德研究員認為,那種不提出任何疑問、無條件的“接觸”政策,而指望中共變成一個遵紀守法、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是不可能的。這包括不能再容忍中領館向學校、留學生等施加壓力,而是要堂堂正正地要求它遵守美國的法律法規。

美中關係處於一個拐點和分水嶺

戴蒙德認為,目前美中關係處於一個分水嶺時刻,我們不能再繼續這種及其不對稱的關係了:中國政府可以對美國社會和各種機構長驅直入地滲透、甚至在他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使其變質;但卻嚴格限制我們美國直接向中國民眾和研究人員提供新聞和傳遞我們的觀點。

戴蒙德繼續強調,兩國關係真的到了一個的拐點,我們應該要求更加透明、更堅定地維護美國各個機構的誠信,以及要求更加對等公平。這是我們這份報告著重提出的三個政策原則。

那麼,美國政府和社會對中共“銳實力”的滲透和影響有多少認識?戴蒙德說,他發現川普政府對這些方面很警惕和也很關切,但大多數社會機構和民眾並不清楚。所以他認為首先是要教育大家,然後就是要一起協調合作。

談到教育大眾,媒體就很重要了,戴蒙德表示,因此他很高興接受希望之聲電台的邀請和採訪。

中國的獨特之處:幾乎僅剩的一個共產大國

胡佛這份200頁的報告還具體分析了中共“銳實力”在美國商業、科技、華人社區的滲透,以及其他八個國家應對中共影響力的經驗摘要。

戴蒙德Larry Diamond提醒道,所有在美國進行廣泛的“銳實力”影響力活動的非民主國家中,中國的獨特性不僅在於它擁有龐大的資金和資源,而且它幾乎是剩下的唯一一個共產國家。

他認為,這份報告最重要的結論是,就像他最喜歡的一部電影《大白鯊》中,當主角看到那條巨大的白鯊魚時說“我們需要一條更大的船”。針對中共的“銳實力”影響活動,美國政府和社會都需要在各方面採取行動、給與更強的回應。

戴蒙德也提到,儘管該報告的很多作者並不完全贊成川普政府的政策,但還是應該跟川普政府更多合作。他提到,因為這份報告與白宮見面,他們受到了熱情接待。這讓他很自信美國現政府對這些方面也很警惕和關切,有信心一起合作迎接挑戰。

戴蒙德還強調道,作為大學、智庫、企業、媒體等方面的人士,能夠更加直率地應對中共,更勇敢而有原則地面對中共的金錢引誘,那實在太重要了,我們不能踩到自我審查的界線。

戴蒙德說,事實上,在11月底發布了這份報告之後,很多人都來找他,告訴他一些中共政府在實施“銳實力”影響中做的事情和策略,讓他感到非常震驚,那是他們還未掌握的,在報告中還沒有涵蓋的。請待下文詳述。

(未完待續)

上文:美國智庫專家談美中關係(上):中共滲透美國之厲害美國要警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馨恬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