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許章潤:我的新年期許——用兩張「票子」取代兩根「杆子」

曾幾何時,“槍杆子”與“筆杆子”蔚為通說,橫行天下。與前者聯袂而來的義項多半是“刀把子”,而有“槍杆子刀把子”的連稱,刀光劍影,血腥騰漫。牽連浮現於後者的,不知為何,則為“殺人不用刀”的幽黯訓誡,以及“無恥文人”、“舞文弄墨”與“指鹿為馬”等一己心理,胡思亂想,秋水流轉春山。究其實,正在於鉗口噤聲,愚弱心智,操控心靈,而以一己心思總綰萬眾心事,期期於塑造“新人”。

“兩杆子論”陳述的是“打江山,坐江山”的奧義,也是刀光劍影后坐享福祿壽的秘訣。其之訴諸霸道,赤裸裸,一文一武,張弛之間,而天下底定,真正是恩仇立現,血肉翻飛。過往百年,吾族吾民,億萬性命葬身泥塗,血水讓海水漲潮,早以浩瀚無辜為此悚然作證矣。

吳頭楚尾,斗轉星移,這杆子那杆子,都拗不過肚子與面子。因而,吃飯穿衣,這一永恆的人類窘迫,溫飽則易忽,匱缺反豁顯,遂終為首要問題,畢竟是首要問題,而永遠是首要問題。卻原來,飢餓——如名人名言的點撥——是人類的第一政治屬性。是啊,吃飯要錢買,沒錢沒飯吃,金玉滿堂才能山珍海味;穿衣要花錢,無錢無衣穿,大富大貴方始穿金戴銀。升斗小民,胼手胝足,終生掙扎,面朝黃土背朝天,所求不過溫飽。要是連此也犯忌,乃至於三餐不濟,洒家沒法活,則只能拚死相搏。

怎麼辦?咋個整?於是,古今之際,中西之間,政道轉圜矣,治道損益矣,兩張“票子”出矣。

一是鈔票。手上有錢,心裡不慌,此為人情之常,也是世道庸常。錢多錢少,端看造化,要在公正。無此造化,則錢緣淺薄,瞎折騰沒用;沒公正,累死亦枉然,而且,貧富皆無保障。故爾,生民嗷嗷,多少有點兒散銀糊口,好歹活下去,才是人間正道,這人間也才堪生聚。至於普羅大眾居然溫飽無虞,少數鳳麟甚至於饕餮無度,實為晚近方始出現的局部人類景觀,一種市民生態與社會生物情態,而統轄於特定政治經濟學框架。其間轉折,不僅是科技助力,更在於自由經濟放飛人生,催發想像,令財富涌流,而以底線公正保駕護航也。不過,縱便如此,也沒能改變全體人類依舊在為吃飯穿衣而凄凄惶惶這一基本事實,一切的勞心勞力終究只具有生存論意義這一殘酷現實。此不惟生存論判斷,也是判斷力的澎湃批判所向。而且,尤有甚者,幸有此心智與靈性,肉體躍升為身體,生存轉化為存在,生死不只是輪迴而獲得了超越意義。

二是選票。隨鈔票聯袂而來,伴鈔票上下翻飛的,不是別的,就是這個叫做選票的紙片片兒。一紙千鈞,就在於人是群居動物,雖說須臾不可分離,卻又形同刺蝟,則進退出處之和平共處,是僅次於飢餓的天性本然,從而蔚為生命之性命,性命之天命。學術修辭,此即政治,邦國之頭等大事。政治是人性,如同人性就是歷史性,而歷史性生髮纏繞於食色二字。就是說,政治生髮於人類面對眾獸只好群居、可自家內部卻又永遠勾心鬥角離心離德之不得不然,則如何群居,不至因進退失據、出處無常而自相殘殺,把這個物種滅了,這才有所然而然,求其然而有所然。因而,如同在下之再三致意,政治不是別的,就是合眾群居的和平哲學,也是一種共同體的和平技藝。其所維持的是人間的生存底線,一種關於洒掃應對的秩序大框架,而為這個叫做人世的活色生香萬丈紅塵兜底兒。歷經頓挫,海浪天風,漫漫試錯進程中,政治終於翻轉出自己的古今之別,告別武力和血腥,於無奈中實現了億萬生民經由票決參與政治、自主選擇群居社區物業這一和平機制。至此,塞漠海疆,石破天驚,手上持有紙片片兒的這些芸芸眾生,終於在文明誕生數萬年後,完成了自己就是主權者與立法者的自我加冕。

看官,時輪至此,兩張“票子”終於取代了兩根“杆子”,馴化了不可一世的公權,開啟了人類群居於政治共同體之內永久和平的生存模式,呀嗬嗨喲,呼兒嗨喲,乖乖隆地咚!

其間輾轉,說來很複雜,而道理其實很簡單。沒有鈔票,衣食無著,活不下去,造反遂成選項;沒有選票,縱便衣食無憂,則實腹弱智,終究難以為繼。更不用說億萬人於蛋糕切割無庸置喙,而竊國者侯,數年經營,一朝糟盡,最後肯定連飯也吃不上。從沈三萬到胡雪岩,再到盛宣懷,就連這些個兒光燦燦的紅頂商人,亦無善終,早已對此證之再再。反之,光有鈔票,吃肉罵娘;只有選票,乞丐民主。衣食無憂,選票行情平平;選票看漲,必因溫飽不再,而與衣食掛鉤。換言之,兩票聯袂,其間巧妙在於,一旦政治走不通,好歹走鈔票開道的民生之道,以求暫時偏安,再求政道轉圜;民生遭殃,則用選票換人,啟動民主這一糾錯裝置,也是紓解緊張的萬能出氣孔。因而,良政善治,為萬全計,必得兩票俱全,方始左右呼應,隔山打牛,而身心康泰也。

而更為重要的在於,由此鈔票衝決了權力的天羅地網,自身亦且變為一種權力,而成抗衡之勢。只要權力之間有所抗衡,則社會空間增大,萬眾便好棲息。從而,原本屬於權力一維架構下的壟斷性物品與享受,只要有票子,人人皆可擁有,你能拿老子怎麼著。與此同時,口袋是否有錢,錢多錢少,取決於國家經濟成長及其政治與法治保障,反過來構成了拷問政治合法性的績效之維,要求後者有效迎應,不可懈怠,進一步規訓著權力的運作和政治的指向。就此而言,“笨蛋,經濟,問題在於經濟!”可謂現代政治的不二法門,也是現代立國之道。其間,政治自由的產權意義與獲得法制保障的產權之於政治自由的基礎性,交纏糾結,互為犄角。至於由此而下,如何防範權錢勾結坐大與裙帶資本統治,則需引入表達自由、公民社會與獨立司法諸項,於丁一卯二的配置中實現有效制衡,表現的恰恰是兩張票子的現代開放治理效應。

朋友,此在功利立論,終究皮毛。兩張票子登場,一張都不能缺,說到底,就在於人類這個物種,不僅要吃飽穿暖,而且,還要“收拾精神,自做主宰”。所謂生死獲得了超越意義,則稟賦此種道德緊張的性靈靈,燦爛道盡幾希。此非“遁世隱居”的“帝力於我何由哉”,亦非“遠離塵囂”的“篇詩斗酒自逍遙”,更非“獨善其身”的“各人自掃門前雪”。凡此非他,一種私性生存,也是一種詩性爛漫,彰顯的是非政治與前政治狀態,而非公共生存與公共狀態,終究不過如西哲所言,是一種“困在陷阱中的遠足”。而人類共同體的群居本性先天地決定了人類必得生存於公共狀態,以公共生存護衛一己身家。而政治,正是政治,使我們擺脫自然狀態,締造和維護公共生存與公共狀態。故爾,只有造就政治及其和平共處的群居智慧,庶幾乎人類方始有望真做主宰。生死之際,靈肉兩頭,徊惶於此岸與彼岸,我們幸有善惡一體原是不得已的自明,而於自覺人性浩瀚燦爛的同時更為人性的卑污齷齪而暗自神傷。此時此際,德性提澌固為選項,但底線防範更為重要。於是而有法治及其法制,由此不得已動用政治及其政制。迄而至今,政治依舊是世間最高智慧,玩不好,人頭滾滾,玩好了,紙片片兒一張嘛。放眼一望,這個星球上,所謂“發達國家”,所謂“高階文明”,哪個不是練就這套現代政治智慧的國族,呼應著人性的神明與卑污,而兩票齊全,手舞足蹈也。

職是之故,看官,你要說這鈔票與選票,也是沒法子的法子,也不是個好東西,我也承認。可問題在於,人類首先就不是個好東西,極少數根本就不是個東西。你看這個星球上,最為殘暴而貪婪卑鄙的物種,還不就是咱這叫做人類的兩足直行的衣冠禽獸嘛!正因為此,這才有權力與圍繞權力打轉的政治登場,而它們不過因應人性善惡一體俱來的必要之惡,若非兩張票子綁縛,更且不堪設想,則票子得謂無益?則票子何其無辜?當今華夏,鈔票已然登場,其樂融融,但根基未穩,惟願公平如滔滔江水;選票尚未露面,終究可能人手一張,但求正義如冬陽普照。如此這般,左支右應,架漏牽補,庶幾乎平安無事,甚至於萬事大吉也。

諸君,說是“萬事大吉”,就在於就現代立國所涉之主權與治權、政權與政府等大經大法而言,經此一役,政權永固,牢繫於人民主權之顛撲不破,從此永無政權危機。而政府執掌治權,授受於主權,所需斟酌的是公共政策,憑藉的是立基於憲政的法制,而適成法治,於人民票決的周期性授權中兌現主權承諾。也正是藉此周期性授權,方能化解可能隨時浮現的政府危機,實現政治對於政制的調控與轉圜也。借用“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這一名人名言,看官,這才是真正的兩手,而左右開弓、左右逢源矣。

上述文字系就國家政治而言。若在國家間政治與全球政治立論,則國防武備不可鬆懈,文教作育更是國族生聚暢達之道,而要害在於放飛心靈,讓精神開敞嘹亮。有此精神內質支撐,並光大為文明氣象,方始有望造就所謂大國昌盛。否則,縱有繁華,不見精神,亦難持久。此於小國自是天則,其於大國則為責任,而首先是一種自律。自律才是自愛,也才會獲得他愛。再者,武備旨在和平,文教涵養人生,若無內政上合眾群居的永久和平與推己及人的普世仁愛,則其勢愈大,為禍愈烈。四鄰憂懼,一如國民恐懼,這日子便沒法過了。由此可見,國族政治與全球政治交纏,大國愈甚,而責任與標格更高,只能惟謹惟慎,而首先必得內政修明,以生民為青天,方能秀外慧中,有所然矣。若謂“人類命運共同體”,則自此起步,設身處地,己立而立人、己達而達人矣!否則,眼看你自己錦衣玉食,卻惡待自家蒼生,誰跟你同一命運?!

過往六年,每年陽曆元月之初,天則做東,邀眾聚議,評騭當下,暢想未來,致意新歲,以為“新年期許”。其意在展示漢語學思智力,其義在積聚華夏精神心力,其功必有助於舊邦新命之國力。所慮所盼,不外萬眾共和之良政善治;積勞積慧,正在於舊邦新命之文教風華。不意今年風寒,仗馬寒蟬,萬眾諾諾,沒奈何,乃改為書面發言。在下校園漫步,斗室枯坐,以文會友,而有上述文字,拉雜絮叨,彷彿啞然作聲,儼如戴鐐舞蹈,好一幅顛躓世相也!

2019年2月15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天則經濟研究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