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剽悍女「騎馬」

我所在小鎮人多地少,那年月,許多家庭糧食都不夠吃,為活命,不得不偷偷摸摸地做點小生意。

同年級一位同學,姊妹六個,加上他父親母親和奶奶,全家有九口人,就他父親一個棒勞動力,生活十分困難,常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他父親就在農閑時,或趁著晚上外面人少的時候,從東山往縣城裡的建築工地拉石頭,賺點錢養家糊口。結果還是被造反派發現了。

公社造反派說他搞“投機倒把”,走資本主義道路。這位同學的父親比較倔強,當面跟造反派頂撞起來。

公社裡的造反派一時拿他沒轍,因為他是貧農出身,根正苗紅,又沒有什麼劣跡。怎樣才能把他收拾服帖?造反派冥思苦想,終於想出了辦法,決定給他戴“壞分子”帽子。

公社裡的頭頭就到我們生產大隊召開群眾大會,當眾宣布給這位同學的父親戴上壞分子的帽子。從此,他就經常跟地、富、反、右一起被揪斗、遊街、坐“噴氣式”。

一次,在開完批鬥會後,又給這些人駕飛機,遊街示眾。

鄰村的一個年輕姑娘,我們叫不出來的她的名字,但都認得,她是她們大隊里的“毛澤東思想宣傳員”,也就是演員,經常到我所在的小鎮演戲。

女造反派個子不高,但長得圓滾滾的,足有一百四、五十斤重。她跑上來,說我同學的父親不老實,就抓住同學父親的頭髮用力往下摁。這位同學父親脾氣確實有點犟,不願把頭垂得很低。

女造反派就聲色俱厲地對同學父親說,早就知道你是匹不服管教的烈馬,今天就叫你見識一下老娘的手段,非馴服你不可。於是,她一聲招呼,她同村裡上來了兩個男造反派,一起用力把同學父親的頭按下去。這女造反派,奮力一跳,騎到了同學父親的頸脖上,就像騎馬一樣,兩手揪住同學父親的頭髮,兩個小夥子在旁邊扶著。

把人當馬騎,並且是被年輕女性騎,在現實中誰也沒有見到過,這成了當天頭號新聞。於是,小鎮上許多人都跑出來看是哪個女人這等剽悍、粗野。

然而,這女造反派毫無羞恥和善良之心,對著起鬨的人群竟大放厥詞:對壞人不能溫良恭儉讓,不能心慈手軟,要拿出狠勁。一直到遊街完畢,這女人才從同學父親頸脖上跳下來。

文革後期,造反派已失勢。這女造反派也許擔心報復,也許是良心發現,小鎮上的人再也沒見到過她的身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