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一帶一路輸出腐敗 沿線國家成「重災區」

——中共退出歷史舞台系列之五

近年來,國際政要因為涉與中共相關的貪腐案例頻頻曝光。圖為示意圖。*

近年來,國際政要因為涉與中共相關的貪腐案例頻頻曝光。中共把國內那一套“官商勾結”的腐敗做法輸出海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是“重災區”。

中共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輸出腐敗

最典型的,莫過於近期曝光的中共與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的貪腐交易。

美國《華爾街日報》今年1月7日報導,為換取“一帶一路”合約,中共曾經提出協助“一馬基金”(1MDB)償還債務,並爭取讓美國等國停止對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的盟友和其他人涉嫌侵吞基金資產指控的調查。

作為回報,馬來西亞方面願意提供鐵路和管道項目的豐厚股權,這些項目被列入中共在海外建設基礎設施的“一帶一路”計劃。

納吉布任總理時,大馬國有投資基金(1MDB)的6.81億美元被轉到了納吉布的賬戶上,引發美國和瑞士對1MDB貪腐醜聞的調查。

去年9月,納吉布被馬來西亞當局抓捕。

另一個例子是斯里蘭卡。

紐約時報》去年6月報導,披露斯里蘭卡前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在任期間,向中共“一帶一路”項目貸款數十億美元,用於新的基礎設施項目。其中包括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口,耗資13億美元。

報導說,在斯里蘭卡2015年選舉期間,中國港口建設的大筆資金直接流向了拉賈帕克薩的競選助手和競選活動,拉賈帕克薩對中共提出的條件一概接受。但拉賈帕克薩最終未能贏得競選,他本人否認了這些指控。

作為中共的鄰國,吉爾吉斯斯坦(簡稱吉爾吉斯)是最早支持“一帶一路”的國家之一。但這個國家的政要也被發現了貪腐行為。

2013年7月16日,中國特變電工公司與吉方能源公司簽署了比什凱克的熱電廠改造項目,總經費3.86億美元。該項目於2017年8月30日施建完成。但2018年1月就發生故障,導致首都大量住宅和機構在嚴寒中停止供熱。

隨後,吉爾吉斯議會和內閣分別調查這起事件,發現使用中方貸款方面存在腐敗問題,多名能源企業的主管被逮捕,還涉及政府高官。

2018年5月29日,吉爾吉斯前任總理伊薩科夫再次被國家安全委員會傳喚,並被禁止外出和離境。據安全官員透露,他涉嫌在2013年實施比什凱克熱電廠改造項目期間,利用自己的政治地位,在遴選承包商時為外國公司遊說。

吉國當地媒體曾報導,當年伊薩科夫為促成這個大型項目,先後18次與中國公司私下會晤,並多次被邀請到中國大陸旅行。不過,伊薩科夫一直聲稱自己是清白的,他否認了所有的指控。

另外調查還發現,中共貸款中的3億美元,直接打入了前總統阿坦巴耶夫在維京群島所註冊的公司賬戶。

中共還被曝向孟加拉國官員行賄,涉及國企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

早在2009年,由於在菲律賓的腐敗行為,世界銀行禁止CCCC進入菲律賓市場長達8年之久。上述馬來西亞取消的東海岸鐵路項目,也是由CCCC承包的。

2018年,CCCC的子公司,中共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國港灣”),被孟加拉國政府部長公開指控在一建設項目中向一名孟加拉國官員行賄。

當地媒體《每日星報》報導,孟加拉財政部長穆希特(AMA Muhith)表示,“中國港灣”因行賄政府官員,已被孟加拉國政府列入黑名單,將不準在孟加拉參與任何未來的建設項目。

報導說,“中國港灣”行賄的對象是孟加拉國公路運輸和橋樑部一名新上任的司長,賄賂的方式是現金,名目為“禮物”,金額大約為500萬孟加拉塔卡(約相當於6萬美元)。該名司長沒有接受這份“禮物”,而是通過公路運輸和橋樑部將賄賂現金全額交還給了中共大使館。

穆希特表示,此前,“中國港灣”已獲得了孟加拉國內達卡到西萊特(Dhaka-Sylhet)公路的道路拓寬項目。這次“中國港灣”被發現對孟加拉官員行賄,不是為了獲得該項目,而是“為了討好官員,以便挪用項目資金”。

就連印度洋島國馬爾地夫,也未能避免中共“一帶一路”的腐敗侵蝕。

2018年9月24日,馬爾地夫親共總統阿卜杜拉·亞明(Abdulla Yameen)下台。

日本《時事通信》曾報導,馬爾地夫大選結束後,亞明即被爆出存在腐敗行為,發生腐敗幾乎已成為許多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當地當權者的“必然現象”。

報導披露,亞明當權時期,他的一些親屬經營的企業利用亞明的權力,獲得了馬爾地夫優良度假場所的開發和經營權。

卡達衛星電視台也爆料說,亞明在大選前,收受了150萬美元,行賄者至今不明。但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能夠在馬爾地夫橫行無阻,與亞明為其大開綠燈關係密切。

在亞明執政期間,中資企業在馬爾地夫開展的基礎建設工程大量開工。其中,馬爾地夫機場擴大工程的投資額高達8.3億美元;該機場與海上大橋連接的項目耗資也高達2億美元。

中共將腐敗輸出西方和聯合國

近年來,中共向外擴張的野心不斷膨脹,影響到了西方國家。中共的腐敗也如影隨形,向世界輸出。

美國政界正受到影響。

去年3月,大陸神秘能源富豪、中國華信董事會主席葉簡明被調查。陸媒曾披露葉簡明背後有複雜的政商關係網,涉及中共的政、商、軍、黑社會。

同時,葉簡明還費盡心思遊走華盛頓。《紐約時報》去年12月報導,葉簡明創立的中國華信以金錢開路,在中國如魚得水,又打向世界。他為美國大學和智庫提供了大量資金,能夠直接接觸華盛頓的高層領導人,尋求好處。

報導引述美國退役海軍上將和國家安全顧問博比·雷·英曼(Bobby Ray Inman)的話說,五年前,華信找到他,希望一起弄合資企業,每年付給他100萬美元,他拒絕了。後來又找他幫忙說服美軍不要轟炸敘利亞,因為華信在收購那裡的油田,他再次拒絕。

根據法庭證詞,中國華信還向有政治背景的智庫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Analysis of Global Security)捐贈了至少35萬美元。

紐時說,中華華信能源基金會向柯林頓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捐贈了10萬美元。除了華盛頓,華信還向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研究中心捐了至少50萬美元。

中國華信還試圖將他們預計會在2016年大選後進入白宮的知名共和黨人拉入自己的軌道。在2014年11月中期選舉後的一份備忘錄中,華信概述了一項與共和黨高層和政界人士接觸的計劃,稱為了建立“關係和朋友基礎”,應該“儘快”展開接觸。

葉簡明的副手、香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則因涉嫌向聯合國官員和非洲國家官員賄賂290萬美元於去年11月在紐約被捕。

《華爾街日報》報導,何志平被指利用一家聯合國批准的非政府組織“中華華信能源基金會”為工具進行賄賂,並在聯合國大力推動“一帶一路”項目。

根據法庭文件的指控,該基金會是被用作來影響第68屆和第69屆聯合國大會主席阿什(John Ashe)和庫泰薩(Sam Kutesa)的主要工具。

2018年12月何志平被紐約法庭裁決七項罪。美國法庭提交的多份陳情書顯示,何志平代中國華信向非洲多國政要行賄,幕後金主指向葉簡明。

根據起訴書顯示,何志平為獲得獨家開採石油的權利,涉嫌在塞內加爾前外交部長加迪奧的牽線下,向查德總統德比現金行賄200萬美元。為答謝加迪奧牽線,何志平曾以香港戶口、經紐約銀行向加迪奧的公司匯款40萬美元。

此外,何志平2016年匯50萬美元給烏干達外交部長並承諾進一步匯款,以便為華信能源取得利益,包括可能收購一家烏干達銀行。

何志平原是香港知名眼科教授,與中共高層關係密切。

受中共腐敗影響的非洲

美國CNN曾發文,以何志平行賄查德總統的事件為例,指中共官員以“骯髒手段”賄賂非洲各國高層甚至總統,批評中共從未踐行過聯合國反腐敗公約。

近年來,中共在非洲加大投資,大力推行“一帶一路”項目。德國之聲報導,根據聯合國方面的統計,2000年,中非之間的貿易額只有100億美元左右,到了2017年,則高達2000億美元。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去年12月13日在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演講時批評,中共在非洲既輸出項目,也輸出腐敗,沒有達到與美國發展計劃相同的環境或道德標準。“此類掠奪行為是中國(中共)更廣的戰略倡議中的組成部分,包括一帶一路等計劃,其最終目標是促成中國(中共)稱霸全球。”博爾頓說。

《紐約時報》今年1月14日的報導說,一些中國企業用現金賄賂,或讓其提供法律代表或保險服務為交易,把目標對準了非洲官員及其家人。

如廣州東送能源集團捲入了烏干達的腐敗案。

根據烏干達總檢察長的報告,2016年,總檢察長辦公室得出結論,東送採礦許可是通過欺詐獲取的,並建議將其吊銷(官員們從未落實。)

東送還因欺詐指控,被呂偉東在烏干達早期的一位合伙人告上法庭,該公司目前深陷圍繞該礦的財產糾紛。2017年,兩名財政部官員因涉嫌向東送索要並收受賄款而被捕。

此外,中國第一大電信商華為在非洲被揭有行賄的醜聞。

《紐約時報》去年12月19日報導說,華為員工被指控賄賂政府官員以贏得在非洲的業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