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蘇聯對波蘭人的鎮壓——二戰前的「波蘭行動」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三部分 另一個歐洲:共產主義的犧牲品(33)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第19章波蘭,一個敵國

波蘭是遭受蘇聯統治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這一境況的背景是,參與策劃蘇聯早期恐怖活動的一個主要人物捷爾任斯基(Feliks Dzerzhinsky)是波蘭人,還有很多在蘇聯特色恐怖組織,例如“契卡”(肅反委員會,Cheka)、國家政治保衛總局(OGPU)和內務人民委員會(NKVD)里工作的也是波蘭人。有幾個原因造成了波蘭作為一個“敵國”的特殊地位。其中有些與蘇聯政權相關,有些則可以歸結到俄羅斯人和波蘭人之間由來已久的敵意。因此,這場衝突的由來既源於遙遠的過去,也源於蘇聯歷任各種領導人──尤其是斯大林──對波蘭及其國民的不信任。1772年至1795年間,波蘭三次被瓜分,每次沙皇俄國都佔了最大的份額。波蘭人在1830年和1863年兩次起義抗俄,但兩次都被暴力鎮壓。此後,愛國主義和對外國的抵抗──無論是俄羅斯人還是普魯士人──都是以貴族和天主教神職人員為核心力量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隨著德國、沙俄和奧匈帝國這三個佔領波蘭超過一個世紀的帝國的崩潰,歷史給了波蘭一個獨立重生的機遇。但是,以皮爾蘇斯基(Jozef Pilsudski)領導的志願軍為主力的獨立運動,馬上與莫斯科發生了衝突,因為對蘇聯來講,要把革命擴展到德國就必須要能控制得了華沙。

1920年夏天,列寧的紅軍對華沙發動了進攻。波蘭全國範圍內的抵抗化解了這一盲動。1921年,蘇聯被迫簽署了對波蘭有利的《里加條約》。斯大林自己的粗心大意造成了紅軍的失敗。他永遠沒有忘記這次侮辱,也沒有放過那些批評過他的人,包括當時紅軍的領袖托洛茨基(Trotsky)、前線部隊指揮圖哈切夫斯基元帥(Tukhachevsky)。1921年的事件給蘇聯領導人,特別是斯大林,提供了一個構建惡意的框架,針對著波蘭、波蘭人和為波蘭獨立著力奮鬥的貴族、軍隊和教會。

無論是否是蘇聯公民,波蘭人都在各方面遭受了斯大林主義的恐怖:間諜罪、反富農化、反教權、民族和種族清洗、“大清洗”、邊境地區和紅軍內部的清洗、幫助波蘭共產黨掌權的“平息”行動,以及其它恐怖主義的其它所有形式,包括強制勞動、處決戰俘和大規模驅逐被稱為“社會危險因素”的人群。

波蘭軍隊組織和NKVD的“波蘭行動”

到1924年,根據《里加條約》將波蘭人遣返回國的行動結束,儘管在蘇聯境內仍然有110萬到120萬波蘭人。他們其中絕大多數生活在烏克蘭或白俄羅斯,在那裡至少80%的波蘭人是從17和18世紀波蘭開始在那裡殖民以來就遷居到此的農民。此外,在基輔和明斯克等大城市裡還有人數相當多的波蘭人社區。俄羅斯共和國境內另有20萬波蘭人,主要是在莫斯科和列寧格勒以及高加索和西伯利亞地區,包括有數千名流亡的共產黨人及數量相當的參加過革命和內戰的人。其餘的則是世紀初搬到那裡的經濟難民。

兩國之間儘管有簽署和平條約和建立外交關係,但緊張局勢仍持續存在。鑒於1920年的波蘇衝突的規模、(蘇聯)堅信“無產階級的堡壘”正受到帝國主義者的攻擊,很多在蘇波蘭人對自己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並不特別感到奇怪。僅1924年至1929年間,就有數百波蘭人被槍決,儘管實際上只有少數幾人確實在從事間諜活動。在蘇聯反宗教運動中,數百名天主教徒受到迫害、數十人被槍殺或失蹤。儘管與對俄羅斯東正教會的鎮壓規模相比,這些鎮壓似乎微不足道,卻導致了一個為數十萬波蘭農民提供社會、文化和精神生活基礎的教會的消失。

這些農民是集體化的受害者。根據當時用的官方分類標準,其中20%被定為富農(kulaks),更多的被定為中農(subkulaks)。在烏克蘭,波蘭人反抗得很兇,官方不得不動武。根據當時粗略的估算,僅在1933年,波蘭人居住地區的人口減少了25%左右。在白俄羅斯,波蘭人農莊的集體化則不那麼野蠻。

除了鎮壓“波蘭間諜”,鎮壓的邏輯很明確──這是當時既定的“階級鬥爭”的一部分(即集體化和反宗教運動)。但隨著集體化的進行,另一種形式的鎮壓又來了:1933年8月15日至9月15日之間,當局逮捕了大約20名波蘭共產黨人,其中大多數都是流亡者,包括波蘭共產黨(KPP)政治局的一名成員。緊跟著,逮捕浪潮隨之而來。所有這些人被指控參與了一個“波蘭軍事組織”(POW)的間諜和破壞行動。

波蘭軍事組織(POW)是1915年由皮爾蘇斯基成立的一個反抗奧匈帝國和德國的地下組織。1918年至1920年間,POW在內戰肆虐的地區,主要是烏克蘭,進行了偵察任務,但是在1921年徹底停止了活動。其大多數成員都是左派分子,許多人屬於波蘭社會黨,有部分則離隊成立了共產黨。1933年,POW基本已不復存在。然而一些波蘭人(包括著名先鋒派詩人Witold Wandurski)被捕,被指控為POW成員。其中幾人被判處死刑並立即執行,另一些在獄中死亡。還有一些在獄中倖存下來的人後來在“大清洗”期間也被槍決。

幾年下來,這個有關POW的事件在波共(KPP)內部製造了矛盾。被指為POW煽動分子像被指為托派分子一樣糟。更重要的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OGPU)(即後來隸屬內務人民委員會[NKVD]的國家安全主管局)開始收集製作在蘇聯政府、共產國際和安全部門工作的波蘭人的詳細文件和記錄。作為補充的還有生活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所謂的波蘭自治地區的波蘭人的名單。這兩個區一個是1925年在烏克蘭成立的“尤里安‧馬爾赫列夫斯基(Julian Marchlewski)”區,以在當年去世的一位KPP創始人的名字命名;另一個是1932年在白俄羅斯成立的“捷爾任斯基”區。這兩個區都有自己的地方政府、報紙、劇院、學校和出版社,是蘇聯境內的“蘇—波人”飛地。

1935年9月,在明斯克、基輔和莫斯科又發生了新一輪的抓捕,旨在正式徹底終結可能的POW網路。同時開始的還有解體波蘭自治區。在1936~1938年間的“大清洗”中,NKVD里的波蘭人官員開始被抓捕,直至安全架構里的最高層,隨後向下層更加擴大。在1937年6月蘇共中央的一次全會上,NKVD的領導葉若夫(Nikolai Ezhov)確認POW“滲透到了蘇聯的反特和情報機關”,NKVD“已經粉碎並清算了最大的波蘭間諜團伙”。數百位波蘭人,其中很多是KPP的負責人,在當時已經被捕,而針對他們的虛假指控也通過在酷刑下獲得的口供而坐實。

在1937年夏天,NKVD開展了對新的針對國內少數族裔的壓制,包括德國人並延續到波蘭人。葉若夫在8月11日簽署了第00485號行動命令:

我命令:

1.從1937年8月20日開始一項重大行動,目的是完全消滅所有本地的POW組織。特別要針對的目標是負責顛覆、間諜活動,在工廠、通訊機關、國營農場和集體農莊里搞暴動的人員。這項任務要在三個月內進行,就是說最晚在11月20日完成。

2.如下情況可以批捕:

a.在調查中發現的至今尚未被確認的POW組織最活躍成員(見附件名單)

b.所有仍在蘇聯境內的波蘭戰俘

c.所有波蘭難民,無論是何時抵達蘇聯的

d.所有與波蘭有聯絡的政治移民和政治犯

e.前波蘭社會黨黨員和其他反蘇聯的黨派成員

f.當地反蘇聯因素和波蘭地區最活躍的民族主義分子

3.抓捕行動將分為兩個階段:首先是所有NKVD、紅軍、軍工廠、所有其它企業的軍事部門、鐵路、公路、船運、航空工業、能源部門、其它工業以及煉油廠和天然氣廠的相關人員;其次是那些在國家安全方面不是最關鍵的行業里,比如國營農場、集體農莊、政府行政部門工作的人員。

4.所有調查必須同時進行;在調查期間,對所有機構和顛覆組織的頭目必須施以相當的壓力,迫使他們交代他們所有的同夥和他們網路的真實規模。對這些信息要立即採取行動,確保根據這些信息逮捕所有的間諜、壞分子和顛覆團伙。要成立一個特別行動隊來開展這些調查。

5.把所有調查中逮捕的人分成兩類:

a.第一類是屬於波蘭間諜網、破壞團伙、顛覆分子和波蘭起義者,必須被槍決。

b.第二類的是沒有第一類活躍的,將被判5到10年的監禁或是勞改。

NKVD和蘇聯人民委員會(SNK)在1938年11月15日正式終止了“波蘭行動”,但實際上還延長了一段,來清洗早期參與該行動的一批NKVD人員。這些鎮壓活動幹掉了很多波共領導人(波蘭工人黨中央委員會的46名委員和26名沒有投票權的候補委員被槍決),還有普通百姓──工人,最多的是農民。一份1938年7月10日的NKVD報告顯示,波蘭囚犯的人數為134,519,其中53%來自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有40%~50%(也就是54,000~67,000人)被槍決。倖存者則被送往勞改營或押送到哈薩克。

波蘭人佔在大清洗中受難者總人數的10%,占其中少數民族人數的40%。由於還有數千波蘭人出於與“波蘭行動”無關的原因從烏克蘭和白俄羅斯被押解出境,這些估計數字,只會偏少。不僅波蘭共產黨在Lux酒店的套房和辦公室被清空,整個波蘭村落和集體農場也空了。#(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