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摩:中國從2020年起外資缺口加大

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俗稱大摩)周二(2月12日)發布的報告指,因中國經濟經常賬戶呈現長期下降趨勢,預計從2020年起中國經濟增長將更加依賴外資,每年有約2,000億美元的外資缺口。

“由於人口老齡化導致國民儲蓄率下滑,我們預計中國將從2019年起轉為經常賬戶赤字。”大摩的報告寫道。此外,出口份額萎縮、國內對進口商品和出境旅遊需求增加,都在加劇經常賬戶的赤字。

經常賬戶赤字意味著支出超過收入、有資金凈流出,如果國內儲蓄率下降,就需要吸引更多國外投資進入,表現為外國資本流入資本金融帳(如購買該國股票、債券),或減低官方儲備才能平衡國際收支。

大摩預計,中國經常賬戶赤字GDP佔比2019年的估計值為0.3%,到2020年將進一步擴大至0.6%。中國2018年第三季度經常賬戶盈餘佔GDP的比例為0.4%。

因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處於28年來的最低增速,大摩預計從2019年到2020年,中國的經常賬戶缺口最初介於每年500億至900億美元之間,但從2020年將逐步擴大至每年2000億美元。而2019~2030年,中國每年平均需要至少吸納2,100億美元的外國資金凈流入。

中國經常賬戶上一次出現赤字是在1993年。但是這次不同的是,中國經常賬戶赤字不是暫時現身,而是會“持續”出現,同時預計中國從2020年開始變得越來越依賴外國投資。

投資人對中國市場保持警惕如何吸引外資是個難題

現在的問題是,投資人對中國市場始終保持警惕,中國如何能吸引外資進入?2018年,中國股市、債市表現糟糕,其中中國股市是全球墊底。此外,實體投資的前景也不容樂觀。

知名對沖基金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 LP)投資人凱樂·巴斯(Kyle Bass)在2018年11月參加“路透全球投資2019年展望峰會”時表示,中國市場的槓桿水平實在瘋狂,如果看看企業違約率、破產率、M1與M2(貨幣供給量)的增發率已到四十多年來最低速度,你會發現整個中國到處都有破產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已很難被掩蓋。

巴斯預測,如果這些問題爆發,中國的資產規模恐蒸發2.5萬億美元以上,將是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銀行救市計劃的三倍以上;而為了解決經濟成長趨緩、銀行信用下降的問題,北京得印出超過25萬億美元的人民幣救市。他認為,中國經濟得歸零才能重新出發,而歸零可能在接下來幾年內就會發生。

巴斯以曾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前、成功做空美國房市而出名。

此外,跟實業相關的投資也不被看好。《華爾街日報》周二報導指,在華運營的美國企業2018年第四季度的財報業績,已凸顯中國經濟降溫。

文章列舉了製造業晴雨表的觀察指標——叉車的需求量變動。總部位於賓夕法尼亞州的艾諾斯(Enersys)公司為中國產叉車提供電池。這些叉車主要用於出口(代工)、銷往海外。該公司表示,去年早些時候在中國的銷售增速至少為10%,但第四季度出現下降。

其首席財務官麥克·斯徹米德托林(Michael Schmidtlein)表示,鑒於叉車是一個反映經濟活動的良好指標,可以認為中國經濟總體已放緩,並且程度可能顯著大於中共政府部門的描述。

如果說艾諾斯這類企業是受中國出口製造商的需求疲軟所致,那直接面向中國消費市場的其它美國公司,也同樣感到中國中產出現的消費疲軟,中國市場的美國汽車和蘋果手機銷量已經出現下滑跡象。

隨著越來越多公司在第四財季業績中強調中國經濟疲軟,投資者和分析師一直在設法弄清美國企業和經濟部門受到了多大影響。如果中國經濟前景不佳,勢必壓制企業投資熱情。

同時,美中貿易戰的關稅等因素並未消除。投資公司KeyBanc Capital Markets的半導體分析師約翰·溫賀(John Vinh)表示,中共存在一些仍待處理解決的根本性問題,包括經濟和終端需求問題。

他認為,解決這些問題沒有權宜之計,不會像解決貿易衝突那樣輕鬆。

奧巴馬政府期間負責國際經濟分析的前財政部官員布拉德·塞斯特(Brad Setser)表示,普遍預期是中國經濟今年第一季度的情況會非常糟糕。他現任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國際經濟學高級研究員。

他預計,中國出口在去年12月有所放緩的基礎上,今年第一季度可能會進一步大幅減速,尤其是在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沒有緩解的情況下。“問題是,貿易休戰加上中國的內部刺激措施會讓中國經濟重回穩定軌道嗎?”塞斯特質疑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