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川普為何聲稱美國拒絕社會主義?

2月5日晚,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在眾議院發表的國情咨文演說中,再次提到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策的失敗、並誓言美國永遠也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一個多年來被稱為西方世界「例外」的資本主義堡壘,為何近兩年由總統頻頻表態拒絕社會主義?那是因為美國本土的社會主義力量已經由輕輕敲門演變為用鐵鎚砸門之勢。

川普在2月5日的國情咨文中強調,美國絕對不會走向社會主義。

2月5日晚,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在眾議院發表的國情咨文演說中,再次提到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策的失敗、並誓言美國永遠也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一個多年來被稱為西方世界“例外”的資本主義堡壘,為何近兩年由總統頻頻表態拒絕社會主義?那是因為美國本土的社會主義力量已經由輕輕敲門演變為用鐵鎚砸門之勢。

川普國情咨文深受歡迎

川普2019國情咨文的內容極為豐富,主題是陳述去年以來的內政外交業績,其中關於社會主義的一段話如下:

“我們與委內瑞拉民眾站在一起,支持他們爭取自由的崇高追求——我們譴責馬杜羅政權的殘暴,他們的社會主義政策把南美最富裕的國家變成了一個絕對貧窮和絕望的國家”,“在美國這邊,讓我們感到警惕的是那種要在我國施行社會主義的呼聲。美國的建國基礎是自由與獨立,而不是政府強制、主宰和控制。我們生而自由,我們將保持自由。今夜,我們重新堅定我們的決心,永遠也不會讓美國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演講至此,國會裡全體共和黨人與部分民主黨人起立鼓掌,相關視頻後的點贊非常之多。演講還沒結束,“We are born free and we will stay free”的車貼已經在網上熱銷。

因總統與民主黨無法就墨西哥邊境建牆經費達成協議之事,政府被迫關門一個多月,這一期間,美國民眾因沮喪而產生不滿。在關門結束前,皮尤研究所的一項民調顯示,只有18%的美國人相信國會“基本上總是”或“多數時間裡”能夠做出正確的事情,大多數對國會持不信任態度。

這場被眾議院有意推遲的國情咨文,因其務實,在美國民眾引發了極為熱情的正面反應。美國CNN與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發表的民調結果顯示,約有76%的受訪者有積極的反應。CBS的調查顯示的認同度更高:共和黨97%認同、獨立選民82%認同,民主黨30%認同。

國情咨文反對社會主義只是重申總統的立場。早在2018年10月,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EA)發布報告,題為“社會主義的機會成本”(The Opportunity Costs of Socialism)。概述了社會主義對宏觀經濟造成的機會成本損失,警告“社會主義”會對生活水平及聯邦預算產生嚴重負面影響,但當時引起的反響並不熱烈。11月中期選舉後當選的民主黨社會主義者議員近幾個月的表現,讓美國人產生了警惕。

美國社會主義勢力興起

我曾在《美國民主黨的國內“顏色革命”》中闡述了如下事實:2016年美國大選中,社會主義者桑德斯(Bernie Sanders)橫空出世,而且贏得眾多年輕選民的追捧,與歐洲青年普遍左傾一樣,美國青年的思想也偏左。

2018年11月,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和民調公司YouGov發布一項調查,該調查共詢問了2100名不同世代的美國人,讓他們回答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等問題的看法。

根據調查,52%的美國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46%),超過希望生活在資本主義國家(40%)的人。一小部分年輕人希望生活在法西斯主義社會,還有6%的年輕人認為共產主義是最佳選擇。這些信仰社會主義的青年一代,基本集中在民主黨。

2018年7月3日,《紐約時報》曾發表一篇《民主黨正在社會主義化嗎?》,文中引述一項調查,在18~34歲的民主黨人當中,61%的人對社會主義持正面態度,這些人是民主黨內的極端進步主義者。

當年桑德斯的支持者組建的“全新國會”(Brand New Congress),其成員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斬獲頗豐,二十多位社會主義者進入美國國會。他們通過CNN、CBS與《紐約時報》等媒體的持續宣傳,不僅未讓大多數美國人產生對社會主義的嚮往,反而產生警惕。

民主黨新星亞歷山德莉亞·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所在的紐約14選區,是低收入者、難民、非法移民雲集的犯罪高發區,她大力宣傳她的社會主義政策綱領——“一個基於大眾對資源和生產的控制、經濟規劃、公平分配、女權主義、種族平等和非壓迫關係的人道社會秩序”,因而當選。

AOC當選後,努力宣傳自己的社會主義政綱,先是提出金額高達40萬億美元的全民生活免費計劃(美國2017財年的財政收入共3.25萬億),讓美國立刻實現社會主義;12年內把美國污染氣體排放量降低到0%,美國成為全球唯一不使用石油等化石燃料國家。

今年1月6日,她在CBS的“時事60分”節目中對主持人說,可以對美國富人徵收高額稅收,比如對年收入1000萬美元以上的人徵收“60%至70%”的稅。這個說法立即引起美國媒體的討論。支持者認為,這的確可以給美國帶來數以萬億計的財政收入,可以用來促進社會進步。反對者則一片譏嘲之聲。

民主黨的內部分裂

近年來,美國民主黨越來越不關心做蛋糕及本土白人中產及藍領利益,只關心分蛋糕并力主全球化、無限制接收非法移民。

今年該黨共有十餘位2020大選的參選者,他們在造勢活動中盡情展示了身份優勢(比如自己是印度裔與拉丁裔混血、非裔等)、LGBT的“性別優勢”與政治理想優勢(歡迎非法移民、全民醫保等)之後,讓本黨過半選民看到了2020勝選無望。

據NBC在2月4日發布的消息,在民主黨選民的最新民調中,有56%的民主黨選民希望選出能夠擊敗川普的挑戰者做總統候選人,價值觀排在第二位;有33%的民主黨選民認為價值觀必須作為候選人的優先考量,還有10%認為需要選出有正確價值觀且能擊敗川普的總統候選人。

2月4日,皮尤研究中心調查了美國人當前最關注的國家議題,位居第一的是經濟,七成受訪者表示這應是總統和國會今年最優先處理的問題。四成受訪者認為美國經濟狀況在川普總統上台後有所改善。緊隨其後的大眾議題是健保花費、教育、反恐、社會保障和醫療等,67%以上民眾表示,這幾項議題是應該優先處理的事務,民主黨拚命捍衛的非法移民權益問題,基本不在大多數美國民眾關心的優先項目之列。

民主黨的金主有不少跨國公司。這些公司的CEO對AOC向富人徵稅70%實現社會主義的主張很反感。Dell首席執行官邁克爾·戴爾在2019年達沃斯論壇上公開表示,對全國最高收入者徵收70%的稅率的建議,無助於美國經濟增長。並表示他願意用同樣的錢成立基金會,“我覺得自己來分配這些捐款,比我向政府提供同樣多的資金更為有效”。

美國本土利益與全球化理念的衝突

美國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在理念上的區別,其實是美國保守價值觀與自詡“進步主義”的全球化觀念的區別,共和黨希望本國利益優先,有餘力時再盡國際義務;民主黨的基本盤當中有不少是移民與非法移民,因而堅持認為他國窮人利益優先,罔顧本土的國土安全及國民利益。眼下,兩黨的衝突主要體現在對非法移民的態度上。

共和黨歡迎通過合法管道進入美國的移民,因為這些人受過教育、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對美國發展有正面作用。民主黨則希望敞開國門歡迎所有想來美國的人,包括每年十幾萬由父母交由人口走私集團帶進來的未成年人。

根據美國移民改革聯合會(FAIR)2017年的數據,當年用於非法移民的財務負擔接近1350億美元。2016年5月,華府保守智庫“移民研究中心”(CIS)公布了有關移民花費的報告,平均每個移民家庭每年享受的聯邦福利六千多美元,比美國本土貧困家庭享受的現金福利高出33%,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高出44%,糧食補助高出57%,居住福利大致相同。

早在2016年,科爾尼諮詢公司(A.T.Kearney)與NPD集團(NPD Group)共同進行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61%的受調者認為不斷湧入的移民會危及美國。

今年,總統與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在建牆費用上的衝突,大多數美國選民支持總統。2月6日,CBS調查顯示,針對川普在國情咨文演講提到建邊境牆防止非法移民是“道德責任”這一說法,有72%的人贊同,僅有28%的人表示反對。

Fox新聞網的評論員最近批評:民主黨對非法移民的關心程度高於他們對美國公民的關心(Democrats more concerned about helping illegal immigrants than American citizens),更多的人譏評:民主黨已經成為非法移民黨(Democrats: The party of illegal immigration)。

目前,美國的利益棋盤顯得相當混亂:川普為美國利益而戰,跨國公司的高管們只考慮他們的盈利;川普的支持者多是美國本土主義者,支持民主黨的美國跨國公司與主流媒體都是堅定的國際主義者;川普主張為企業減稅,而跨國公司支持的民主黨中的社會主義派別卻要向他們徵收重稅。民主黨的政治家、學者、傳媒已經不能理解這個由他們多年打造的美國,認為這是美國人不夠“進步”的表現。

以上,就是川普總統重申拒絕社會主義、堅持美國優先的社會背景。

何清漣: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居美國,來美前曾任職於中國大學與媒體。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代表作有《人口:中國的懸劍》、《現代化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政府控制媒體策略大揭秘》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澳洲SBS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