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富裕加拿大西人舅媽的「貧窮」生活

珍妮是我的舅媽,一個平凡典型的西人大媽。

她的車,比她還要老,黃不拉幾的陳舊顏色,老掉牙的款式,通常開這種車的人只有兩個原因:懷舊,或者貧窮。

有人說,在溫哥華判定一個人貧富與否,從衣著打扮是不容易看出來的,特別是西人。舅媽的服裝,儘管整潔得體,但款式一看就是5-10年以上的過去式了。而且還極有可能是從二手店淘回來的,因為親戚們都知道,她是二手店的常客,是附近好幾家二手店超過30年的忠實老顧客。

珍妮舅媽的最愛是蔬菜沙拉,每次親戚聚餐聊到飲食的話題,她總是半句不離沙拉。有一次我告訴她我前一天做了菠菜湯,她微咪著雙眼,一臉陶醉的表情,喃喃道:“嗯,菠菜湯,美味......”常吃瓜果蔬菜當然健康營養,舅媽頗顯年輕的體魄和精力充沛的神態,一定程度上得歸功於它們。但是從她日常的點點滴滴中,卻隱隱讓人感覺到她節儉的生活方式。

唯一讓她顯得不那麼清貧的是她家的大房子和特大的院子。她的院子確切一點說,應該是一座森林和一大片農地,森林很大,那是舅舅的樂園,除了砍砍木頭,做做木工自娛自樂,夏天的時候,那裡還是他和親朋好友們打彩彈球的地方。而有一部分農地則成了舅媽的菜園子,西蘭花、豆角,土豆、青瓜、番茄等等,各種各樣的蔬菜在她的精心照料下碩果累累,除了自給自足,豐收季節幾乎不用購買蔬菜瓜果之外,還時常讓其他親戚們也一飽口福。

擁有大片的土地和大房子是否能和“富裕”扯上關係呢?好像也不是......因為舅舅說了,建巨型屋的初衷是他原以為和舅媽會有7個孩子,而一家9口當然需要一個大房子,但是舅媽在有了2個孩子以後就決定不再要孩子了。再說以前地價便宜,好像那時候許多人都擁有大宅子大院子。新聞里也時有報道一些住在“豪宅里的窮人”,因為交不起日益高昂的地稅,被迫出售住了大半輩子的房子。舅媽一家看上去,似乎讓人感覺就屬於那種類型。

儘管珍妮舅媽處處流露出貧窮的氣息,但還是有過“富氣側漏”的時候。

有一年夏天,親戚家的幾個小孩在舅媽家吃過午飯後,就在院子里或爬樹、或扯著野草玩。舅媽靈機一動,提議讓孩子們幫忙清理地磚縫裡的雜草,大家欣然答應。事後每個孩子都得到了$100元的報酬,一個年齡稍大的表親覺得舅媽給得太多了,就婉拒了她的美意,幾番推辭下來,舅媽急了:“拿著吧,我們家有很多錢!”說完,她還神神秘秘地使了一個調皮的眼色,把大家都逗笑了,“炫富”不是珍妮舅媽的作風,我們都把她那句話當成了開玩笑。

但是接下來的一件事,完全顛覆了我對舅媽的看法......

那是一個冬日的下午,地上的積雪融化了差不多了,天氣仍然寒冷。我駕車在回家的途中,正值下班高峰時段,車速緩慢。車輛開開停停之際,我透過車窗欣賞外面的風景,不經意間看到路旁有一個人,彎曲著身子在水溝里撿空飲料瓶子。只見她熟練地用一根鐵叉叉住一個個瓶瓶罐罐,快速提起來然後麻利地放進地上的半滿大膠袋裡,動作之平穩流暢,堪稱專業......以前也偶爾看到過撿瓶子的人,只是這天寒地凍的日子還出來撿瓶子賣錢補貼家計,這生活得有多困難?

正在我思緒飄飛的剎那,撿瓶子的人突然朝著道路方向轉過頭來,我一看頓時驚呆了,原來竟然是珍妮舅媽!我趕快揉了揉眼睛細看,沒錯,就是她!我心中頓時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難受,心想:舅媽,我以為你窮,但我卻不知道你竟然窮到要撿瓶子賣錢的地步......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來到舅舅家,想要幫一幫他們。舅媽那時不在家,估計又撿瓶子去了,舅舅正在院子里駕駛他的推土機。聽我說完舅媽撿瓶子的事,舅舅卻笑了,然後他領著困惑的我走進他們的車庫。我看到無數袋已清洗過的空飲料罐子和瓶子整齊地放在車庫的地上,而車庫外面的水龍頭旁邊,還有許多等待清洗的瓶子。舅舅笑著說:“你舅媽撿瓶子不是因為我們缺錢,而是一種愛好,是為了清潔社區,保護環境。賣瓶子的錢她每次都全部捐出去。她不但撿瓶子,她還撿垃圾。她保持這種習慣已有許多年了......”那...也不用大冷天的出去撿吧?”我還是有點心疼舅媽。““就因為天冷,沒人撿,才有更多的瓶子和更多的垃圾要清理。”舅舅繼續解釋。

聽舅舅說,多年前舅媽決定撿瓶子是因為她加入了一個叫“Tabs for wheelchairs”的慈善公益行動。據說飲料罐上的鋁製易拉環可以用作假肢和輪椅零部件,收集回收易拉環能為那些無力購買輪椅的殘疾人或長者籌款並給他們捐贈輪椅,獻上一份愛心。舅媽和所在組織的其他義工們那時經常結伴外出拾撿易拉罐,歷時多年。儘管那次行動已圓滿結束,但在撿易拉罐的過程中,舅媽發現道路旁,水溝邊,經常有被人隨手扔掉的空飲料瓶罐、酒瓶子和各種垃圾。於是她決定,為了社區的潔凈繼續外出撿拾瓶子和垃圾,這一撿就是數年。

其實舅舅和舅媽並不貧窮,舅舅曾經經營一家頗有規模的公司,生意紅火,堪稱富裕一族。我不禁想起每年夏天,舅媽總是邀請眾多親友去他們的湖邊度假屋,全程包吃包喝的“大手筆”與她平時的節儉形成鮮明對比。她不僅對親戚朋友們無比慷慨,而且也經常性地捐錢給一些機構和慈善組織,比如當地的醫院和教會,婦女兒童基金會,救世軍,童子軍組織等等都是她的長期支持對象。

比起經濟上的富裕,珍妮舅媽的博愛和熱心更讓她堪稱精神上的富人。而她清貧的生活方式,除了彰顯她對物慾的淡然與淡泊的態度之外,更大程度上體現了她人格的高尚性。

這就是我的珍妮舅媽,一個“富並貧窮著”的西人大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