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澳前議員談與黃向墨交往始末 揭中共滲透

澳洲政府取消了中國富商黃向墨永久居留權的消息2月6日見諸澳洲媒體後,因黃向墨事件斷送了政治生涯的前工党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次日在《每日電訊報》的頭版,披露了二人的交往始末。為澳洲人了解中共代理人如何用金錢討好澳洲政客、實施其影響力的做法提供了機會。

鄧森表示,他與黃向墨的第一次接觸是在悉尼中國城一家沒有名字和招牌的私人餐廳。他原以為餐廳會擁擠不堪,但令當時28歲新任工黨總書記的鄧森吃驚的是,這間位於迪克森街(Dixon St)的餐廳整個被黃包了下來,用餐的只有他自己、黃和他的翻譯。

“他包下了整間餐廳和我共進晚餐,那時的我自負又傲慢,以為自己很特別,”他告訴《每日電訊報》。

《每日電訊報》的新州政治編輯卡爾德維爾(Anna Caldwell)寫道,這只是這位被疑為是中共影響力代理人、政治獻金捐獻者討好澳洲政客的有效、漸進和隱秘手段的一部分,他讓數百萬澳元流入了澳洲兩大政黨。

“兩大黨之間有拉攏政治捐款的‘軍備競賽’。當你有像黃(向墨)這樣準備支付數百萬澳元的捐獻人時,他的意見會被聽取。”這位前新州工黨總書記說道。

據《澳洲人報》報導,2013年至2016年期間,黃向墨為主要政黨和個別議會議員的競選活動進行了大筆捐款,包括在2014財年向聯盟黨捐款40.5萬澳元。

據澳洲選舉委員會披露,在此前的一年中,他向工黨提供了20萬澳元。並且還資助了由工黨前外交部長卜卡負責的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

此前,《悉尼晨鋒報》曾披露黃向墨的公司為時任聯邦參議員的鄧森支付了其個人法律訴訟費和差旅費,並於2016年6月,邀請鄧森參加了一個只對中文媒體的新聞發布會,在發布會上,鄧森表達了他對中共南中國海立場的支持,這與工黨的政策相悖。

在與中共關係密切並影響到澳洲利益的一系列舉動被曝光後,鄧森迫於壓力於2017年12月12日宣布辭去參議員職務並退出議會。

鄧森表示,目前澳洲外國捐贈禁令沒有徹底解決問題,因為“有著可以駕駛卡車通過的漏洞”,他承認消除外國影響力的唯一方法是對捐款設置上限。

目前兩大政黨都在審查他們是否應該歸還黃向墨的捐款。

鄧森的婚姻也受到黃向墨事件的影響。他已確認與結婚八年的妻子分手。

據《每日電訊報》上月的報導,鄧森因為捲入黃向墨的醜聞而被迫退出政壇不到一年,就與妻子疏遠了。他的妻子海倫(Helen)是工黨前總理霍克(Bob Hawke)前任顧問巴倫(Peter Barron)的女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安平雅澳洲悉尼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