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3/1前無川習會 學者:川普阻止中共拖延戰

美國總統川普(川普)2月7日表示,在美中貿易戰達成協議的3月1日期限前,他不會與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有學者認為,這徹底阻止了中共想拖延的目的,逼迫中共必須在限期內達成協議。

美東時間2月7日,在白宮當記者詢問是否在3月1日前與習近平會面時,川普回答:“不會。”當記者追問川習會是否可能在3月登場時,他說:“還沒有(決定),也許。”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只有當雙方達成協議後,川習會才可能進行。

他表示,美國人其實已經知道,中共的目的就是想拖延。“中共的策略一直是拖延戰術,它成功地拖了90天,下一步就希望拖2年,拖到川普的第一個任期之後,或者是拖6年,川普的兩個任期之後。這樣的話,川普下台後中共就有辦法了。”

他說:“川普現在跟中共表明,我不會給你那麼多時間,必須在一年之內就解決這些問題,並且每一步都是可核查、可執行的。川普就是一步步地讓中共意識到它無處可逃,必須拿出確實的辦法。”

美國財長姆欽周三(2月6日)證實,下周,他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將率團前往北京,舉行進一步的貿易談判。

中共立法不代表可執行

美國總統川普在周二(2月5日)晚間的國情咨文演講中表示,與中國達成的任何新貿易協議“都必須包括切實的、結構性的改變,以結束不公平的貿易行為,減少我們的長期貿易逆差,並保護美國的就業機會”。

貿易談判的核心是中共必須減少對國有工業的補貼,停止強制技術轉讓,並加強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據美國之音報導稱,中國侵略性的網路黑客行為也將被列入下周會談的議程。

香港城市大學教授鄭宇碩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主要的關鍵是,中美貿易戰不是貿易差的問題,中方願意多買美國的東西,這不是關鍵問題,這不能令美方感到滿意。”

對於中共將在3月5日人大會上通過的《外商投資法》,鄭宇碩表示,這雖然是一個讓步,但是“立法是表面上的、紙面上的,還是真能發生效力?這是有待進一步確認的。”

他說:“事實上香港的商人有同樣的經驗,他們經常提到的就是‘大門開,小門不開’,就是說(中共)在文件上有市場准入了,但是實際上你跑去(中國)做生意很多門都沒開,因此中間還有能不能執行的問題。”

謝田表示,中共制定了很多法律,也做出過很多承諾,“從2001年加入WTO以來做出過無數的承諾,都沒有兌現,所以才累積到今天的問題。”

他說:“現在美方的要求是在川普的第一個任期之內,(中共)要有確實步驟的,並且每一步驟都是切實可行的,可以核查的。一旦核查不通過,美國馬上25%的關稅就提高上去,美國要這種可以明確執法的步驟。這是現在最關鍵的一個癥結。”

2019年的“驚濤駭浪”

去年年底,習近平在其報告中曾提到“未來必定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什麼是習近平將面對的驚濤駭浪呢?

鄭宇碩表示,貿易戰對中國的經濟影響已經開始發酵了,“未來一個月要是中美不能達成協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逐漸放大。而且中間還有一個心理預期的問題,要是中美談判失敗,全面開啟貿易戰,那對中國經濟的打擊是相當大的。”

除了外部壓力,謝田認為,中國內部的壓力也非常大。“中國社會內部早就波濤洶湧了。民眾維權群體是一波,法輪功學員反迫害、退黨浪潮是一波,中國經濟的衰退是一波,房地產泡沫破滅、人民幣外匯貶值⋯⋯”

他說:“習近平所說的驚濤駭浪可能是低估的,因為所有國內的各種各樣的浪潮加起來,再加上來自美國貿易戰的浪潮,這對中共來說不是驚濤駭浪,而是滅頂之災。”

他提到,川普在國情咨文中明確向全世界宣告,美國抵制了社會主義在委內瑞拉的擴張,並且明確美國絕對不會走社會主義的路。

“川普反擊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整體全球戰略,現在一步步地越來越清晰。他不會放過這個迫使中共政權改弦更張的機會,並且現在美國朝野都很清楚,川普的壓力正在奏效,中國經濟已經遭受了重創,中共有極大的壓必須做出改變。我想這是對中共非常糟糕的一個信號。”

他說:“中共在劫難逃,就是已經把它逼到這一步了。現在就是在等‘子彈在飛一會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周慧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