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生態 > 正文

美國-50℃極寒 南半球50℃酷熱 堪稱災難片

雪崩之下,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說到極端天氣,不少雪崩之下,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人都會想到《2012》中描述的場景,巨浪滔天,侵蝕著人類最後一方棲息地。

地震帶著狂風席捲而來,所到之處,一片狼藉。

沉迷在影片特效中的不少人都會擔憂,未來的世界末日,是否真如影片中描述的這麼悲慘,而更令人感到惶恐的是,也許有一天,這些場景,真的會變成現實。

1

根據《紐約日報》的報道,當地時間1月29日起,一股寒潮席捲美國大地,所到之處,迅速掀起了一場大規模的降溫和降雪。

到底有多冷呢,不怕死的美國人做了一個實驗,將雞蛋打入鍋里,沒想到剛到室外不到5秒鐘,雞蛋凍……凍住了。

這位小哥隨手潑了一盆水,瞬間收穫了一臉的冰碴子。

據說那些出門沒武裝好自己的人,回來就成了這副鬼樣子。

那麼,這次的溫度,到底有多低呢?

美國國家氣象局預計,美國中西部將有近9000萬人將遭遇-27℃或更低的氣溫,其中2500萬人將遭受-33℃的刺骨寒冷。美國不少地區的溫度,達到了罕見的-50℃(華氏58度)。

尤其是芝加哥的最低氣溫,甚至低於南極,創下了1966年以來的最低氣溫。

在極低溫度的影響下,尼亞加拉大瀑布,成了被凍住的冰山。

芝加哥的渡輪,生生走成了破冰船。

而一旁的破冰船,則開足馬力,大功率向前,唯恐一個懈怠,破冰的速度還趕不上結冰的速度快。

被積雪壓彎的樹木,已經被層層冰稜子包圍了。

出門就像渡劫,威斯康星州的狂風暴雪肆虐,連路牌都看不清了。

更令人感到恐怖的是,1月30日晚上3點左右,美國愛荷華大學一名18歲男子的屍體在學術大廳後發現。這名男子名叫傑拉爾德·貝爾茲,目前正在愛荷華大學讀醫學預科。

傑拉爾德·貝爾茲

發現他的當天,室外溫度低至零下46℃。遺憾的是,傑拉爾德被緊急送往醫院後,心跳已經停止了。

後經法醫鑒定,傑拉爾德極有可能在極低的溫度下被凍暈後,活活被凍死。

截至發稿前,這次的大規模寒潮已經造成至少12人死亡。

2

在極端天氣的影響下,為了保護當地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不少城市不得不封鎖了部分路段,派出大型鏟雪車疏通道路,不少大學被迫停課、航班被迫取消。

因為寒冷收縮,甚至凍裂的鐵軌沒法正常投入工作,鐵路工作人員只能點燃浸泡過的煤油的繩子使鐵軌復原。

面對來勢洶洶的寒潮,美國相關機構輪番提醒市民:盡量減少外出;盡量避免將皮膚裸露在寒風下;室外活動避免深呼吸和說話,避免肺部受到影響。

那些不得不外出的人群,恨不得把被子裹在身上走。

而造成這次惡劣天氣的原因,正是因為極地升溫,原本活躍在極地高空的大規模冷性氣旋,一反常態地沖向了美國中西部地區。

美國如此,比美國緯度更高的加拿大可就更慘了。

作為受極地漩渦影響最嚴重的區域,這次就連多倫多大學,也不得不宣布停課。

要知道,向來面對天災人禍都不停課的多倫多大學,憑藉一句“天塌下來我們都不停課!”成為傲嬌學校的典範。

歷史上,多倫多大學停課的次數屈指可數,除了19世紀的一場大火,就要數一戰和二戰了。在這次寒潮來襲時,一向堅挺的多倫多大學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陸陸續續發布停課通知,足以見得這次極端天氣對加拿大的影響了。

受惡劣天氣的影響,多倫多大學密西沙加校區將於1月28日下午4點關閉。

3

一邊是突如其來的大降溫,一邊是酷暑難忍的全國高溫,在北半球忍受寒潮侵襲的同時,南半球的人,正在拼盡全力和灼熱的高溫做對抗。

這幾天,紐西蘭全境都出現了罕見的高溫,氣溫一度飆升至36.1℃。

看著直線飆升的氣溫,有人調侃道:今年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融化。

可對於紐西蘭當地的人來說,面對高溫,可沒那麼浪漫了。

首先,由於南極附近的臭氧層遭到破壞,紐西蘭成為日照強度最高的國家之一,面對如此高溫,紐西蘭人最先面臨的,就是黑色素瘤,這種皮膚病,佔到了皮膚癌死亡率的80%。

如果預防不當,很有可能危及生命。

熱浪中的紐西蘭

其次,這次熱浪導致不少地區路面上瀝青融化成了水,過往車主怨聲載道,當地政府不得不派洒水車來回噴水,好保證路面能正常行駛。

融化的瀝青

在高溫天氣的影響下,不少學校為避開極端天氣,紛紛推遲了自己的開學時間,公共交通,尤其是有線電車,不得不暫停運行,八千多名通勤者被迫選用其他通行方式。

不少機構預測,2019年將是歷史上最熱的一年,而這種極端天氣,正是全球變暖的寫照。

紐西蘭的公共衛生部門和氣象專家也表示:現在的熱浪對於紐西蘭人來說已經達到了“危險”的級別!紐西蘭可能進入全國緊急狀態!

看著自己飽受熱浪的襲擊,而美國人民卻在嚴寒中艱難度日,不少紐西蘭人想起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前陣子發的一則推特:呼籲全球變暖。

全球變暖去哪了?快回來吧,我們需要你!

來自紐西蘭的@bekitty,略帶調侃的給美國寫了封信:親愛的美國,我明白你最近得了點小感冒,我們有多餘的熱量給你,請您務必收下。

估計不少飽受炎熱侵襲的紐西蘭人,恨不得將特朗普抓來,在紐西蘭的太陽下暴晒。

同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亞更是飽受折磨,部分地區飆升至50℃,打破過去80年的歷史紀錄。

隨之而來的,是大量魚類被熱死、上千隻蝙蝠從樹上掉落死亡……

4

面對這些反常的極端天氣,不少科學家認為,全球變暖可能導致更多極端氣象的產生。

實際上,進入21世紀後,類似的極端天氣已經出現過很多次了。

無論是去年8月,加拿大遭遇的狂風暴雨。

還是2007年,英國200年一遇的暴雨,2010年,俄羅斯百年一遇的乾旱,都和全球氣候變化脫不了干係。

而全球變暖的罪魁禍首,毫無疑問指向了人類自己。

英國牛津大學環境變化研究所副所長奧托表示,過去相當罕見的極端天氣在未來可能變得相當常見。

無論是前陣子那隻找不到浮冰可依的北極熊。

還是因為高溫,在饑渴中餓死的成群牛羊。

或是早先茂密如今一片乾枯的珊瑚礁。

都成了人類手中替罪的羔羊。

我們無法預測,照著這樣的趨勢下去,還有多少動植物會因為我們走向滅絕,我們也無法預測,置我們於死地的災難會在哪一天到來。

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最終自食苦果的,終將是人類自己。

也許面對大形勢,我們無能為力,但至少在力所能及的小事上,我們可以貢獻一點力量。

比如:減少一次性塑料的使用;將垃圾合理分類;低碳出行,減少開車頻率;節約水、電,愛惜糧食。

因為,保護地球,保護地球上的生物,就是保護和它們同呼吸、共命運的我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