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攔截劉鶴 訪民白節敏獲保釋 訴說中共迫害

劉鶴訪美期間,多位訪民攔車喊冤,只有上海訪民白節敏意外被警方逮捕。近日,他已獲保釋,並表示他截車的原因和動力,是因為中共殘酷的政治迫害。目前,他與太太和兒子都失聯了。

左圖為白節敏在紐約中領館前抗議,右圖為白節敏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抗議中共政府人身迫害。(本人提供)

劉鶴訪美期間,多位訪民攔車喊冤,只有上海訪民白節敏意外被警方逮捕。近日,他已獲保釋,並表示他截車的原因和動力,是因為中共殘酷的政治迫害。目前,他與太太和兒子都失聯了。

白節敏告訴大紀元記者,2月5日舉行了聽證會,他於6日獲得保釋。因為中國有攔轎告狀的傳統,美國政府也理解這些在中國大陸遭受嚴重迫害、逃亡美國的冤民。

白節敏說,當日劉鶴從貿易大廈出來,他近距離隔著警戒線,喊劉鶴的名字,“劉鶴,我是白節敏,我有冤!我有信給您,請您接受我的冤情信!”劉鶴回頭看了他一眼,前呼後擁鑽到車裡面去了。他衝過警戒線,想要喊停他,但是劉鶴沒有停車。

他說,“衝上去是有一種力量、一種憤怒的心情。中共領導人來了,本身我有冤屈向他訴說。我們在國內窮盡上訪的途徑,還遭受打壓,差點命都沒了。”

據介紹,2016年9月,白節敏在華爾道夫酒店門口成功攔截了李克強的車,當時他被指控“違反交通法規”,被罰在法院掃地6個小時;2019年1月30日,白節敏衝過警戒線攔截劉鶴的車隊,特勤局的一名警察用力過猛,造成膝蓋骨斷裂,白節敏亦受輕傷,被當場逮捕。

這次他被指控“襲警”,但法官沒有採納,認為警察受傷不是他故意造成的,相信他不會危害社會,律師也對他表示同情。

白節敏強調,“敢於攔車告狀的,沖在前列的,百分之一百以上是因為冤屈驚人。共產黨罪行累累,滔天罪惡,冤屈就是動力。”

事業遭破壞經濟受封鎖

白節敏原是上海商人、中共高級現役軍官的家屬。由於白節敏的太太是空軍一個涉密部門的負責人、上校軍官,又是技術骨幹、工程師。共產黨懷疑他有間諜傾向,對他嚴密監控,客戶都不敢見他,導致其生意上經濟損失很大。

白節敏認為是自己“政治上不過硬,出身也不好”。他的外公是國民黨時期的鄉長,被中共打為反革命;再加上他曾在日本經商、生活了幾年,每年要出國旅遊考查。

“拓展業務、尋找商機、投資賺錢,這很正常的。但是他們認為你不正常。因為一個軍隊裡面的涉密部門的人員,家屬是不允許出國的。”他說。

2010年,上海開世界博覽會期間,一天早上他到路邊洗車,一轉身取機油的功夫車裡的公文包就不翼而飛了。他要在世博會期間跟客戶談生意的合同、交付的很多訂金、商業機密全部被偷走,生意也泡湯了,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

公文包被偷之後,又發生了咬耳朵事件。

白節敏在上海市信訪部門附近的“民主角”談天,被一個公安的線人、保安上來就咬他耳朵一口,咬掉了一大塊。“中國人講不聽話揪你耳朵,意思是你不聽黨的話!”

白節敏在國內公司有合資股份,還搞多種經營,房產投資、股票、證券、外匯期貨等,但是中共對其實施經濟封鎖,他的房子都賣不出去。

比如,上海有一套別墅,當時的市場價是400多萬人民幣,他300萬、250萬都拋不出去,這時他已經知道被監控了,他很生氣,卻也沒辦法。最後終於以180萬的價格賣掉了。

他說,“當時沒辦法,因為其它資金要轉動。它就這麼搞你。在中國大陸沒法做生意了!收稅還收了十幾萬,到手就160多萬。”

從此,白節敏成為萬千訪民中的一員。他也成了重點“維穩對象”,一到敏感日,就被限制人身自由。

他說,“在國內上訪沒有用,對我的監控、迫害不但來自於地方的安全部門,還來自於軍隊裡面的安全保衛部門,聯手對我監控、打壓,我一個人怎麼承擔得了?”

2013夏天,白節敏辦完事回到車上,口渴拿起車上的水杯喝水,不久就難受得不行了,被太太送到醫院。醫生說,“再晚到10分鐘,神仙也救不了你。”

白節敏說,“如果找到蛛絲馬跡的證據,他們就會無限放大的;現在是一點點證據都沒有。最後一招兒就是把我毒死,目的是形成白節敏畏罪自殺(的假象)。”

他分析,“他們的動機,就是把我打造成一個間諜。如果我是軍事間諜,他們就都立功了,全部升官發財。他們貪得無厭,共產黨的官員貪婪到什麼程度?!想盡辦法,在我身上製造冤假錯案。”

家庭被拆散與妻兒失聯

白節敏說,“當我知道共產黨在迫害我以後,我主動跟太太提出離婚,她死活不願意,鬧到我母親那裡。”

“為了我的事情我太太連官都沒有了,負責人都沒有了,還在軍隊里服役,但是主要的職務已經沒有了”,他說,“她也很反感我到北京上訪,吵架說我拖她後腿,她是有上進心的人,要往上升職,升為一個女將軍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其實我是真心地打動了我的太太,我們是經朋友介紹的,從相識、相知、戀愛到結婚,我們感情很好。其實,自從我跟我太太相識以後,就已經被監控了。”

“他們認為,你是不是在國外受過培訓?怎麼會認識她的?只有特務才能做得到。共產黨始終不相信愛情,我的婚姻沒有自由過,我在中國大陸沒有享受到婚姻自由的權利。”

2016年初,他的太太向法院提出了離婚申請,“我想我太太到現在……軍隊不同於地方,是全軍事化,一切行動聽指揮,叫你離婚就離婚。我太太也沒辦法。”

“現在雪上加霜”,他說,“就從2016年攔截李克強的車以後,我們就失聯了。”

2018年11月14日,白節敏上移民法庭,通過了政治庇護;第二天,上海市法院做出離婚判決。白節敏認為這是密判,因為他找法官溝通被掛斷電話,判決書也沒有寄到他在上海的所在地。

“不但太太失聯,兒子都跟我失聯了。”他說,“我打通我丈母娘(兒子由我丈母娘帶)的電話,我的孩子呼喚‘爸爸爸爸’,我想跟兒子說句話,每當我啟口要跟兒子說話的時候,‘啪’電話就掐斷了。”

白節敏說,“所以這次我也抗議華為,因為我在國內被共產黨監控包括投毒,設備、系統都由華為提供,華為是共產黨的幫凶。”

中共是恐怖組織

白節敏說,“我到北京上訪不下20、30次,到上海市政府不下100次。上海市政府弄虛作假,說我越級上訪。我的問題不但沒有解決,還被不斷加重迫害。”

白節敏的訴求,從普通的維權上升到對中共體制的憎恨。他說,“共產黨真的就是一個幽靈,是一個恐怖組織。中共貪官不講人權,什麼事情都能幹出來的,是人權的劊子手、反人類的。”

2016年3月到紐約後,白節敏風雨無阻每天去聯合國前打橫幅。他的橫幅上寫著:“打倒邪惡的、變態的、腐敗的共產黨”、“把共產黨趕出聯合國”。

他說,“不平反不要緊,但是不能不讓我申訴、抗議。‘中共倒台是全人類的大喜事’,跟共產黨沒道理講,誰跟它講道理誰倒楣,共產黨騙了你還讓你說它好。”

他強調,共產黨不可能通過自身改良變好,它實質就是邪教。現在國內老的冤假錯案堆積如山,新的冤假錯案層出不窮,沒有一個可以解決的,反而大量製造冤假錯案,因為這是共產黨最後的瘋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