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涉盜鑽石玻璃技術 FBI突襲華為實驗室

華為涉嫌侵犯知識產權,進行反向工程,盜取一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入,沒有客戶的初創公司——可汗半導體公司(Akhan Semiconductor Inc.)的鑽石玻璃技術,FBI日前突襲了華為在聖地亞哥的一所設施。

華為(圖片來源: Kevin Frayer/)

華為涉嫌侵犯知識產權,進行反向工程,盜取一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入,沒有客戶的初創公司——可汗半導體公司(Akhan Semiconductor Inc.)的鑽石玻璃技術,FBI日前突襲了華為在聖地亞哥的一所設施。

Miraj鑽石玻璃(Miraj Diamond Glass)的發明者可汗(Adam Khan)把珍貴的樣品包裝得很妥帖,它看起來像一塊普通的玻璃,4英寸見方,兩面都是透明的。它被放在蠟紙上,然後裝進一個襯有硅膠的托盤中,再封裝在塑料盒裡,塑料盒被放進了紙箱中,周圍環繞著塑膠氣墊。

然後整個紙箱被送到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旗下的聖地亞哥實驗室進行測試。但是幾個月後,當樣品在去年八月返還時,已被嚴重的損壞。可汗知道大事不妙:這家中國公司試圖竊取他的技術?

比大猩猩玻璃堅韌6倍,耐刮10

據彭博社報導,那塊玻璃被可汗半導體公司(Akhan Semiconductor Inc.)描述為幾乎堅不可摧的智能手機屏幕的樣本,該項新技術是把人造鑽石的微觀層塗在玻璃的一個面上。可汗希望將這項技術授權給手機製造商,後者可以用它來開發一種全新的,超耐用的電子產品。可汗表示,這個被稱之為Miraj鑽石玻璃(Miraj Diamond Glass)產品比大猩猩玻璃(Gorilla Glass)堅韌6倍,耐刮10倍。

大猩猩玻璃是美國康寧公司(Corning)下屬的一個註冊商標,專門生產專業的鋁硅鋼化玻璃。被大量運用於手機等攜帶型電子產品,以及電視、電腦等顯示器上。其年銷售額約30億美元。

可汗稱,Miraj鑽石玻璃將“更輕、更薄、更快、更強”。他認為,該項新產品將開啟“設計基礎的下一個階段”。

FBI展開調查

像所有發明家一樣,汗對於仿冒品是深惡痛絕的。華為作為潛在客戶的表現讓他大跌眼鏡。但讓可汗更為驚訝的還在後面,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對華為展開調查,他和該公司首席運營官舍波夫(Carl Shurboff)作為調查華為的參與者,被FBI要求前往拉斯維加斯與華為代表會面,那個人曾在上個月的消費電子展上露面。舍波夫配備了監控設備並錄製了對話。

這項調查此前並未公開,與最近宣布的大陪審團對華為的起訴是分開的。1月28日,布魯克林的聯邦檢察官指控華為及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犯有多項欺詐和串謀罪。在另一起案件中,西雅圖的檢察官指控華為盜竊商業機密,串謀和妨礙司法,稱一名華為員工在T-Mobile美國公司的一家實驗室偷走了Tappy機器人的一隻手臂。

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當天的新聞稿中表示,“我們不會容忍違反我們的法律、妨礙司法或危害國家和經濟福祉的企業。”但華為否認了這些指控。

如果新調查取得成果,它可能會與起訴書一起支持川普(特朗普)政府阻止華為在美國及其盟國銷售第五代或5G無線網路設備的努力。美國認為華為構成了國家安全威脅,部分原因在於它可能在5G硬體和軟體中建立不可檢測的後門,允許中國政府監視美國通信並進行網路戰。華為稱這是一種旨在傷害中國公司的政治姿態。

FBI局長發表聲明的同一天,政府搜查了位於聖地亞哥的華為實驗室,可汗的鑽石玻璃曾被送到了里。這次突襲是一個秘密行動,但沒有對當事人可汗與舍波夫保密,他們通過該公司的律師馬里奧蒂(Renato Mariotti)定期了解調查的進展情況,馬里奧蒂是一位著名的前檢察官,目前是Thompson Coburn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他們已經成功地讓華為的代表在錄像上承認違反了與可汗的合同,這也明顯違反了美國的出口管制法。彭博社多次發出置評請求,華為沒有回復。

長期的研究成果

可汗在鑽石玻璃上的研究工作可以追溯到大學時代,當時19歲的他開始在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作為一名的電氣工程和物理系學生學習納米金剛石。畢業後,他在斯坦福大學納米加工設施進行了實驗,並與美國能源部Argonne國家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合作,最終開發並申請了一種在玻璃等材料上沉積薄薄的小鑽石塗層的方法。他還於2014年從Argonne實驗室獲得了可汗鑽石的相關專利許可。2015年,可汗決定新技術是時候進入市場了!他參加會議巡迴展示,開始接受貿易出版物的採訪,並聘請了舍波夫,舍波夫曾在摩托羅拉公司任職25年。

在智能手機領域,與快速處理器或好相機一樣,超強顯示屏玻璃是一種競爭優勢。自從十年前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選擇康寧為第一部iPhone提供屏幕以來,就一直如此。評論家們驚嘆於手機可能會被塞進一個裝滿鑰匙和硬幣的口袋裡,而其顯示器卻毫無刮痕。為了打敗康寧,可汗需要說服全球大型智能手機製造商——包括蘋果、三星和華為,他的鑽石塗層玻璃甚至比大猩猩玻璃更為堅韌。2016年,舍波夫開始從位於芝加哥郊區Gurnee的可汗工廠發送樣品。他把第一個發給了三星,另一個早期的樣本發到了華為。

華為名號污跡斑斑

其實,在川普貿易戰和起訴書之前,華為的名號已經污跡斑斑。2002年,思科系統公司指控華為竊取其路由器的源代碼。摩托羅拉在2010年的一項訴訟中說,華為已成功地將摩托羅拉的一些在中國出生的員工變成了線人。2012年,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將華為列為國家安全威脅,並敦促政府和美國企業不要購買其產品。華為否認了所有索賠。後來,華為對思科和摩托羅拉的訴訟以和解的方式結束。

自2012年以來,在政府的壓力下,美國主要的電信公司基本上將華為列入黑名單,拒絕攜帶智能手機或在其網路中使用其設備。但世界上大多數人繼續從華為購買產品,他們選擇不相信(或忽視)華為一直以來否認的指控。與此同時,美國科技公司仍然可以自由地向華為銷售零部件。高通公司(Qualcomm Inc.)是華為的大供應商之一。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和英特爾公司(Intel Corp.)也是如此。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圖片來源:)

華為女工程師的記憶力

2016年8月8日華為的電子郵件發送到可汗時,沒有任何異常情況。發件人是聖地亞哥華為工程師安吉.韓(Angel Han)。在隨後的電子郵件交流和電話中,韓傳達了一種緊迫感。根據《商業周刊》得到的一份副本,韓在2016年11月7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稱,華為“正在為這一快節奏的消費電子行業中的創新產品尋找新技術”,並且“供應商快速行動和交付的能力對我們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

撥打與可汗交換簡訊中出現的手機號碼,一名說自己是安吉.韓(Angel Han)的女士拒絕承認知道可汗公司的任何人。然後,當她被告知有關與可汗互動的具體細節時,她說,“我不記得了。”然後掛斷了電話。

與華為達成協議

到2017年2月,兩家公司達成了協議。可汗將把兩個Miraj鑽石玻璃送到聖地亞哥的華為。根據雙方簽署的意向書,華為承諾在60天內退回所有樣品,並限制其用可能造成損害的任何方法進行測試。(後一項條款是行業標準,旨在使任何知識產權都難以進行逆向工程。)舍波夫在向韓發送的文件中指出,華為必須遵守美國出口法律,包括國際交通法規、武器條例、或管理與國防申請的材料出口的ITAR。金剛石塗層因其在激光武器中的應用潛力而名列榜首。

可汗與舍波夫早就決定將該公司的第一代Miraj玻璃授權給一家手機製造商,希望獨家經營的承諾會給他們的創業公司帶來一些影響力。可汗說,華為表示出急於參與其中。2018年3月26日,可汗向韓女士展示了改進的樣品。“我們非常樂觀,”可汗說。“擁有前三大智能手機製造商之一,至少在紙面上支持你,這非常有吸引力。”

協議變逆向工程?

然而,兩個月後,也就是五月,華為錯過了退回樣品的最後期限,舍波夫表示,他向韓發電子郵件,要求立刻退還樣品。但被對方忽略了。接下來的一個月,韓寫道,華為一直在對樣品進行“標準”測試,並附上一張照片,玻璃表面上有一個大劃痕。最後,華為的一個包裹於8月2日出現在可汗的工廠。

包裹打開後,舍波夫驚呆了。外包裝看起來就像幾個月前寄出時一樣:紙箱、塑膠氣墊、塑料盒子、插槽和蠟紙。但裡面不可被刮壞的Miraj樣本不只是劃傷,它被分成了兩半,三個鑽石玻璃的碎片丟失了。

舍波夫說,樣品不可能在運輸過程中被損壞,因為如果是那樣的話所有的碎片都會在盒子里。他認為華為曾試圖通過樣品來測量其鑽石薄膜的厚度,並弄清楚可汗是如何設計它的。“我的心一沉,”他說。“這家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正在尋求我們的技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緊接著,1月28日上午,FBI突襲了華為的聖地亞哥設施。當天晚上,兩名特工和美國助理檢察官凱斯勒(Kessler)通過電話向可汗與舍波夫介紹了情況。特工用術語描述了搜查令的範圍,並指示他們不要與華為進一步聯繫。

遙遠且廣泛

汗和舍波夫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政府可能會認為沒有理由對華為提起訴訟。檢察官也可能決定事情不夠嚴重,無法追究指控。

另一方面,如果政府確實認為可汗受到了攻擊,一家巨大的中國跨國公司瞄準了一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入且沒有客戶的芝加哥小公司。這顯示了為竊取美國的商業機密,華為願意將它的觸手伸得多麼的遙遠,多麼的廣泛。

可汗說,他認為中方正在鑒別技術,這些技術對他們的路線圖至關重要,無論公司的規模大小,業務狀況如何,他們都會毫無差別地尾隨而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