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毛利:中國人為什麼喜歡拖著全家在地球上流浪

祖國的中產階級,目前流行一種新的春節度假方式,一對中年夫妻,帶上自己的一個或者兩個小孩,再加雙方四位老人,齊齊整整七八口人,浩浩蕩蕩上路。

我有一個朋友,最近幾年都是這麼做的,扶老攜幼,滿臉自豪。今年他還專門做了一面小旗,示意自己是領隊,帶領著整個家族旅行團,得意洋洋在朋友圈發了很多照片。

他終於全面解決了親戚們的良心拷問,每年我宣布春節不在家要出門玩的時候,都有親戚問:你爹媽怎麼辦?你為什麼不帶他們去?轉頭又跟我爸媽說:你們怎麼不跟著一起去啦?出去一道白相,多麼開心啊。

自然,我們全家臉上都很尷尬,彷彿一邊是在質問我不孝,一邊是在可憐我爸媽,在孩子心中沒一點地位,玩都不帶著一起去。每年我媽都會坎坷地許諾:明年,明年就跟他們一道去了。

有那麼一兩年,動過一下心思,要不帶著一起去?但是考慮到合家旅行,你帶了你爸媽,憑什麼老公不能帶他爸媽?

有個親戚拿出了終極拷問句:有本事就帶他們一起去呀。

‌‌“有本事‌‌”三個字,是對中國人的靈魂審核,一個人吃喝玩樂那不叫有本事,通常有個俗語把這類人稱之為敗家子。一對夫妻出去玩,除了蜜月期是名正言順的,其它時間會被人親切地稱之為:一對敗家精。如果一家三口出去玩,唔,長此以往,難免格局不高。

國內最近上映的《流浪地球》,外國人看了嚇死,為什麼地球出事了,不是逃離地球,是帶著整個地球一起跑?

因為這才是有本事的中國人!

真正有本事的中國人,要把整個家一起帶著跑,父母,老婆,孩子,缺一不可。考慮到獨生子女政策,必須雙方父母,才是大家族其樂融融的象徵。

春節來紐西蘭,果然見到了很多有本事的中國人。一次是在皇后鎮開往瓦納卡的路上,埡口上傳來熟悉的上海口音,一個六十歲左右的上海阿姨站在高處:哎喲冷煞啦。立即問旁邊五六歲的小男孩:儂冷伐?穿著短袖的小孩正在專心致志爬著山路,脫口而出兩個字:不冷。

阿姨迅速指揮旁邊的老伴:快捏衣裳脫下來撥伊呀,凍了哪能辦?

上海爺叔二話不說,脫下自己的衝鋒衣,披到小孩身上,小孩瞬間像披了一件斗篷。後面爸媽跟上來,開始討論到底冷不冷:冷嗎?不冷的吧。

紐西蘭的夏天,天氣很怪,一般來說,風吹的時候,二十五度也嫌冷,風不吹的時候,十度也嫌熱。外國人曬到太陽恨不得只剩比基尼全套,中國人不管冷不冷熱不熱,都裹著一件衝鋒衣。

小孩不情不願披上衝鋒衣,照樣在山路上玩得起勁,在玩方面,小朋友是可以克服非常多的困難的,我兒子也是,在埡口上開開心心跳來跳去。埡口看起來危險,其實是一片很緩和的山坡,要走很遠才是懸崖。

但老人看著小孩,已經嚇死了,左一句:你不要過去。右一句:快點下來。

爺爺奶奶剛剛勸好,外公外婆上來繼續,最後一家人終於擁簇著小孩,走下埡口,快下坡的時候,小孩到底還是小孩,撒歡奔跑起來,一下滑倒在石子路面上。

四個老人齊齊衝下來,七嘴八舌:怎麼樣,摔傷沒有?叫你不要跑,你為什麼不聽?哎喲這下怎麼辦?……

身披袈裟的小孩,趴在地上,撕破喉嚨發出一聲尖叫,於是遠處的爹媽也開始一邊跑一邊問:摔倒啦?嚴重不嚴重?

只是一次小小的滑倒,看起來就像一次大型救援行動,全家六個大人輪流查看傷情,上海阿姨又開始怪爺叔:衣服太長了,你該回車上給他拿一件的……另一個爺叔怪自己老婆:儂哪能伐牽牢伊手啦?

我想到《還珠格格》里,小燕子受傷,差不多就是這種場面,一時宮中大亂……

半分鐘後,小孩站起來活蹦亂跳,嘛事沒有,只剩下幾個大人心有餘悸,更加提高十二萬分警惕。

隔了一天,去瓦納卡的薰衣草農場,這天奇熱無比,紐西蘭紫外線極其兇猛,中午在農場轉一圈,跟上海盛夏40度的感覺差不多。很多人選擇到門口的咖啡屋坐一會。

這是一個很便宜的農場,四塊鈕幣(人民幣18塊)供應各種口味的茶,薰衣草,紅茶,綠茶之類……我叫了一壺茶,加一塊蛋糕,坐在室內等小孩出來,一張大桌子對面,很快坐上了幾個中國人,一對爺爺奶奶,一位外婆,他們什麼也沒點,干坐著。沒多久,一個頭上扎著巨大蝴蝶結的小女孩,拿著一塊巧克力,獻寶一樣給老人們看,‌‌“媽媽給我買的薰衣草巧克力。‌‌”

她媽媽很快又拿著一盒冰激凌回來,遞給小女孩。

我有點震驚,又立刻想明白了,我帶著親媽出去玩,她也是這個不要那個不好。

後來一家人坐下來,三個老人,兩個大人,一起喝著咖啡館免費提供的白水,看著小孩一勺一勺吃冰激淋。奶奶忽然開始了,指責小女孩的媽媽:你不該給她吃那麼多甜的,吃那麼多甜的能好嗎?

外婆附議:就是,別吃那麼多甜的了,喝點白水,多好。

小女孩不樂意了:不,我就要吃。

一陣吵吵嚷嚷中,覺得小孩很可憐,又覺得老人很可憐,這兩個物種根本就不是一類人,湊在一起到底幹嘛呢?

外國人極少極少一家老小旅行,帶小孩是常見的,通常一對夫婦帶兩三個小孩,多小的小孩都有,襁褓中的嬰兒,人家也任勞任怨。老人也是常見的,通常是一對老年夫婦,自己租一輛房車,夕陽西下時,從房車裡拿出一瓶葡萄酒,倒在兩個紅酒杯里,一個人看書,一個人看報紙,對坐一會兒。去咖啡館,這樣白髮蒼蒼的老年夫妻,幾乎坐了一大半,每個人一杯咖啡或者茶,慢悠悠坐著,一點不趕時間。

中國的老年人,習慣省錢了,坐在咖啡館這樣的地方,第一直覺,不要不要,什麼都不要,但小孩想買什麼都行,除非為了健康考慮,這一天已經吃了八個冰激淋,才斗膽進言:少吃點甜的吧。

在瓦卡納的營地,發現隔壁又住著一個中國大家庭,剛來我就忍不住指給老公看:你看人家多會生活。他們在房車的帳篷下面,弄了根晾衣繩,上面晾著好幾件小朋友的衣服。

老公撇了撇嘴說:我用烘乾機,不需要晾。

我又想起我爸媽常說的話:衣服不給太陽曬,能殺菌嗎?家裡買的洗衣烘乾一體機,他們幾乎從來不使用烘乾功能。估計這家老人也是這麼想的,那必須要太陽殺菌才行。

這是一個典型的北方家庭,穿著背心褲衩,體重兩百斤的老年男子,坐在房車門口的木椅上,架著二郎腿,看著裡面的女人出出進進,洗衣服,扔垃圾,自己紋絲不動。這家有兩個小孩,大的是個女孩,很文靜,沒什麼話,小的是個兩三歲的男孩,經常哭,一哭就有人罵,爺爺罵:哭什麼哭,到底有什麼好哭的你?媽媽罵:你又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著眼前的畫面,忽然想起了多年前的經典電視劇《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那是20年前的電視劇,說張大民一家特別窮,一家好幾口人住在一間小屋裡……

幸福是幸福,但七個人七種生活習性,這又是何必湊在一塊呢?

喔,因為有本事的中國人,必須成全一個誰都不能少的家。

不過作為沒本事的中國人,我一直很慶幸,春節旅行沒把我爸媽帶上。去冰川徒步,來回一個半小時,我媽或許能堅持,但她肯定會擔心一百遍:小朋友走傷了怎麼辦?去雨林探險,小孩在叢林中磕磕絆絆走著,我爸要是在現場,肯定直接把他提起來抱過去。

老人有操不夠的心,也吃不慣帶血牛排,中國的上一輩跟外國人不一樣,他們極愛熱鬧。途中我看過最酷的一個老年團,是一輛房車裡有三對老年夫妻,下車後六個人分工明確,有人做飯有人研究攻略,吃飯時六個人熱熱鬧鬧邊吃邊聊。

我還看過一種組合,是幾個年輕家庭,拼在一起玩,五六個小孩在營地玩木頭人遊戲,我兒子很羨慕。

放過老人和小孩吧,地球有危機,帶著一起跑沒問題,出來玩不過圖個輕鬆自在,帶著老爸老媽,還帶著另一半的老爸老媽,圖什麼呢?

其中最不自由的,就是小孩,他永遠像被挾持的皇子,幹什麼都有老臣在一旁極力阻擾。老臣們連風景都捨不得多看幾眼,幾雙眼睛齊齊盯著小孩:冷了嗎?熱了嗎?餓了嗎?飽了嗎?少吃點,多吃點……

果然是有皇位要繼承的孩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和毛利午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