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袁斌:哈薩克男寧死不願被遣返新疆說明什麼

從沙曼的敘述里可知,他並沒被關進過再教育營,但對裡面的恐怖內幕顯然是了解的。關鍵是,雖然他沒有被關進過再教育營,沒有經受過裡面的非人折磨,但在大牆之外所遭受的種種不公已經讓他「再也受不了了」。由此不難想像,如果他被關進再教育營,那樣的境遇就更受不了了。

超100萬的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成員被關押在再教育營,圖為被關押的維吾爾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近年來,中共對新疆人民實施瘋狂的高壓,將上百萬人關進再教育營進行迫害,因此招致了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在這種壓力下,中共前一陣故伎重演,自編自導,又是邀請外國媒體,又是組織外交人員,去新疆再教育營進行所謂的參觀,企圖以此洗白自己的惡行惡名。但近日被海外媒體廣泛報導的“寧死不進新疆再教育營哈薩克男機場割喉求救”的新聞卻猶如一記耳光,狠狠打了中共的臉!

2月8日,自稱為自由記者的阿札特(Erkin Azat)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段視頻片段。在這個短片中,一個名為沙曼(Qalymbek Shahman)的中國籍哈薩克族男子在烏茲別克機場向各國元首求救,表明自己寧死也不願被遣返會中國並再被關進新疆的“再教育營”。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沙曼的朋友介紹說,當時沙曼離開中國逃到了烏茲別克的首都塔什干並試圖尋求政治庇護,他沒想到烏茲別克政府的安全局人員接到上級通知,要在三小時之內把他遣返回中國。烏茲別克警方打算在機場將沙曼交給中共大使館人員,並強制沒收了他的手機等可以與外界通聯的工具。

沙曼知道自己一旦被遣返回中國,很有可能會直接被送進再教育營。於是,被困在機場禁區內的他只好冒險找機會向機場的清潔人員藉手機,並偷錄下了這段特殊的求救影片。

他在視頻中請求各國政府幫助自己免於被遣返回中國,他聲明自己寧死也不願再回到中國被關進新疆再教育營。他說,如果自己真的要被中共人員帶走,他將“割掉自己的脖子”。然後他在鏡頭前展示了自己頸部疑似曾經被割破過而留下的疤痕。

沙曼在影片中聲稱,自己出生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敏縣一個農民家庭,是個商人。他表示,自己現在想去哈薩克,“因為中國的人權記錄令人無法忍受。”“當我在新疆的時候,每隔50到100公尺就會檢查我的身份證……讓我非常焦慮,我再也受不了了。”

從沙曼的敘述里可知,他並沒被關進過再教育營,但對裡面的恐怖內幕顯然是了解的。關鍵是,雖然他沒有被關進過再教育營,沒有經受過裡面的非人折磨,但在大牆之外所遭受的種種不公已經讓他“再也受不了了”。由此不難想像,如果他被關進再教育營,那樣的境遇就更受不了了。所以當他逃到烏茲別克後,當地警方要將他遣返新疆時,他才會拼盡全力向國際社會呼救,才會說出如果自己真的要被中共人員帶走,他將“割掉自己的脖子”這樣決絕的話。

試想,是怎樣的黑暗和恐懼才會讓一個逃離新疆的人變得如此決絕,以至於寧死也不願再回到那裡,寧死也不願被關進那裡的再教育營?!在這個意義上,沙曼的呼救再有力不過的揭露和控訴了中共在新疆的倒行逆施,讓中共欺騙宣傳又一次不攻自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