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習近平曾接回司徒雷登 現又是轉折時刻

司徒雷登(左二)是燕京大學首任校長。(網路圖片)

1949年是轉折時刻,當年8月18日,毛澤東發表了那篇著名文章《別了,司徒雷登》,該文後來被選入中學課本,司徒雷登在中國由此成了一個幾乎家喻戶曉的名字。

在今天看,《別了,司徒雷登》一文生動的體現了毛澤東在1949年的心態,和他當時對未來世界的設想,而這種心態和設想在後來的落空,在今天具有很大借鑒意義。

1949年毛澤東的心態

從中共1921年誕生到1949年奪權成功。28年的過程中有相當大的偶然性,如果沒有日本侵華,共產黨和共產主義很可能在30年代後期就被徹底趕出中國了。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在到達延安後曾制定計劃,在時局不利時謀求整體撤入蘇聯。

但作為馬克思主義虔誠信徒的毛澤東,自然會輕描淡寫這種偶然性,而把奪權成功歸功於馬克思主義的高明,並因此進一步強化對之的信仰。毛澤東在1949年7月1日建黨日發表的《論人民民主專政》總結中共的28年,就把這28年的成功歸功於這種主義,他在文中說:謝謝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斯大林,他們給了我們以武器。這武器不是機關槍,而是馬克思列寧主義。

國際形勢在毛澤東看來也是一片大好,不但蘇聯挺住了二戰中德國的進攻取得勝利,這在共產黨意識形態里被認為是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對共產主義國家蘇聯的反撲失敗。而且二戰後,東歐又有眾多共產黨國家產生了,這似乎都驗證了馬克思的預言。這一切,進一步加強了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的相信。

彼時的毛澤東,自以為掌握了人類社會的終極規律,理論自信爆棚。而這套理論預言共產主義將在全世界勝利,資本主義國家必將滅亡,這當然包括了頭號資本主義國家美國。在敵人強大時,毛澤東是會與之打交道的,但在1949年的毛澤東看來,馬克思主義的預言實現的如此之快,美國不再是強大的敵人,而只是一個將死的敵人,而對於一個將死之人,還有什麼必要和他虛與委蛇講客套,打交道呢?毛澤東後來敢於派兵去朝鮮和美國直接武力對抗,也是這種理論自信爆棚的結果。

毛澤東當時不但奪權成功,而且對於未來,他就象是一個掌握了預言人類未來魔法的人,也就是在這種心態下,毛澤東寫下《別了,司徒雷登》,用刻薄的語言與司徒雷登以及美國一刀兩段。

儘管在此之前,1940年秋司徒雷登在重慶騎馬時墜馬受傷,毛澤東曾聞訊立即發慰問電,並由周恩來親自面呈。

魔法的落空和司徒雷登的回歸

但1949年後的世界發展表明,馬克思主義並不靈驗!毛澤東在中國逐步實現共產主義的結果,帶給人民的是史無前例的苦難。而作為共產主義聖地的蘇聯和一眾東歐共產黨國家,不但沒有強大,而是最終消亡了。美國不但沒有走入墳墓,反而一直活得挺好。

就連司徒雷登,也最終經過習近平的參與,回到了中國,葬在了杭州。毛澤東在《別了,司徒雷登》一文中說他是“平素裝著愛美國也愛中國”,也許是經常喜歡裝的人,容易認為別人也是在裝。

但司徒雷登不是在裝,他是真愛中國的。他是燕京大學(現北京大學)的首任校長和創辦者之一,成績是公認的,就連毛澤東在重慶談判時對司徒雷登態度也非常熱切,併當面讚揚說延安有他許多學生,毛並在宴席上再次稱讚燕大學生的出色表現,並邀請他訪問延安。

司徒雷登在1954年出版的自傳《在華五十年》開篇即寫:“我大部分的日子是以中國為家的。我和這個偉大國家和偉大的人民由於必然的精神紐帶而難解難分,那不僅是由於我出生在那裡,也是由於我長期住在那裡,那裡有我無法估量的友誼。”

司徒雷登1962年去世,終年86歲,其《最後遺囑》說:“我指令將我的遺體火化,如有可能我的骨灰應安葬於中國北平燕京大學之墓地,與吾妻遺體為鄰”。

1986年,經中共中央書記處批准,北京大學曾同意將司徒雷登的骨灰以原燕京大學校長的名義安葬於燕園臨湖軒,但不料遭到一群“馬列主義老太太”聯名反對,反對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司徒雷登是毛主席點名批評的人。此事因而遭到擱置。

2006年,當時主政浙江的習近平率浙江省政府代表團訪美,司徒雷登私人秘書傅涇波之子傅履仁在會談中談到司徒雷登歸葬問題。不久傅履仁回訪中國時,浙江省外事辦主動提及此事,很快向傅履仁確認司徒雷登可以歸葬浙江省會杭州。2008年11月17日,司徒雷登在去世46年後,終於以燕京大學創始人的身份歸葬於他的出生地杭州。

2019又是轉折時刻

當今的人們回頭看毛澤東1949年的《別了,司徒雷登》,最強烈的感受就是毛澤東錯把謬誤當真理,誤己不說,更嚴重的是誤國誤民。當年被標榜成氣勢磅礴的雄文,今日看只能算是小雞肚腸之作。

近日川普(川普)接見劉鶴時,川普讓翻譯公開朗讀了習近平寫給川普的信,在信中習近平說:就如我經常說的,在我們第一次相見後,我覺得我們已經認識對方很久了。我珍惜我們之間的良好工作關係和私人友誼。和你的會談和電話是非常愉快的,因為我們可以暢所欲言任何事物。(英文原文: As I often say, I feel we have know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 ever since we first met. I cherish the good working relations and personal friendship with you. I enjoy our meetings and phone calls in which we could talk about anything.)

在現場朗讀的劉鶴聲明中,劉鶴說:謝謝你(指川普)的減稅和放鬆管制政策,正如我從美國同事那裡聽到的那樣,你的美國經濟現在已經擁有著高增長和低失業以及前所未有的繁榮。(英文原文:Thanks to your policies of tax reduction and deregulation, your U.S. economy, as I heard from my American colleagues over there, has now been enjoying high growth and low unemployment with unprecedented prosperity.)

在1949年的毛澤東對未來的設想中,2019年的美國應該早已走入墳墓,但他想不到今日的中國還是無法和美國說“別了”,而且中國的發展正是在美國主導的國際經濟中才得以實現,今日習近平和劉鶴還是要給美國總統寫如此正面的語言。

劉鶴的聲明中承認了目前美國經濟強勁的兩大原因,那就是減稅和放鬆管制。而共產黨需要養活龐大的黨務體系,需要花巨資對民眾維穩控制,就做不到輕稅負;所謂國有經濟恰恰也正是放鬆管制的反面,共產黨體製做不到的正好就是這兩點。

共產黨體制是不是比美國更優越?從1949年至今的歷史早已給出了答案。英文中有一句諺語:"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意思是如果競爭不過對方,就學習採用對方的成功之處,這正是今日中國需要結構性變革的原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