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英國議會投票與共濟會隱秘儀式中的外泄圖像

I

有一些儀式永遠不應該為外人所見。在舉行這類儀式時會戒備森嚴,不透露任何風聲,唯有具資格者才能參與,並且不可以向外界透露一個字。也許,這些儀式中最有名的當屬教庭的秘密會議:到了選舉新教宗的時候,全體紅衣主教便被召集至西斯廷禮拜堂。世人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在這個守口如瓶的會議上,唯一釋出的信號是燒毀紅衣主教的選票時冒出的白煙(義大利語為fumata bianca),這暗示著新的教宗已經產生了。

通常出於安全的考慮,此類場合中所拍攝的照片禁止對外公布。外界並不知道議員們在投票時是精神抖擻,還是偷偷摸摸地突然轉變立場,或者翻領上有沒有芥末醬。但現在是非常時期,距離英國脫歐的最後期限已經很近了,議會也對脫歐協議的辯論最為激烈,人們對這種過時的傳統——神秘地在古老大大廳中漫步,已經耗盡了耐心。

英國議會舉行脫歐草案投票的當晚,工黨議員艾布拉姆斯拍下議會大廈的“反對廳”。

英國下議院禁止使用相機,一些議員沒有理會這些規定,擅自拍下了投票的過程。“反對廳”中擁擠不堪,其中118張反對票來自特蕾莎·梅自己所在的保守黨議員。這是英國政府歷史上最大的失敗。議員們在推特(Twitter)上發布這些非法拍攝的照片,似乎不僅很想點亮歐洲政治發展中難忘的一刻,也渴望將光芒投射到這一古老而華麗的儀式上。

蘇格蘭民族黨成員維沙特(Pete Wishart)感到惱怒,在他的照片配文中稱,“我們在下議院的投票方式真是徹頭徹尾的愚蠢。”在工黨議員亞伯拉罕(Debbie Abrahams)拍攝的照片中,議員們在投票儀式中行走,房間里亮著恆久不變琥珀色的光,瞬間為這一刻蒙上懷舊色彩。亞伯拉罕也許通過照片,從視覺的角度來描述這次特殊的議會投票:畫面中的光溫情脈脈,或已成往事,一個時代即將走向終結,投票結果中壓倒勢頭明顯,讓畫面中的氣氛更為強烈,擺在英國面前的選擇又是什麼?誰都無法勾勒出的未來。

18世紀的藝術家翁特貝格爾所作,描繪了共濟會維也納分會玫瑰宮內一次秘密集會。

亞伯拉罕用智能手機拍下這張照片,讓人們窺見了隱秘儀式的一瞥,讓人聯想到出生於18世紀義大利的畫家翁特貝格爾(Ignaz Unterberger)的一幅畫作。這幅畫是共濟會維也納分會在玫瑰宮內舉行秘密集會的場景。翁特貝格爾披露了玫瑰宮的房間內部的情景和儀式時的狀況(從作品可見,正式入會要求有劍,有蒙眼的布,兩人似乎正在握手),但這麼做是否得到會長的允許還不得而知。

一些評論家斷言,作品中坐在莫扎特(坐在最右邊)旁邊的可能是劇作家、歌唱家希卡內德(Emanuel Schikaneder),兩人共同創作了舞台劇《魔笛》(The Magic Flute)(歌劇本身因泄露共濟會的密語和規範而受到指責),另外一些評論家對此觀點提出質疑。不論翁特貝格爾在畫作中展現的是哪一幕或哪些人,它都是共濟會隱秘傳統中的一道裂痕。這幅畫神秘地劃分了一個時代的結束和新時代的開始。有時候,圖片就有這樣的效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Kelly Grovier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