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澳前議員鄧森回憶與黃向墨過往:我完全是咎由自取

在與中共關係密切並影響澳洲的一系列舉動被曝光後,鄧森迫於壓力於2017年12月12日宣布辭去參議員職務並退出議會。

近日,親中共的富商黃向墨再次登上了澳媒頭條。有報道稱,其入籍申請被拒,PR也被澳洲政府取消。而前工黨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則在接受採訪時,透露了自己與黃向墨的交往過程。

2017年12月12日,澳洲聯邦工党參議員鄧森宣布退出國會,他早先被澳媒曝光曾涉嫌提醒這位中國富商反監聽。此外,他有關南海局勢的言論也曾引發巨大爭議。

《每日電訊報》報道稱,鄧森在接受採訪時透露,自己政治生涯的失敗完全是咎由自取。“我花了很多時間躺在床上思考,到底是什麼毀了我的政治前途。現在回想起來,我與黃向墨共進第一頓私人晚宴時,就該敲響警鐘。”

鄧森回憶道,自己當時與黃向墨在悉尼唐人街吃的第一頓飯,那個地方很特別,甚至沒有標識或店名,“他包下整個餐廳和我共進晚宴。”

鄧森說,“我那時28歲,剛剛就任新州工黨秘書長,有點傲慢,有點自負,總覺得自己很特別。”

報道稱,鄧森並不是第一個覺得自己“特別”的澳洲政客,而且,他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每日電訊報》新州政治編輯卡爾德維爾(Anna Caldwell)寫道,這只是這位被疑為是中共影響力代理人、政治獻金捐獻者討好澳洲政客高超、漸進和隱秘手段的一部分,它讓數百萬澳元流入了澳洲兩大政黨。

“兩大黨之間有拉攏政治捐款的‘軍備競賽’。當你有像黃(向墨)這樣準備支付數百萬澳元的捐獻人時,他的意見會被聽取。”這位前新州工黨總書記說道。

據《澳洲人報》報道,2013年至2016年期間,黃向墨為主要政黨和個別議會議員的競選活動進行了大筆捐款,包括在2014財年向聯盟黨捐款40.5萬澳元。

據澳洲選舉委員會披露,在此前的一年中,他向工黨提供了20萬澳元。並且還資助了由工黨前外交部長卜卡負責的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

此前,《悉尼晨鋒報》曾披露黃向墨的公司為時任聯邦參議員的鄧森支付了其個人法律訴訟費和差旅費,並於2016年6月,邀請鄧森參加了一個只對中文媒體的新聞發布會,在發布會上,鄧森表達了他對中共南中國海立場的支持,這與工黨的政策相悖。

在與中共關係密切並影響到澳洲利益的一系列舉動被曝光後,鄧森迫於壓力於2017年12月12日宣布辭去參議員職務並退出議會。

鄧森表示,目前澳洲外國捐贈禁令沒有徹底解決問題,他承認消除外國影響力的唯一方法是對捐款設置上限。

鄧森的婚姻也受到黃向墨事件的影響。他已確認與結婚八年的妻子分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