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1949年後 中共這些外援都打了水漂

中共大量慷慨援助朝鮮等外國。圖為周恩來宴請金日成。(網路圖片)

1949年中共奪權後,全中國人民十分貧窮困苦。中共對本國人民異常刻薄,對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等外國反而給予非常慷慨、無償的援助。但是這些外援,最後都打了水漂。

1949年中共奪權後,毛澤東對飽經戰亂的中國經濟狀況,概括的一個詞語是:一窮二白。當時(乃至今天),全中國人民十分貧窮困苦;許多人口還處在“嗷嗷待哺”的生死線上,中共對中國人民卻異常刻薄,對朝鮮、越南等外國反而給予非常慷慨的援助。

中共對外援助行動搞得熱火朝天:援朝鮮、援“非洲兄弟”、援阿爾巴尼亞、援越南、援助柬埔寨紅色高棉。中共康康援助這些亞非拉小國以錢財、糧食、焦煤、武器、拖拉機、衣物、醫療、醫藥、汽油、人血、士兵的生命……還幫他們援建鐵路、援建公路、援建大橋、援建紡織廠、援建化肥廠……

能拿得出的,中共都拿出了,毫無保留地拿:錢財、物資、勞務、以及中華同胞的生命(他們在異國,作為危險工種的勞務者、作為赴湯蹈火的參戰者)……沒有誰能準確說出,中共在援外中到底耗費了多少錢財。對越南的援助似乎可作為評估全貌的著眼點:新加坡資政李光耀在回憶錄中說:鄧小平告訴76年訪問中國大陸的李資政:中國援出了200億美元,基本上屬於無償性質的。

據中國軍事科學院專家曲愛國的研究及越南政治家黃文歡的回憶錄:在越南抗法戰爭期間(後來才有抗美階段),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向越共提供軍事援助的國家,在武器和裝備和後勤配合方面,是按“要多少給多少”的指示辦。毛澤東是這麼告訴過胡志明的:我們是一家子。要人給人,要物給物……

作為普通的中國人,人們無法知曉中共在類似的行動中到底付出了多少個200億美元,一些細節的帳目根本無法估計和測算。比如說,即使在援外行動大有收斂的上世紀80年代,當時(乃至今天),全中國人民是那麼窮,那麼苦;人民們還處在“嗷嗷待哺”的生死線上,中共對人民卻異常刻薄,對外族倒如此慷慨,如此樂善好施……

看看吧,中共援助阿爾巴尼亞、越南、朝鮮和“非洲兄弟”之後,得到了怎樣的回報,或者我們以後能預期得到什麼回報:

1、援助阿爾巴尼亞:

當時,中共花了中國異常寶貴且稀缺的外匯到西方買設備,為阿爾巴尼亞援建了大量的企業,後來基本處在停產、半停產的狀態,設備早成為了廢鐵;幫助阿國建設的備戰用的糧食堡壘,他們開始用它餵雞了……也就是說,我們的盡心費力的幫助,如同是打了水漂,無聲的水漂!當時的對外聯絡部部長耿飈透露,1964~1970年代末,我們給了阿國90億元人民幣!(有學者根據貨幣含金量、購買力測算,它相當於現在的上千億!它還相當於給當時人口規模為200萬的阿國人每人發了4000多元的紅包!)

伍修權在《回憶與懷念》說,阿爾巴尼亞獨裁者霍查的女婿、阿外交官馬利列,在他的文章《我眼中的中國政要》里講敘了這麼一件事:1962年,他到中國要求糧食援助,找到外貿部部長李強,無果。恰巧當時,缺糧食的中國向加拿大進口了大批小麥,幾艘載滿小麥的中國輪船正在大西洋駛往中國,接到中央的命令後,立即改變航向,調頭駛向阿國的港口卸下了全部小麥。馬外交官敘說此事時,沒有忘記留下一句溢美之詞。伍將軍心痛地補充了一句:中國人慷慨呀!這時,中國的饑荒還沒有結束,正是中國百姓大批餓死的時候!

這樣的付出,中國得到了什麼呢?只得到了一樣:阿爾巴尼亞霍查政權對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這一“偉大運動”進行了大量的口頭謳歌,和堅定支持。我們設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我們和美國交惡,阿國會站在哪一邊?根據它的利益取捨,根據北約章程的規定,它肯定施行“一邊倒”政策,但要請記住,永遠不要指望它會倒向中國!

2、越南:

對於越南,這個曾經是中共“同志加兄弟”的親密夥伴,從中共的超巨額付出聯想到後來的結果,真值得所有中國人痛哭一場。我們國家除了經濟援助,更多的是無償的作戰和勞務援助。中國軍人除了在一線作戰之外,還在承擔通信、後勤、築路、掃雪,甚至還承擔了為他們的農民挖溝、種地等事情,以體現中國人民是多麼地講情誼、講風格、講“社會主義”!

如果要列出援助清單,可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援助了槍1.6萬支,大炮4,630門,工兵、通訊器材、衣物、大米、藥品、汽油、機車……則數不勝數,舉不勝舉。我們的軍人是這樣為他們修路的:在條件惡劣的深山裡,中國農民組成的子弟兵沒有機械化的工具,雙手、肩膀和血肉之軀就是工具!在這種險惡條件的施工中,中國軍人隨時會死去!當然,更多的死亡是在戰場上。

我們有1,100位(也有資料說是2,000人)同胞陣亡在遠離家鄉的土地上,4,200人負傷。(有文章說,農民士兵長眠于越南的陵墓,國內甚至30多年內沒有人去祭掃他們的墓地!可能因為他們是卑賤的農民身份的緣故吧……)我們這一切的金錢、物資、鮮血和生命付出,換一個“友誼地久天長”應沒有問題吧?但很遺憾!我們換來了國人在高呼“同志加兄弟”時絕沒有想到的結果——反目成仇、兵戎相見!

最叫人噁心、叫人感情上無法接受的是:在越南人1978年發起的對華戰爭中,他們用中國人送去的槍炮作武器,用中國人援助的成袋成袋的大米作支槍的架子和掩體的材料,來射殺中國的軍人!……在越戰期間,被俘的中國女兵在越南軍營里甚至連自殺的權利都被剝奪了,絕食者被強行灌……實在不行就被緊緊捆綁著成天用吊針輸葡萄糖……!

3、朝鮮:

為朝鮮,中國付出了幾十萬中華兒女的生命(沒有可供引用的、公認的精確數字),支出了63億元的戰爭費用,560萬噸作戰物資……付出同樣是無法說清的。即使在朝鮮戰爭早已結束後的階段,對朝鮮的饑荒援助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其中有印象的幾次是:

1996年5月,援朝2萬噸糧食;1999年6月,援助15萬噸糧食,40萬噸煉焦煤;2001年3月,朝在接待曾Q紅到訪時對我國“提供無償援助表示感謝”。給的什麼,給了多少,不詳;2001年9月,朱邦造答記者時說,在中國元首訪朝之際,要給朝方提供“糧食及物資援助”,數量不詳。……

可是,我們捫心自問:中國人的血肉生命,中國人的血肉勞動掙來的財富,換來了怎樣的“中朝友誼”?也就是說,我們玩命地送人家東西,我們博得了人家的歡心了嗎?結論是:沒有!用中國人的血肉鑄就的兩國關係,在雙方的利益面前,顯得太脆弱了,絕不會、也沒有像善良的人們想像的那樣“牢不可破”!

當我們國家認為,與大韓民國建交符合我國利益,並採取行動後,朝鮮立馬採取了反擊行動:冰封兩國關係;單方停滯高層往來,以示不悅。兩國首腦間的“正式訪問”因此中斷了八年。這些措施的制訂者不是別人,是一直被中共看作是自己的鐵杆朋友、患難知交的朝鮮領導人金日成!筆者敢斷定:將來有一天,我們會更加痛苦地發現:朝鮮人恨中國人,要比恨美國人更厲害。我們善心播下的所謂“友誼”,不僅會顆粒無收,還要迎接比“顆粒無收”更糟的結局。

4、“非洲兄弟”:

就從著名的“坦贊鐵路”說起吧。1967年,尚比亞總統卡翁達訪問中國大陸拉贊助,他在盛讚毛澤東是非洲人最景仰的“老者、勇者、智者”之後,又說了“中國的工作使世界變得有希望”的溢美之詞,毛很瀟洒地現場辦公,拍了板:“這條鐵路不過投資一億英鎊,沒什麼了不起!”

此情此境,在座的中國官員都不敢出聲。中國負責修路工程的官員對鐵路的評估結論是:1800多公里長度,近20億人民幣的投入。最後到底花費了多少,沒有資料。不單單是錢的付出,也不單但是10年的艱苦施工。我們的同胞,78人為此獻出了生命。其中最小的年僅26歲!

他們的墓地,同葬身在越南的中國人的墓地一樣:基本上,幾十年間無人祭掃(包括非洲人),無人安魂。我們為這些“兄弟”援建的企業——如援坦尚尼亞的“友誼紡”,由於沒有人會經營,由於坦方管理者拚命貪污,中國不斷注入資金,最後還是沒能救活它們。我們“奮不顧身”地幫“兄弟”,我們得到了“友誼”了嗎?也沒有!我們得到了“兄弟”發泄的怨憤——中國人管我們,就該管到底!……現在,我們當年喚作“兄弟”的國家,他們對我們的付出已經沒有什麼記憶了。《作家文摘》429期的文章說,非洲人正在把日本人當作救星,當作他們的新財神。原因是,日本把許多廉價的二手車賣給了我們當年的“兄弟”,以致於坦尚尼亞首都的大街上,清一色跑的都是日本車;日本人為了築牢這個廉價汽車的市場,還無償為他們修了600公里的瀝青公路。並且,相比於老鐵路而言,公路更便捷……

請不要告訴我:援非、援外在政治上、在“戰略”上是有好處的、是“非洲朋友把我們抬進了聯合國”一類經典的故事。在價值的取向上,人民的福祉與國家的富強高於一切。即使進聯合國之類的事情很重要,但是為了一個目標我們可以捨棄一切嗎?誰又能證明:無視民生艱辛而去大筆地對外撒錢,是我們實現“進來”目標的唯一選擇?!……

至今,中國農民仍然操持著犁與耙、鐮刀與鋤頭這類兩千年前我們的祖宗發明的農具,他們完全處在世界的最不發達狀態,處在世界最需要救助的狀態。我們的主流社會、我們的決策階層不能因為北京、上海等城市有發達國家那麼發達了,就以為中國大體上發達了,就可以漠視我們主體的國民——農民正在經受、且一直經受著的苦難!這是一種令人難熬的、深重的苦難呀。

中國的農民到底有多窮?如果按聯合國人均每天生活支出低於1美元的貧困線標準,農民中至少會有5億的人口處在這個標線的下端!

令人不理解的是:在世界許多需要救濟的人中,中共為什麼不優先救濟中國的同胞,為什麼不去拯救我們苦難的農民?最讓人難過的還在於:我們的農民,作為世界上最窮困、嚴格說是最龐大的最窮困群體,不但在任何時候得不到任何方面的任何救濟,就連他們運用自己血肉的勞動、運用最原始的農具創造的勞動成果,竟然常常被有權的人拿去援人!這種情況居然年復一年地存在著!

中共曾運用最激烈的措辭指責清朝的“老佛爺”慈禧太后:(在分配財產,或好處時)“寧贈外幫,不與家奴;盡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可是,我們對以上中共的慷慨援外決策,我們該用怎麼的言語來解釋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