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為官天定 非靠人力

人生既天定,為官亦如此。(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人的一生既然都是天定的,那麼做也就是命中注定的了,而非靠人力。一個人做不做官,做多大的官,都是被定好了的,以下的例子都說明了這一點。

魏徵褒甲貶乙結果乙卻陞官

唐朝魏徵還在任僕射時,手下有兩個主管。有一天晚上,魏徵剛剛躺下,那兩個主管就在窗前閑聊。只聽一人說:“我們的官職都是這個老翁決定的。”另一個則說:“不,都是由天定的。”魏徵聽到後,當即起床寫了一封信。

第二天魏徵派那個說“老翁定的”的人將信帶去侍郎府。信上說:“請給此人一個好官職。”但這個人不知道信的內容。但不巧的是,他剛出了門就感到心口痛,結果去不了,只得由那個說“由天定”的人送信。次日發下來的批註是,那個說“老翁定的”人被下放到地方;而那個說“天定的”人則被陞官。

魏徵感到很奇怪,就去找發下批註的人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方就把實際情況告訴了他。魏徵聽了便長嘆一聲說:“人們都說官職俸祿是由天定的,這句話大概不假呀!”

預言60天陞官結果一天不差

唐朝貞觀年間,張寶藏還在任金吾長史。他經常在朝值班結束後便歸回櫟陽。有一次在路上看到一個少年打獵,他用割下來的新鮮肉來野餐。張寶藏靠著樹長嘆說:“我張寶藏年已七十,還未曾吃過一次像這樣的酒肉,太可悲了。”

這是旁邊有一個和尚突然指著他說道:“六十日之內,官職會升到三品,有什麼可嘆息的呢?”說完那和尚就不見了。張寶藏聽了感到很奇怪,隨後就回到京城了。當時太宗得了痢疾很痛苦,很多醫生無論如何治都不見效,於是就下詔書給殿庭中的左右大臣,說有能治這種病的,一定重重賞他。

由於張寶藏過去也曾被這種病困擾過,他就寫了一份奏疏獻出了自己用乳汁煎蓽撥的藥方。皇上服了葯以後果然立刻就好了。於是下詔給宰相,授予張寶藏五品官。當時魏徵有意為難,過了一個多月也不去擬文授官。

後來皇上的病又發作了,他對左右侍臣說:“我以前吃了乳煎蓽撥的葯很有效。”於是又命令進獻此葯,結果一吃又好了。於是皇上想到說:“我曾下令授予獻此方的人五品官,到現在不見提升授官,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魏徵害怕了,就說:“奉詔那時候,不知是文還是武的。”

皇上聽了生氣地說:“若治好了宰相,尚且能授三品官,我是天子,難道不如你嗎?”就嚴厲地命令道:“給他三品文官。再授鴻臚卿官號。”當時算來正好六十天。

當初欲報仇反升對方官

唐朝狄仁傑被貶官後,路經汴州,他想在這兒呆半天治病。但開封縣令霍獻可命他當日必須離開縣城出縣界。狄仁傑對此含恨很深。等到狄仁傑又回朝當了宰相,此時霍獻可已經作了郎中。狄仁傑想中傷霍獻可但沒成功。

當時武則天皇帝命狄仁傑擇選御史中丞,已經下旨過兩次了,但狄仁傑都忘記了。後來武則天又問起他這件事。狄仁傑因倉猝應對,一時回答不出來,但當時他腦子裡所記得的只有霍獻可這個名字,就上奏說霍獻可這個人可以,武則天便下旨提升霍獻可為御史中丞。

後來狄仁傑碰到霍獻可對他說:“我當初恨你,現在卻推薦你,這才知道是天命啊,怎麼能由得了人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宋代李昉《太平廣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