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媒體評"翟天臨學術不端":太多人憑權利獲得高學歷

感謝知網,讓這群人暴露在陽光之下。

先是演員翟天臨在直播中說,不知道知網是什麼東西,接著他的博士學歷被質疑,緊接著還有論文涉嫌抄襲,然後導師也被挖出來有問題,最後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的院長也暴出醜聞……

這場開年大戲,讓圍觀群眾發現,瓜太多,都吃不過來了。

昨天,北京電影學院發表聲明稱,已經成立調查組並按照相關程序啟動調查程序,並表示對學術不端行為持零容忍態度。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也隨後表示,對於“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一事,將根據其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調查結論按規定處理。

學霸人設風險高

如果不是上過研究生,島叔也不知道知……網是什麼東西。

知網其實是一個數字圖書館,信息規模是相當的大。做畢業論文,勢必要上知網查查自己要寫的方向,別人有沒有涉及,都有哪些研究成果,省得做無用功。

作為一個博士,連基本的治學工具都不知道,難以置信。打個比方,問一個留學生托福考了多少分,他說:“什麼托福?托您的福,托您的福。”那基本就可以斷定,他這留學生不是正兒八經出去的。

那麼,翟博士天資卓越,根本不用參考別人的東西行不行?事實說話了。

有網友將翟天臨的論文《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一文在知網上進行了查重。結果顯示,文字複製比達40.4%,而這篇論文的篇幅不過2700餘字。也就說,重複字數高達1125字。

而與翟論文相似的文獻的作者,也發聲了,認為這是整段整段的抄襲。

感謝互聯網時代帶來的全民偵探效應,三下兩下就讓翟博士的學霸人設坍塌了。為什麼塌得這麼快?只因學霸人設的風險偏高,沒有真才實學很容易被揪出來。那為啥翟演員要冒風險頂著這個人設高調宣揚呢?

人設其實就是娛樂圈裡的角色標識、設定的人物類別。常賣的人設有玉女、吃貨、好爸爸、國民老公、鄰家男孩、大叔等。

有了一個標識度高的人設,可以迅速圈粉。隨著熱度提升,粉絲就有了變現能力,帶來收益。而博士是稀缺的人才,演員中有此學歷的更是鳳毛麟角。翟演員這個學霸人設門檻高,而且是愛學習的體現,學術水平高的象徵。

可惜,經不住查。

審核過程須嚴格

既然網友能兩三天就把翟博士的學歷問題戳出了重重漏洞,那麼順著很自然的邏輯提問就是:“發證單位怎麼審核的?”

北京電影學院的治學環境如何,島叔不知道,但我國的博士碩士學位授予,有嚴格的規定。翟演員的學歷獲得是不是獲益於把關不嚴,是不是因為導師高抬貴手,是不是因為學院有意優待,都需要進一步調查才能得知。

但做學術,必須老老實實,這是到哪裡都不應該改變的。島叔當初寫碩士論文時,徵引文獻中有《四庫全書》電子版,被導師打回,只好鑽到圖書館找到原始文獻才算過關。如果翟天臨的學術之路能有嚴格的規範,相信不會鬧出查重率40%的笑話。

只可惜,現在的社會,有太多人,官員、商業精英、演藝圈人士,能憑藉權力、地位、財富而非學術能力獲得高學歷,獲得學術上的光環。

以官員為例。有媒體梳理了142名十八大後黨政系統省部級以上落馬高官的履歷,發現這些落馬官員的高學歷獲取經歷具有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點多等“四多”特點。

曾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的武長順工作40餘年間,從未離開過公安崗位,卻獲得了工商管理碩士、工學博士和高級工程師的頭銜,其博士所學專業還是專業性極強的機械設計及理論。

雲南省原副省長沈培平中文專業出身,經過某黨校函授學院在職研究生班經濟管理專業學習後,於2007年跨界取得了北京某名校自然地理學專業的理學博士。在他獲得博士學位僅5個月後,還被聘為該校資源學院兼職教授。

山東省原副省長季緗綺,2005年1月從某名校現代遠程教育學院工商管理專業本科畢業後,僅過了5個月,就獲得了該校國際商學院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不僅是管理學、法學雙博士,而且僅用一年就獲得了國內某知名大學的法學博士學位。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無非是這些官員手中掌握了資源分配權,很多商人、藝人,手中也有著可觀的財富資源、深邃的社會關係,有些高校甘願拿教育資源與之交換,樂意招他們讀碩士、博士,並在考試、畢業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難道真如TVB電視劇里說的:“抱歉,有錢是真的能為所欲為的。”

“學渣中舉”莫再有

300年前,江南鄉試放榜後,揚州的考生髮現很多不學無術的鹽商居然在榜,學渣中舉了。憤怒的考生把江南貢院的匾額糊上,寫上“賣完”二字。

經過審訊,副主考供認收受賄賂黃金300兩,同時牽出閱卷官若干人。後來甚至牽扯到了兩江總督,最後康熙御裁,砍的砍,撤的撤。

封建社會,學歷造假的門檻很高,基本只有科場舞弊這一條路。風險也高,被查出來,即便是一品大員,宰相級別的人物,也是斬立決。家屬流放,不在話下。

反觀今天,造假的門檻和成本似乎都不高了。本來,這個社會有很多東西決不能被金錢收買,比如權力,比如文憑,這是底線。但這些年,底線被屢屢突破。腐敗官員用權力換取財富和文憑;社會精英用財富換取文憑、收買權力;知識精英用自己的話語權為權力和財富站台……

一個巴掌拍不響,學歷需求如此強烈,定向供給也就應運而生。有學位資源的高校,總有害群之馬,濫設學位,不好好把關,只求迎合這種需求。

因違規辦學,南開大學EMBA去年被撤銷招生資格。來自中央巡視組的調查顯示,為拓展生源和增加辦學收益,南開大學違規與第三方合作辦學,存在利益輸送。同時,在前置學歷審核時把關不嚴,嚴重違反招生政策,僅2001年後取得前置學歷的1320人中,就有225人的前置學歷並未完成認證。

就得狠狠處置這條學歷造假產業鏈的供需兩端,還學術一個乾淨。島叔堅信,金錢能收買權力,但買不到正義;買得來文憑,買不到智商。都省省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浪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