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波蘭圓桌會議30年 告別專制民主轉型典範

波蘭2月6日紀念圓桌會議30周年。以團結工會為首的波蘭民主反對派在經過多年不懈的抗爭後,當時執政的波蘭共產黨政權最後讓步妥協,雙方召開圓桌會議討論民主化轉型。波蘭圓桌會議對後來社會主義陣營共產黨政權接連垮台發揮了關鍵推動作用。

推動各國民主變革圓桌會議確保和平過渡

波蘭總統杜達表示,30年前開始的圓桌會議對波蘭發展起到了正面作用,更是波蘭歷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他說,當時執政的波蘭共產黨與民主反對派力量舉行圓桌會議,確保了波蘭能和平地從共產黨專制向民主體制和市場經濟過渡轉型。

杜達星期三在接受波蘭當地媒體採訪時還表示,1989年2月6日開始的波蘭圓桌會議不僅在波蘭啟動了民主化轉型,更推動了前蘇聯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的民主化變革,包括柏林牆倒塌和兩德統一,因為其他共產黨國家從那時起也紛紛仿效波蘭。

圓桌會議大廳向公眾開放

杜達一天前在總統府參加了為紀念圓桌會議30周年所舉辦的波蘭青年辯論活動的開幕式。這場辯論活動討論的主題是,圓桌會議成為波蘭當時推翻共產主義的唯一和平手段。

為紀念圓桌議會30周年,位於首都華沙市中心的波蘭總統府特別在星期三把30年前舉行圓桌會議的大廳向公眾開發。參觀者透過玻璃防護窗能看到當年舉行這次歷史性會議的圓桌,座椅,可感受到當年共產黨官員與反對派團結工會領袖坐在一起討論波蘭前途的氣氛。

多年抗爭共產黨最後讓步

俄羅斯政治學者特拉文說,東歐各國民眾對共產黨政權統治的不滿和憤怒由來已久,波蘭的抗議浪潮以團結工會為平台持續了多年,最終導致執政的共產黨政權讓步妥協。

特拉文認為,從今天的角度來看,波蘭圓桌會議是政治對話,解決國家政治危機的典範。因為波蘭圓桌會議的結果最終結束了持續多年的執政當局與反對派的對抗,導致波蘭實行民主化和市場經濟,也使波蘭最後重返歐洲,成為歐洲文明世界的一員。

各國仿效推動東歐民主化

時事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說,波蘭圓桌會議如同一枚炸彈在當時的蘇聯社會主義陣營中引爆。他說,波蘭圓桌會議後,匈牙利開放邊界,成千的東德民眾經過匈牙利前往西德,許多人甚至前往匈牙利的西德大使館尋求政治避難,這讓東德共產黨政權難以招架。

伊赫洛夫說,波蘭圓桌會議後,東歐共產黨政權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接一個倒台。

伊赫洛夫:“東德和其他東歐共產黨國家的民眾當時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為什麼非得要出國跑到西方世界,如果波蘭反對派和團結工會能取得成功,能逼迫共產黨政權舉行圓桌會議,他們也同樣可以仿效波蘭,讓民主在自己的國家中實現。因此,當年秋季後,東德、捷克斯洛伐克等東歐國家爆發了更大規模的要求國家實現民主化的抗議浪潮。”

團結工會合法和言論自由反對派出任總理

波蘭圓桌議會從1989年2月6日開始,持續到當年4月5日結束。圓桌會議簽署的協議提到波蘭實行民主化和政治多元,讓反對派團結工會合法,並實行言論自由。

圓桌會議後,波蘭在當年的6月舉行了自由議會選舉,反對派團結工會在選舉中大獲全勝,接下來產生了首屆由非共產黨人士,團結工會領導人馬佐維耶茨基所領導的政府內閣。

在這屆政府內閣中,波蘭共產黨雖然繼續擁有國防部長和內務部長等關鍵職位,但外交部長和其他10多名部長職位都由來自團結工會的活動人士擔任。

共產黨、反對派和教會出席圓桌會議

在圓桌會議舉行之前的1988年,團結工會領導波蘭反對派舉行了大規模的罷工和抗議活動。而蘇聯當時也在推動公開性和改革,這使波蘭共產黨無法指望蘇聯幫助解決國內政治危機。

總共50多人參加了圓桌會會議。出席者來自執政的波蘭共產黨,也就是波蘭統一工人黨,以及反對派團結工會。波蘭天主教會作為觀察員和中間人也派代表參加了圓桌會議。

反對派方面參加圓桌會議的包括團結工會領袖瓦文薩,以及瓦文薩的主要智囊和團結工會領導人馬佐維耶茨基。

改變立場共產黨關鍵官員最終醒悟

率領波蘭共產党參加圓桌會議的是當時的內務部長基什恰克。從80年代初起,基什恰克一直領導鎮壓反對派團結工會運動,他被認為是波蘭軍管期間鎮壓反對派活動主要負責人。

但基什恰克後來不顧黨內強大的反對聲音,他也是波蘭共產黨內最積極主張與團結工會對話和舉行圓桌會議的關鍵推手。許多政治分析人士和歷史學家們認為,正是因為基什恰克擁有十多年鎮壓團結工會,以及與團結工會打交道的經驗,這使他最終認為,光靠鎮壓根本無法解決波蘭的反對派活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