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鄭純清:光明與黑暗的較量

詩歌

要學會與黑暗和解,

網紅老師如此開導:

當你與黑暗和解的時候,

黑暗已經不那麼黑了①。

聽像被姦汙腦殘者,

自干五式學哼老鴇調。

黑暗方有多麼黑暗,

恐怕人很難想像到。

若這樣與淫棍和解,

強姦變成溫馨做愛。

共產共妻超限性福,

痛苦轉為縱慾痛快。

人不過是高級動物,

何不解開道德腰帶?

儘管黑暗越發黑暗,

卻再也感覺不出來②。

若這樣與強盜和解,

搶劫變成領導理財。

共產主義天堂夢美,

失落轉為渴盼期待。

財產只是由其分配,

你享受主人的慷慨。

任由黑暗越發黑暗,

自拔之念卻被深埋③。

而光明與黑暗之間,

和解根本就不存在。

只有黑暗冒犯光明,

才會玩弄和解之牌。

紅魔末日所言和解,

無非任由黑暗吞埋④。

然而不過是在哀鳴,

因為已看不見未來。

若反向將黑暗排解,

教強姦者贖罪從良。

讓浪子真的回過頭,

那將會是什麼景象?

但前提是良知蘇醒,

自己返回正常路上。

如此黑暗更顯黑暗,

而光明則更顯明光。

若反向將黑暗排解,

教搶劫者洗手金盆。

讓非人真從新做人,

那將會是什麼氣氛?。

但前提是還清欠的,

自己動手克儉克勤。

如此黑暗更顯黑暗,

而光明則更顯光明。

這並非不可能之事,

在美國已經是現實。

罪犯被教化成聖徒,

毒販被提升為牧師。

那是相信救贖之國,

永遠不搞社會主義。

特郎普的國情咨文,

信仰之本神采奕奕⑤。

光明黑暗間的選擇,

問題本來非常簡單。

與黑暗和解意味著,

黑暗多麼貪婪兇險。

光明看似柔弱軟綿,

而黑暗卻難久遮掩。

創世主正扭轉乾坤,

光明在前永遠燦爛⑥。

註:

1、據大紀元2019年02月05日訊,日前,復旦大學網紅教師一段“與黑暗和解”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引髮網民聲討。隨後,這名教師發表聲明,指出網民斷章取義,把“黑暗”狹義化。那麼,為何一句“與黑暗和解”引起軒然大波?

2月1日,網民阿麒在推特上發布一段視頻,視頻長段10秒鐘,內容是復旦大學副教授陳果在給她的學生上思想政治理論課時講到的一段話,她說:“學會與黑暗和解,當你與黑暗和解的時候,黑暗已經不那麼黑了。”

阿麒在對陳果這段話的評論中寫道:“學生會幹部出身的陳果,使用柔性維穩手段,讓大家跟奴役、剝削、迫害、腐敗等黑暗和解。”

2、《九評共產黨》之九:“正是這種為了黨的利益不顧一切的原則,中共以邪教的運作方式扭曲了中國社會,在人類社會造出了一個真正的另類。這個另類和任何國家、政黨、團體都不一樣。它的原則是無原則,在它的微笑背後沒有誠意可言。不過善良的人們理解不了中共,因為他們按人類通行的道德標準推測中共,無法想像竟有那麼流氓的一個東西,代表著一個國家。黨以這樣的‘中國特色’躋身於世界民族之林。‘中國特色’是‘中共流氓特色’的縮寫。”(大紀元2016年05月19日)

3、“糞坑文化”:“中共在破壞傳統文化的同時,代之以國教化的邪教,在封閉環境下給中國人洗腦。八十年代以後,國門打開了,但是中共並不想把海外的主流文化展現給中國人,反而引進了大量西方、日本、港台不好的東西。中共通過對網路、衛星電視、出版物的封鎖,控制什麼樣的東西讓中國人看到,什麼樣的要屏蔽在外。性解放、黑社會、西方的變異生活方式等等被有目的地引進中國,加上中共的黨文化,各種污穢骯髒的“文化”開始沉澱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之內。這造成了黨國的文化環境如同一個很久沒有清理的糞坑,進的都是穢污。這個糞坑文化是一個封閉的體系,隨著時間的流逝,沉澱了原教旨共產主義、經過多次混合變形的黨文化、中共有意搜集散播的中國歷史文化中的各種糟粕、西方的變異生活方式等等,這些穢物隨著時間的沉澱和發酵越來越厚重,使人更難以擺脫。”

“這個封閉的糞坑文化對人侵蝕力很大,只有極少數有條件的中國人能夠親身體驗外面的世界,或者通過各種手段了解各種真相,能夠相對污染得輕一些。大多數的中國人不可能擺脫這個糞坑文化,從出生到成年的漫長歲月中,都被迫在這個糞坑文化中生活,不能接觸正常的人類社會和真正的傳統文化。”

“這使得很多中國人的判斷力、智慧、思想以及視野,都跳不出這個糞坑文化的範圍。沒有普世價值和傳統文化的參照,使很多中國人喪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和從道德角度進行獨立思考的勇氣;其一切思想行為價值觀等等,都以糞坑文化里的標準為參照,不知道人還有作為人的真正生活方式。他們一旦跨出國門,面對揭露中共邪惡、鼓勵中國人退黨、團、隊的義工,甚至無法理解這些人的動機,不相信有人不為名利,冒著嚴寒酷暑、甚至被人白眼地傳播真相是完全出自良心和信念。”

“當代中國人身上的種種惡劣習氣,很大程度上是被中共創造的這種封閉的糞坑文化所反覆循環薰染造成的。‘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因為長時間浸泡在這樣的環境中,很多人對此渾然不覺,甚至樂此不疲,根本無從想像不同的社會文化,更不要說清洗破除中共的糞坑文化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以“恨”立國國已不國(下),大紀元2017年12月05日)

4、“人類走過了漫長的歲月,創造了無數的輝煌,也經歷了數不清的挫折和災難。回顧歷史,人們會發現,社會道德高尚會帶來政治清明、經濟發達、文化繁榮,民眾安居樂業;而道德墮落則會帶來國家的衰亡甚至文明的毀滅。”

“今天的人類再一次走向了物質文明的高峰,但也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這就是共產主義的興起和肆虐。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不是建立地上‘天國’,而是毀滅全人類。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和低層空間的各種敗物構成。出於恨,它屠殺了超過一億人;出於恨,它破壞了幾千年的輝煌文化;出於恨,它肆無忌憚地敗壞人類道德。共產邪靈在東西方同時布局,在不同國家裡採用了不同的策略。在東方暴力殺戮、強迫世人不信神的同時,它魔變、滲透西方,引誘世人遠離神、背叛神,走的是另一條毀滅人類之路。”

“共產邪靈集合了人世間的各種負面因素,通過共產政權、共產黨組織、魔鬼的同盟軍、同路人、代理人等等,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勢力,操控和滲透了社會的各行各業、各個層面。政治、經濟、法律、教育、媒體、藝術和社會、文化等諸多方面,不知不覺間都淪陷於邪靈的魔掌,令人觸目驚心。人類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28)》結束語,大紀元2018年12月27日)

5、“中共幾十年的洗腦和鎮壓,已經把它的那些思維方式、善惡標準壓入了中國人生命的深層中,以至於我們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並認同了它的歪理,並成為了它的一部分,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識形態基礎。”“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甦我們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順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的必經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這條道路是否能夠走得平穩、和平,取決於每一個中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九評共產黨》之九結語)

“就在幾周前,兩黨共同開創刑事司法改革。去年,朋友告訴我愛麗絲·約翰遜(Alice Johnson)的故事,我深受感動。1997年,愛麗絲被判終身監禁,成為首位非暴力毒品罪犯。在接下來的二十年,她成了監獄牧師,激勵其他人選擇更好的人生道路,她對囚犯有著巨大的影響,而且還不僅止於此。”

“愛麗絲的故事突顯了刑事判決可能存在的差異和不公平,以及糾正這種不公正的必要性。她服刑將近22年,並且她的餘生可能都將在獄中度過。”

“去年六月,我減輕了愛麗絲的判決,她今晚和我們在一起。愛麗絲,謝謝你提醒我們,我們總是有能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當我看到愛麗絲美麗的家人在監獄大門迎接她,大家在一起擁抱、親吻、流淚及歡笑時,我知道我的決定是對的。”

“受到愛麗絲故事的啟發,我的政府與兩黨議員密切合作,最終將《第一步法案》(First Step Act)入法。這項立法改革了刑事判決法律,這些法律不當且不成比例地傷害了非裔美國人社區。《第一步法案》給予非暴力犯罪者重返社會的機會,使其成為有用且守法的公民。現在,全國各州都在仿效我們,美國是一個相信贖罪的國家。”

“今晚來自田納西州的馬修‧查爾斯(Matthew Charles)也和我們在一起。1996年,時年30歲的馬修因為販賣毒品及其它相關罪行而被判處35年徒刑。在接下來的二十年里,他完成了30多個聖經研究,成為一名法律助理,並且還教導其他囚犯。現在,根據《第一步法案》,馬修成為第一個被釋放出獄的人。我代表所有美國人向馬修致意:歡迎回家。”

“支持委國人民追求自由美國絕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兩周前,美國正式承認了委內瑞拉的合法政府以及臨時總統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

“我們支持委內瑞拉人民對自由的崇高追求,我們譴責馬杜羅政權的野蠻行徑,他們的社會主義政策使這個國家從南美洲最富有的國家轉變為赤貧和絕望的國家。”

“在美國,我們對在我國實行社會主義的新呼聲感到震驚。美國建立在自由和獨立的基礎上,而不是政府的脅迫、統治和控制。我們生來就是自由的,我們將保持自由。今晚,我們重申我們的決心,美國將永遠不會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第二個國情咨文演講(摘自2019年02月07日大紀元)

6、“中國雖然集中了共產邪靈最主要的力量,但千千萬萬中國人在堅持信仰和普世價值,和平抵抗共產暴政;在《九評共產黨》引發的‘三退’(退出共產黨、團、隊組織)運動中,三億多人勇敢選擇從精神上脫離共產枷鎖。這種個人發自心底的選擇,正在解體共產黨於無形。神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中國的執政者和其他掌握權柄的人,如果有意解體中共,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會在最後的過程中遭遇中共解體所帶來的一切災禍、魔難。”(《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28)》結束語,大紀元2018年12月27日)

“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九評共產黨》開啟了中國的“三退”大潮,數億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這是中國人驅除共產邪靈附體的自救之舉。人只要主動“三退”,神就會將邪靈附體瞬間清除,這個生命就將屬於未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

有關資料顯示,截止到2018年3月23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聲明“三退”總人數突破三億。截至2019年2月9日,三退人數已超過三億二千六百多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