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卡廷屠殺及其它殺戮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三部分 另一個歐洲:共產主義的犧牲品(34)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卡廷、監獄、遣返(1939~1941)

蘇聯與德國在1939年8月29日簽署了一項秘密的互不侵犯條約,把波蘭劃為“利益分區”。進攻波蘭的命令是9月14日下達的,三天後紅軍就侵入波蘭,打的旗號是“解放”,說成是被“波蘭法西斯佔領”的“西白俄羅斯”和“西烏克蘭”地區、把它們併入蘇聯。領土的合併快速推進著,伴隨著壓迫和恐嚇當地人的措施。11月29日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向最新佔領區的居民授予蘇聯國籍。維爾紐斯(譯者註:現立陶宛首都)及周圍劃給了當時也沒剩下幾個月獨立的立陶宛。蘇聯體系下的壓迫和內部控制也延伸到了這些新的地區。當局準確地預見到了當地會有相當規模的抵抗運動;幾乎是馬上就有部分沒被俘虜的波蘭軍隊準備組織抵抗。作為回應,NKVD派軍隊進入波蘭地區,開始成立自己的單位,配備有大批人員和邊防守衛。新的當局必須要解決戰俘的問題,同時確定社會總體上將如何回應新的體制。

莫斯科主要的擔憂是波蘭軍隊,當時有24萬~25萬人,包括一萬名軍官。蘇聯當局在(德國)對波蘭發起進攻之後馬上就做出了一些重要決定。貝利亞(Lavrenti Beria)依據第0308號命令,於9月19日在NKVD內設立了一個新的戰犯部,簡稱GUVP,以及一個監獄網路。在當年10月初,2.5萬波蘭戰俘被送去修路、1.2萬被分給重工業人民委員會當勞力使用。還有迄今總數仍不為所知的士兵被分小批送進龐大的古拉格系統。同時,在現烏克蘭境內的Starobielsk和波蘭境內的Kozielsk設立了軍官俘虜營,在現俄羅斯西部邊境的奧斯塔斯科夫(Ostashkow)為警察、監獄看守和邊防警衛建立了一個特別營地。不久,貝利亞成立了另一個特別小組在這些營地內開始起訴行動。在1940年2月底的時候,已經有6,192名警察和8,376名警官被拘禁。

莫斯科尚未對這些人的命運做出決定。許多人預計從奧斯塔斯科夫營地開始,會有一些“曾抵制過國際工人運動”的人,根據刑法第58條第13款規定的罪行受到指控。並不需要太多想像就能理解,這一條款可以適用於任何波蘭警察或獄警。營地中的刑罰通常是5到8年,某些情況下這些遭受刑罰的人會被驅逐到西伯利亞(特別是堪察加)。

最終決定是在1940年2月下旬出來的,也許是因為與芬蘭的秘密戰爭發生了突變。如果要從現已公開的文件去判斷,這個決定是出人意料的。3月5日,政治局在貝利亞的慫恿下,決定對在Kozielsk、Starobielsk和奧斯塔斯科夫的戰俘以及另外被關押在烏克蘭西部和白俄羅斯的11,000個波蘭人“適用最高刑罰”(見第11章摘錄)。

這項判決經過一個由巴什塔科夫(Ivan L. Bashtakov)、柯布羅夫(Bogdan Z. Kobulov)和梅爾庫洛夫(Vsevolod N. Merkulov)組成的“三駕馬車”的特別法庭批准。貝利亞的備忘錄得到斯大林、羅希洛夫、莫洛托夫和米高揚的批准,他們都醒目地在上面簽了名。文員注意到當時缺席的加里寧和卡加諾維奇也支持該提案。

技術準備工作持續了一個月。在接下來的六周內,從4月3日至5月13日,所有囚犯都分小組從俘虜營中被帶出。共有4,404人從Kozielsk營地被帶到卡廷,他們在那裡被瞄準頸部槍殺,然後被埋在一個亂葬坑裡。3,896名被關在Starobielsk的囚犯在哈爾科夫的NKVD總部被槍殺,他們的屍體被埋在城市邊遠的Pyatishatki地區。6,287個來自奧斯塔斯科夫的人在加里寧(譯者註:舊稱特維爾—Tver)的NKVD總部被處決,埋葬在城市的Mednoe區。總共有14,587人被清算。1940年6月9日,NKVD負責人的一名助理切爾內紹夫(Vasily V. Chernyshev)提交了一份報告說,營地現在空無一人,等待新囚犯。

一位名叫Stanislaw Swianiewicz的犯人,在最後一分鐘逃脫了卡廷大屠殺。在莫斯科的命令下,他突然被從這群在押的波蘭軍官中分出來,並被轉移到斯摩棱斯克的監獄裡。他做了以下陳述:

在(火車車廂的)天花板下面,我可以通過牆上的一個洞,看到外面發生了什麼……在我們前面有一個草地廣場……這個地方被大量的NKVD的部隊封鎖,他們的刺刀準備就緒。

這與我們已經經歷過的不同。即使在以前,在我們被俘之後,抓我們的人從未上過刺刀……一輛看上去很普通的公共汽車抵達廣場。它比在西方社會城市裡通常見到的車小得多。窗戶已被粉刷,所以你看不到裡面。它的載客量也許是約30人,入口在車後。

我們奇怪為什麼我們不能往窗外看。公交車往後倒車,直到幾乎碰到火車車廂,以便監犯可以不必下地就直接進到車裡面。NKVD的人在兩邊密切注視,槍上了刺刀……每半個小時公共汽車就過來裝走一批人。因此,囚犯被帶去的地方並不遠……

有一個NKVD的上校,非常高大,他把我帶出了車,雙手深深插在口袋裡站在廣場中間。很明顯,他負責整個行動。但重點是什麼?我必須說,看著那一個美好的春日,我從未想過這些人都是被帶去槍決了。

貝利亞提到的11,000名囚犯只佔所有波蘭囚犯的一小部分。在其它類別的囚犯中,人數最多的是難民(bezhentsy),他們在逃離被德國佔領的波蘭西部地區後被捕。有超過145,000名這樣的難民進入了各個監獄;有些被送到其它監獄,其他人被允許離開。另一個類別是叛逃者(perebezhchiki),在試圖逃入立陶宛、羅馬尼亞和匈牙利時被捕。他們中的一些人在幾周後被釋放,但是其中大約10,000人被OSO(Osoboe Soveshchanie,即NKVD特別委員會)判處3到8年不等的徒刑,他們都去了勞改營,特別是在達拉格(Dallag),也有在科雷馬(Kolyma)。他們中的一些人隨著貝利亞1940年3月5日的命令被槍殺。第三類包括來自抵抗運動網路的武裝分子、1939年尚未行動起來的軍官、國家機關或地方政府的高級官員和各種各樣的土地所有者(pomeshchiki)──總之,所有那些被認為是社會危險因素(sotsialnoopasnyi)的人。11,000名囚犯裡面,根據3月5日的指示被槍決的有7,305人,其中的大多數來自最後一類。他們的埋葬地點至今未知;已知的是有3,405人在烏克蘭被槍殺、3,880人在白俄羅斯被槍殺。

在被併入蘇聯的領土(包括1940年的立陶宛)上被關押的人口總數尚未被確定,但是截至1941年6月10日,烏克蘭西部和白俄羅斯有39,600名囚犯,其中約有12,300人已經被判刑。這個數字自1940年3月以來增加了一倍。普通罪犯與政治犯的比率也不得而知。

在德國襲擊蘇聯之後,大多數囚犯都遭遇了一個可怕的命運。僅烏克蘭西部的監獄就有大約6,000人被處決,雖然他們極不可能是因為任何犯罪而被判死刑的。在NKVD的報告中,這些大規模屠殺被視為單純的“減少屬於第一類人的數量”。在一個案例中,數百名囚犯因企圖逃離車隊而被殺。在另一個案例中,車隊指揮官個人決定射殺714名囚犯,(其中500人從未受到庭審),他本人也殺了其中的幾個人。#(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譯者:林達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