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除夕前許艷的呼喚:余文生我們等你回家

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被當局關押一年有餘,大年三十前一天,他的妻子許艷女士表示,不管再艱辛再難,我都不會放棄為余文生維權到底。(受訪者提供)

“過年了,孩子非常想他爸爸,這也是我們跟余文生律師分開過的第二個年,我們等著他平安回家。”除夕前一天,妻子許艷女士對大紀元表示,“不管再艱辛再難,我都不會放棄為余文生維權到底。”

北京的余文生律師因代理過法輪功學員案以及為709律師王全璋做代理律師,被中共當局吊銷律師執業證。2018年1月19日早上,余文生遭當局抓捕關押在江蘇省徐州看守所,至今,律師及家屬會見被阻攔,其是否遭受酷刑及身體狀況外界不得而知,國際社會已在關注。

一年探夫近25次 當局阻撓會見

在余文生律師被關押的一年多時間裡,許艷與其代理律師先後約25次去看守所要求會見,最近一次是1月22日,但均遭到徐州檢察院及看守所拒絕。

“作為妻子,我非常擔心他的身體狀況,是否有遭到酷刑,為什麼不讓會見?包括案件被延期4次,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2次,我和辯護律師都沒有收到通知書。而這些信息,都是我和律師去徐州的現場查詢才知道的。”許艷對當局剝奪會見余文生的做法表示譴責。

許艷與律師去看守所會見余文生。(受訪者提供)

許艷為余文生奔走呼籲。(受訪者提供)

“當局一直沒停止過對我的騷擾”

許艷回憶,在余文生律師被抓捕的前半年時間裡,她遭受到來自當局嚴重的打壓,不斷受到威脅恐嚇,3次被傳喚。有一次,警察強制讓她坐老虎凳審訊以及脫衣服檢查,受盡屈辱。

此外,當局在其家樓下布控,警察、國保和社區人員隨身緊盯,連打車都要被阻攔。

在2019年1月19日,余文生被抓捕一周年之際,當局更加瘋狂地打壓許艷,上述人員一起值班跟蹤錄像,並用言語嘲諷許艷,使她心理受到嚴重傷害。

妻子眼中的好律師好丈夫

許艷說,與余文生結婚16年,余文生不僅對父母、妻子和孩子好,也處處為當事人著想。

“給我印象比較深的是,有一些訪民沒有錢,他接了這些人的案子後,出差就會買一些無座票,自己拿一個小板凳坐在地上,因為工作比較忙,他以前都是坐高鐵或飛機,但是他突然這樣做,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後來我知道,他就是想幫當事人省點兒差旅費。”

“還有一些有信仰的當事人,他們人特別好,有時就想讓他吃得好一點兒,但他都會盡量地為當事人省錢,有時就吃碗麵條,但是我知道他不愛吃麵條,比較喜歡吃米。”

許艷繼續說,有一次大概是下午五六點鐘,余文生回到家後累得直接躺下了,他說當天安排了五撥兒人諮詢。那天他剛出差回來,正好有點空,也沒顧得上休息,他也是想儘力幫助困難的訪民。

“作為妻子我很心疼他,因為以前他的生活相對優越些。”許艷認為,這樣一個工作出色、為人善良的律師,卻遭受如此嚴重的不公正對待,“可能這也是我非常堅定為他維權的一個原因,他不應該承受這一切。”

許艷還表示:“雖然我表面屬於柔弱型的,但是我在余文生維權這個問題上,我會很堅強,也會很堅定,會繼續,不會放棄為他維權,再難我也不放棄為余文生努力。”

許艷作畫表達對丈夫的思念。(受訪者提供)

許艷與余文生感情甚好。(受訪者提供)

兒子想念爸爸

今年,是許艷和兒子跟余文生律師分開過的第二個年,2018年過年前,余文生被抓捕,由於忙於為丈夫呼籲,她顧不上購買年貨,餓的時候,跟兒子簡單地白水煮麵條。“今年雖然不能跟余文生過年,我想還是要為孩子過好這個年,等著余文生回來。我認為生活不管再難,我和孩子的生活還得繼續,維權和生活一起努力。”許艷說。

她說,兒子已經13歲了,跟爸爸的感情特別好,一直想爸爸。以前余文生周六周日休息時,一定會安排時間陪著孩子,對孩子很好。但是現實很殘酷,也只能盡量地安撫孩子,讓他堅強地面對。

相信丈夫絕不放棄維權

許艷說,“我是非常相信他的,我認為他現在遭受的一切都是不公正的體現,我希望這些困境中的律師能早日走出來,呼籲(當局)不要繼續打壓律師和他們的家庭。”

此前她只是相夫教子,幾乎沒有工作過。如今為了營救丈夫,在過去的一年裡,她跟律師一起去了約25次徐州,幾乎是半個月就去一次,她也跑遍了北京、江蘇省及徐州市檢察院、監察委、人大黨委會等部門,但至今沒有回復。

對於當局為什麼將余文生關押在徐州,許艷表示,許多人也有這樣的疑問,從一年多的維權經歷看,不排除當局想從經濟上、時間上、精力上拖垮她的可能性。因為從北京到徐州往返有1,600多公里,僅她自己每次的車費就得人民幣1,000多元,再加上吃住,費用很大,還有在外地的律師也要趕赴徐州。

雖然每次去看他都很累,許艷說:“假如有一天我負擔不起了(費用),哪怕我去工作掙錢,也會去徐州看他,我不會放棄為他奔波、呼籲。”

許艷表示,雖然要面對的困難很多,但是得到各界的關注也是非常多,“我真心感謝大家,非常感謝先後簽了委託的13位代理律師。”

“人在困境中的時候,只要勇敢面對,總能想出辦法。”她堅定地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