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陸P2P排名前10的宜貸網爆雷 維權遭打壓

出借人質疑易貸網平台截留資金,為討回本息,多方報案被踢皮球,維權被抓。(大紀元合成)

2019年開年,大陸網貸平台(P2P)爆雷引發的金融難民的抗議持續升溫。一家曾在全國排名前十名的網貸平台宜貸網新年前夕爆雷良性清盤,宜貸網出借人(簡稱“宜友”)因不滿兌付方案及政府相關部門互踢皮球不作為,元月在上海、四川多地維權,但遭警方暴力打壓。

據公開資料顯示,宜貸網2014年1月1日上線,是中共宣傳機構推薦的純中介平台,包括“純實物強抵/質押(房產和汽車)”等,被譽為西部標杆企業,全國排名前十,並有軟銀站台、恆豐存管,聲稱全網最透明等等。

受近年來P2P大規模爆雷潮影響,宜貸網從去年7月份開始沒有更多的投資者進來,發的新標的只是象徵意義,元旦前3天(12月29日)宜貸網宣布爆雷清盤,待還資金40億(人民幣,下同),涉及3萬多出資人,平均一個人10萬左右。

數百宜友成都維權 一百多人被抓

宜貸網宣布清盤退出公告後,3萬多出借人被推向了深淵。宜貸網的出借人委員會隨即發出公告,表示堅決不接受這個清盤公告,並且提出了5點要求,包括:要求點對點清收回款直到所有標的完結、傳喚易捷和宜貸網相關實控人回國以及對其實施必要的措施、股東依法補繳註冊資金並壓實股東責任、清查資產端、成立相關工作監督小組以審計平台資產真實情況以及後續的回款彙報。

1月2日,宜友們和出借人委員也自發前往成都和上海金融辦表達他們的訴求。

出借人程先生向大紀元介紹,“開年以來,成都上訪我們都去了2次了。”第一次1月2日,很多宜友舉著小旗在成都政府門前維權,高呼“還錢過年”等口號。

也有宜友介紹,成都方面表示清盤方案由上海金融辦制定,成都主要是易捷資產端的問題。現場報案希望徹查易捷假標截留現象的訴求沒有得到回應。同一天,上海金融辦正式回復,沒有同意宜貸網的退出方案,口頭回應只收到了宜貸網清盤郵件,沒有書面文件通知。

“1月21日,四百多出借人再到成都維權,當地政府直接安排警力將他們全部驅離,當場還抓了一百多人。有的被警方詢問了一下就放了,有的被警方拉到偏僻的地方詢問後再放。但如果現場滯留太久,警方就會直接將難友拘留24小時。”程先生說。

現場視頻顯示,警察呵斥、推搡難友上車,有女難友高喊“放開我!”期間還發生了打人事件。

《宜貸網成都WQ行記》一文描述,宜友自發在四川省人大門前跪求請願,很快來了5輛大巴,“前面兩大巴是警察,後面跟著三輛準備裝人的空大巴”。宜友被警察包圍、挾上大巴車,“警察到場後一分來鍾時間,請願人員全部‘請’上了大巴或被驅散,整個城市恢復了平靜。平靜得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視頻顯示,有一些難友被強行帶上大巴車後,拉到成都三建的一個工地。宜友不滿說,“本來說是去金融辦,現在到了工地辦,也沒有個地名,準備了好多小板凳。”“我們來報案,不是民事糾紛,是刑事案件,給警察提供證據,結果警察沒有去抓犯罪嫌疑人,把我們給逮到一個工地來了……”

第二天警察在成都全城搜捕難友。“有夜晚被查房的,有的剛下火車就被請喝茶四小時,有結伴而行被強行帶走的,而我們想去的地點都被提前知曉,一隊隊的警察就在那裡等著你來。請願是再也無法進行下去了。”

1月30日,幾名宜貸網出借人拿到平台截流資金的證據,找當地派出所要說法,結果被派出所拘留了。

平台強收50%管理費 被指惡性清盤

2月1日,宜貸網正式實施良性退出“點對點”兌付方案。

程先生介紹,“正常的良心償付,它是可以正常的兌付,沒有任何人追究它的責任。現在平台利息手續費開始收50%了,拿走一半的利息,而且兌付的僅是充值本金。這樣搞下來,相當於出借人連充值的餘額都兌付不全,原來幾年的利息它都已經扣除了。”

“照他這種(兌付方案),我們損失就非常大了,幾年的利息相當於4、50%了,只是充值餘額再加上扣除利息,最後可能30%、40%的金額都兌付不了。”他說,“我們最簡單的訴求,就是它正常還款。有逾期的、有墊付的那種壞帳,我們自己都認了,不要求它墊付。關鍵這麼簡單的一個事情它都不做啊。”

出借人在給相關部門的訴求信中,要求經偵介入理順債權關係,只要求拿回自己的本息,按照原合同執行即可,不需要平台所謂的“準備金”。

出借人認為,平台公然設立資金池(所謂互助金),同時單方面扣除出借人50%的利息,單利息每年平台就能截流五億,方案越來越差跟明搶沒區別。也有出借人認為,平台只是想拿少量的資金來兌付,這樣性質就很惡劣了。

政府部門踢皮球 難友投訴無門

據介紹,成都、上海兩地是宜貸網的實際運營地和註冊地,兩地金融主管部門和公安部門相互推諉,相互踢皮球,出借人報案無門、申訴無門。

平台難友在寫給金偵、中紀委等部門信中說,“實際上,出借人已經掌握宜貸網及其資產端易XX發放假表,截留幾億資金,實施詐騙行為的確鑿證據,強烈希望當地金偵及時介入,防止資產非法轉移出境。”

另外,宜貸網發布的“供應鏈”標的,信中出借人懷疑是虛假標,借款企業為新註冊的空殼公司,提供的抵押資產均不足額或者沒有直接關聯關係。

程先生說,“出借人在上海和四川都報案了,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個機構出面。在經偵報案的有六七百人,經偵也不管。上海經偵推到四川,四川經偵接了難友資料,從來沒有得到一張報案回執。”

一段錄音文件顯示,上海嘉定金融辦工作人員稱,沒有收到過宜貸網退出方案的報備。並稱對P2P沒有牌照,他們對P2P企業沒有監管職能。

上海嘉定金融辦部門稱,根據現行的法律授權,宜貸網及其經營業務不屬於市、區兩級金融工作部門的行政管理範圍。(網路圖片)

一份上海市金融工作局的《不予受理告知書》也顯示,“根據現行的法律授權,上述企業(宜貸網)及其經營業務不屬於市、區兩級金融工作部門的行政管理範圍。”

“現在完全沒人管了,我們已經把能走的所有路線都走了,金融辦、市長信箱、市(公安)局、中紀委、信訪辦,所有的部門都走了,現在是沒有任何一個部門管。”程先生強調。

出借者去軟銀維權

程先生介紹,他投資這個平台,是因為易貸網在主要的網貸媒體上排名一直很高,包括網貸之家、網貸天眼上一直都是前十名的,又是軟銀投資的,覺得比較靠譜。在去年7月份之前一直運行很正常。

公開資料顯示,軟銀中國是宜貸網最早的一批投資機構,目前仍為其第三大股東。程先生說,“我們去上海找了軟銀(維權),軟銀現在也不管。軟銀說它是財務投資,也是受害者,其它事情一概不管。”

相關視頻顯示,宜貸網的出借者聚集到軟銀中國辦公室門口“討債”,高喊“軟銀詐騙,還我血汗錢。”

另據《稜鏡》報導,宜貸網並非軟銀中國“踩雷”的第一家P2P。2018年7月,軟銀中國投資的另一家P2P平台付融寶爆雷,隨後平台也開始了漫漫兌付之路。

有評論稱,中共的金融創新P2P說是為國為民,給實業輸血,在“普惠金融”的名義下實行的是放高利貸和侵吞出借人資金的行為。至今,沒有政府部門明確介入監管。收稅收費的時候都在,惡性退出了卻都躲得遠遠的。40億的資金,三萬家庭的幸福都無人問津,騙子橫行,信用全無。

據大陸新媒體“P2P黑板報”近日消息,大陸目前註冊資本超過5千萬的P2P平台不足4百家。而大陸兩高及公安部於1月30日發布“關於辦理非常集資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中披露,2018年非法集資案件立案高達1萬餘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