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新年見了幾位創業朋友 才知他們有多苦

在中國大陸創業不易。(圖片來源:Adobe Stocks)

新年過後,趁還沒開工,拜訪了幾位創業朋友,不約而同的,紛紛向我大吐苦水。聽了他們的訴說,不由不感嘆:創業不易,在這個時代更不容易。

朋友C

朋友C是個高級知識分子,國內一流名校的博士,曾經是某世界五百強企業的高管,拿著高薪,那時工作雖忙但壓力不算大,還時不時能世界到處旅遊,朋友圈也是一派歲月靜好、風光無倆的氛圍,感覺日子過得風光愜意。前年,忽然聽聞他出來創業了,當時還有些愕然,高管的日子過得好好的,怎麼想起創業了?

後來,雖然也偶而在微信上聊天,聽他感嘆創業的不容易,但並沒有深談,對其經歷的苦自然也就缺乏深入的了解。直到這次見面,才知道他經歷著怎樣艱難的歷程。

我們約在一家咖啡館見面,剛一坐下,他就說:老言,我要向你吐槽。聽得我一愣,大過年的,幾年不見,就不能說點開心的嘛?他見我有些尷尬,說:沒辦法啊,老言,這些話平時和員工不能說,和客戶不能說,只能和你說,不說我快要瘋掉了。然後,在咖啡館坐了一個多小時,聽他訴說創業的不容易。

他和一個化工行業的高級人才合作創業,對方擁有行業中一個技術領先的專利,原來是行業中某大型企業的技術高管,因為懷揣著夢想,決定出來創業,而他則有較強的管理能力與社會資源,於是雙方合作。

開始創業的時候,合作夥伴有四五百萬的現金,還把家裡的房子抵押貸了幾百萬,而他也把多年的積蓄拿了出來,兩人湊了近二千萬,開始了躊躇滿志卻又艱難困苦的創業路程。

作為新創業的公司,首先遇到的是招人難,好的人才或者要求太高,或者幹不了多久就離職,而差的呢,又不堪大用。只能是將就著,找一些還比較勤快,也能服從安排的員工。而即使這樣,對員工還得好好的哄著,不然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團隊要是散了,就更無以為繼了。

每個月發工資,對當老闆的來說都是一道難關,因為工資是絕對不能拖欠的,畢竟員工一個月就那麼點薪水,靠這個生活。雖然創業公司員工數量不多,但每個月也是好幾十萬。當資金周轉困難的時候,就只能透支兩個老闆的信用卡了。

剛過去的這個年,為了趕在春節前給員工發雙薪,大年30,他還在到處找客戶回款,當最終將所有員工的年底雙薪發完時,兩個老闆坐下來一對賬,信用卡已經透支了五六十萬,而兩人的錢包里呢?合作夥伴剩下700多塊錢,而朋友只剩下幾十塊錢。過年了當老闆的口袋裡只有幾十塊錢,那些領到雙薪回家過年的員工恐怕根本想不到吧?在企業當高管時過年經常滿世界旅遊的他,今年別說旅遊,年貨買起來都要手緊了。

最後,他說今年再堅持一下看,如果再沒有轉機,也許就只能重回企業去上班。真心不希望他走到那一步,如果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倒下了,那中國經濟的前途在哪裡?

朋友M

M和我在老家就是一個單位的同事和廠足球隊的隊友,創業前,他是一家國內著名快速消費品企業的區域經理,小日子過得很不錯。

10多年前,在深圳經營一家工藝品公司的叔叔決定退休,讓他來接管他的企業,於是他辭掉快消品公司的工作,接管了叔叔的企業。當時我還挺羨慕他的,畢竟他接管的是一家現成的企業,員工、客戶都是現成的,比自己從頭創業要容易得多。

那時,他的工廠在梅林,廠規模不大,十來號人,主要接一些香港的訂單,也做一些國內廣告公司的訂單。他雖然在深圳工作多年,但只是在老家買了一套房,在深圳一直租房住。從事房地產行業的我多次勸他,如果決定在深圳長期發展,還是趁早買房,以後房價只會越來越高。但他一方面認為房價可能會跌,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工廠需要流動資金,所以一直租房住。

好多年沒見了,眼看著深圳房價經歷幾輪大漲,均價已經是十年前的幾倍,也不知他現在買了房沒有,如果還沒買,恐怕以後買房更難了,而沒有房,就總會缺乏一種歸屬感。

他開車到我家樓下時,我見他第一眼驚訝道:“你怎麼越來越胖了?”

“你以為我象你哦,經常有時間跑步,你不知道我們做工廠的有多累。”

辛苦他是和我說過,但辛苦到如此程度,我在和他細聊後才了解得比較詳細。

他的廠當初在梅林,因為舊廠房要改造,搬到了坂田,搬一次廠,就是一筆不菲的開支。而即使坂田,租金也是一年百分之五的上漲,單看一年也許不多,但年年漲,累積起來壓力就非常大了。不僅房租連年漲,而越來越嚴厲的消防、社保等檢查,也是要命,去年上半年政府的消防檢查非常嚴格,幾乎都逼著要關門了,好在下半年可能是民營企業困難的呼聲讓政府有所放鬆,這才挺了過來。

做工廠十來年,當初能買得起的那套房,現在已經漲了四倍,十年賺的錢,還不如當初買下那套房賺的多。而十年來所經歷的苦痛,又能向誰訴說?如今,他還在梅林租房住,一個月要負擔五千左右的租金。

作為小企業,生產銷售都要自己負責,每天是到得比員工早,走得比員工晚,下了班還經常要陪客戶吃飯喝酒。以前他和我經常踢球,但現在一個月也難得踢一次,自然身材就越來越橫向發展。

現在坂田也在改造,而周邊再去找新的廠房,租金也都便宜不到哪去,如果那樣,就不如關掉算了。他的話讓我想起我太太的企業,去年原工業區也是改造,不得不搬到新的工業區,他們工業區的很多企業,乾脆就因此解散了。

也許還會繼續堅持,也許不知道哪一天就不做了。臨分手時,M這樣說。

第二天,他發開工大吉的朋友圈,沒有聽他訴過苦的,也許看到的仍只是他的樂觀豁達,不知那笑臉背後,有多大的委屈與艱辛。

朋友F

F和我一個是一個跑團的跑友,因為價值觀、興趣好愛相近,所以交流比較多,但見面很少,之前只知道他是做樓宇智能管理系統的,但公司規模多大,經營情況如何並不了解。

那天去了他位於南山的公司,才發現只是一間很小的辦公室,裡面遠沒有高檔寫字樓那種富麗堂皇的氣派。很多人,都嚮往著在那樣的寫字樓辦公,但對於初創業者來說,選擇那種辦公場所也許就是死路一條,畢竟對於創業者來說,如何活下去才是考慮的第一要素。很多創業者,一開始就貪大求面子,結果死得很快。

F自己是專業技術出身,對於軟體開發有深入的研究,研發了很多創新的技術,同時能較好地將行業內的技術設備進行整合,所以具有較強的競爭力。目前,他們在深圳已經獲得了幾十棟高檔寫字樓智能管理系統開發與維護的訂單。

但說到創業,F仍是滿腹苦水。他說,這幾年,他可謂一直走在創業的路上,但經歷的失敗一波又一波。之前,他開發過跑步的計時系統,但因為行業惡性競爭,將價格壓得很低,一段時間後不得不將設備賣給國內一家巨頭,搭上一年多時間不說,還虧了幾十萬。

即便目前從事的項目,雖然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但仍是如履薄冰,舉步維艱。越來越高昂的人工成本、稅收、行業的殘酷競爭,讓他時時都處在高度緊張、焦慮的狀態之中。雖然企業有一定的利潤,但每年要將大量的收益投入到研發中去,不這樣很快就會被淘汰。

我們這些創業的人,更多的時候是在為政府打工,為房東打工,為員工打工。F苦笑著說,一臉的無奈。

身邊認識的人中,走上創業之路的很多,有成功者,有失敗者,但無論是誰,都沒有容易者。自己也曾走上過這條路,經常失眠,壓力山大。一位創業算是比較成功的朋友一次感嘆說: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一定不會選擇創業,而是願意去做一個普通的工程師。

(原題目:春節見了幾個創業者,才知道他們有多苦)

(本文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