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江靜玲: 英國脫歐壞了中國在歐洲的一盤好棋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圖片來源:)

去年此時,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率領一個由政府和企業界組成的龐大代表團浩浩蕩蕩前往中國訪問。那是特雷莎梅首次訪問北京,也是英國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與歐盟展開脫歐談判後,英國首相第一次訪問中國大陸。特雷莎梅在與中共總理李克強召開的聯合記者會上,信誓旦旦地表示,“全球化的英國”,不會影響中英“黃金時代”。

特雷莎梅的“全球化英國”指的是脫離歐盟後獨立向全球擴展的大不列顛王國;中英“黃金時代”則是英國2016年夏天公投選擇脫歐前,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秋天前來英國進行國是訪問,把中英關係推進到新高─從千禧年以來,中國以英國為進軍歐洲橋頭堡的策略,在習近平那次訪問中,可說是豐碩成功。

然而,一場脫歐公投,改變了英國,改變了歐盟,震撼全球。儘管特雷莎梅宣稱,英國脫歐不會影響中英兩國的“黃金時代”,實情是,英國脫歐不僅衝擊中國和英國的雙邊關係,更打壞了中國過去二十年來以英國為基地經營歐洲的一盤好棋。英國脫歐在經濟、外交和安全各個議題上都將影響中國與歐盟關係。

英國脫歐直接衝擊歐盟政經力量重新分配。在經濟和金融上,對於先前全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外國直接投資等焦點議題且廣泛受到英國支持與歡迎的中國,在英國脫歐巨大的不確定下,只有暫時叫停。在投資上,英國是中資在歐洲最鍾愛的目的地,英國脫歐迫使中國投資轉向歐洲其他國家,到目前為止,這已造成歐盟各國間的新一波競爭與分裂,最明顯的例子是在以法德為首的老歐盟國家對中國抱持質疑之際,南歐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臘擁抱中國資本進入。

經濟和投資只是英國脫歐後對歐盟內部和中歐關係最顯著的衝擊,對於極力敦促歐洲統合的歐盟,對中國投資分化歐洲感到不滿與憂心,但又莫可奈何。實際上,這證明了一件事─英國對華政策採取的重商主義策略,在英國選擇脫歐後,已在歐盟各成員國中埋下分裂的種子。

更值得留意的是,英國脫歐對歐盟在外交和安全上的影響。長期以來,歷史上與美國結盟且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之一的英國在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包括歐盟對華政策一直扮演關鍵角色,同時是維繫歐盟內部採取較統一對華政策的主要力量。此次歐盟成立對外關係部後首任外交與安全最高代表由英國籍前閣員阿什頓女士出任,可以窺見。

2016年出台,主導歐盟與中國關係未來的“歐盟對華新戰略要素”草案,英國著墨甚多。英國脫歐除可能造成歐盟對華政策制定上可能面臨的經驗漏洞外,還可能破壞歐盟成員間對中國立場的平衡,更難形成一致的對華政策。

英國脫歐最後期限3月29日逐漸逼近,中歐關係的變化最終仍將取決於英國最後是以什麼方式脫離歐盟,以及英國、歐盟和中國三方的態度。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如果英國脫歐激勵了歐洲民粹主義並反應在今年5月歐洲議會選舉,產生一個強調“歐洲第一”的歐盟,中歐未來走向對抗的機率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