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34天6名高管辭職!匯源果汁42.75億違規貸餘波陣陣

(圖片來源:公司官網)

因違規貸款的問題,上市公司匯源果汁(1886.HK)已經停牌十個月,而港交所留給匯源內部核查的時間也只剩下十個月。

按照匯源果汁此前發布的公告,該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底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復牌條件,港交所將會展開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

2月3日,匯源果汁發布公告,該公司行政總裁吳曉鵬、非執行董事閻焱請辭。這已是匯源果汁2019年以來發布的第四則人事任免公告。自2019年以來,34天時間裡,包括吳曉鵬、閻焱在內,總共6位管理層先後請辭,離開匯源果汁。一位不願具名的飲料企業人士向本報記者感嘆:“看來匯源果汁此次遇到的問題內部很難搞定。”“難搞的問題”是指匯源果汁關於違規貸款的內部審查,給出投資者、交易所一個交代。據該公司2月1日發布的進展,目前獨立調查及內部監控審查仍在進行中。

從2018年4月3日至今,匯源果汁已停牌10月有餘,這場由42.75億元違規貸款引發的停牌風波,進入2019年並沒有平息之勢,反而餘波陣陣。

接下來,風平浪靜的市場表現能持續嗎?這才是眾多投資者關心的問題。一部分中小投資者還對於匯源果汁的業績抱以希望,認為只要業績好,就能解套;另一部分投資者的態度則是憤怒與擔心,他們認為,無視交易所規定,挪用公司資金已暴露了匯源果汁內部管理漏洞,如今並不健全的管理層架構,很難讓投資者樂觀。

從現在算起,留給匯源果汁內部核查的時間也僅剩10個多月。

5個人的董事會

從匯源果汁停牌後來發布的上市公司公告來看,停牌這10個月,除了內部審查外,人事變更是匯源果汁繞不開的主題。2018年有首席財務官、行政總裁的重要任命,進入2019年後主要是高管辭職。

其中,行政總裁吳曉鵬的離開頗顯意外,因為距他出任這一職位,僅過了半年。2018年7月16日,匯源果汁公布吳曉鵬為新任行政總裁,在公告中匯源果汁評價其“在內部控制、財務金融、企業管理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彼時的匯源果汁因為在沒有申報交易所、沒有獲得股東批准的情況下,將42.75億元貸款借給關聯公司而遭遇交易所停牌已有3個月,並已在內部啟動了調查。

這位臨危受命的行政總裁未能力挽狂瀾。匯源果汁在公告中稱,吳曉鵬的辭職是出於個人事業發展計劃的考慮。

與吳曉鵬不同,在匯源果汁擔任多年非執行董事的閻焱則是帶著不滿提出的辭職。

閻焱是匯源果汁的股東,2010年加入了匯源果汁董事會,他持有匯源果汁225,170,501股份。閻焱公開表示了辭職理由:在向董事會提出有關相關貸款問題近一年後,有關問題仍然不明確且尚未解決。在這種情況下,閻焱認為,作為非執行董事,他能力有限,因而辭任。

和閻焱一樣,2019年1月10日非執行董事許清流同樣因為貸款事宜提出辭職,許清流是匯源果汁可換債券持有人的唯一股東,他關注到匯源果汁及其管理層在向他提供有關相關貸款或公司一般事物的資料時欠缺主動,從而影響到了其履行董事職責,因而選擇辭職。許清流是親親食品的執行董事兼董事會主席,擔任非執行董事也僅一年。

除了以上三人之外,執行董事崔現國、獨立非執行董事趙亞力、獨立非執行董事梁民傑也都在2019年開年後先後離開了匯源果汁。

目前,匯源果汁的董事會只剩下5人:主席朱新禮、執行董事朱聖琴、執行董事鞠新艷以及獨立非執行董事宋全厚、王巍。執行董事中,朱聖琴為朱新禮之女;38歲的鞠新艷也是匯源果汁的“老人”,2001年11月加入匯源,曾任總裁辦副主任、工廠總經理、大區總經理及副總裁等多個職務。

值得一提的是,匯源果汁目前董事會獨立非執行董事人數、財務管理及審核委員會人員人數均低於上市公司規定的最少人數、財務管理及審核委員會主席、行政總裁等職位也出現空缺。

匯源果汁密集的人事辭別,已經不是第一次。2014年8月,匯源果汁公布任職僅一年的行政總裁蘇盈福辭職。從李錦記等知名快消企業走出來的蘇盈福肩負匯源果汁“去家族化”的重任。彼時朱新禮曾表態:“哪怕匯源被我新招來的人折騰死了,我也認”。

有朱新禮的兜底,職業經理人蘇盈福很快燒起了“三把火”:撤掉了所有事業部、解散了七個特區、重新劃分市場、要求銷售人員砍掉營銷利潤的環節……但大刀闊斧的改革進行一半就結束了。

此後,匯源果汁的行政總裁一職花落匯源果汁“元老”於洪莉手中,與此同時,朱新禮之女朱聖琴、元老崔現國同時成為執行董事,朱新禮家族再回歸。這也被外界解讀為,匯源果汁“去家族化”的革命半途而廢。

直到2018年,又一位職業經理人吳曉鵬空降,但“三把火”還沒燒起來,他就選擇了離開。

暗流涌動

在停牌期間,匯源果汁對外稱,公司運營正常。新年放假期間,本報記者走訪北京多個超市、便利店,銷售人員並未發現匯源果汁相關產品的供應有異常。不過,多位銷售人員也透露,由於飲料種類豐富,果汁產品的銷量遠不及前些年。

在國內飲料江湖,同宗慶後一樣,白手起家的朱新禮也是一位標杆性人物。1992年朱新禮辭去公職,創辦山東淄博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次年匯源的第一批濃縮蘋果汁生產出來了,從此“匯源”這個品牌就成為了果汁品類的代表,常年佔據果汁市場半壁江山。

相比平靜的市場終端,在停牌這10個月,經銷商們一直提心弔膽,“就怕政策又有變化,這不就更亂了,”一位來自陝西的經銷商向本報坦言。

事實上,不只是停牌這10個月,在過去10年間,“動蕩”也是匯源果汁留給外界的印象。現任山東溫和酒業集團總經理肖竹青曾是匯源果汁員工,在他看來,“動蕩”是從2008年真正開始的。

2008年,國際飲料巨頭可口可樂向匯源果汁伸出了橄欖枝——以179.2億港元的總金額收購匯源果汁,每股12.2港元,這已是匯源果汁發行價的2倍。朱新禮當時選擇“賣出”,所以他遣散了絕大多數的銷售團隊和工作人員。但遺憾的是,最終這樁收購案遭到商務部的否決。

此後,匯源果汁內部的管理層一換再換。肖竹青坦言:“換一批領導就等於更換一管理模式、換一批經銷商、換一批員工隊伍,這對於匯源果汁的市場基礎造成了傷害”。

根據Wind統計,2014年匯源果汁出現虧損,全年凈利潤-1.27億元;2015年虧損額擴至-2.29億元。如果刨去政府補貼和資產出售帶來的收益,匯源果汁的虧損會出現得更早。

為了應對業績疲軟,近年匯源果汁內部調整頻繁。除了產品的多元化探索之外,銷售體系的重建也是一方面。匯源果汁曾在2014年的財報中披露了這樣一個信息:“2014年整年匯源在全國實現了超過1000家營業所的網路布局,充實一線員工,打造零售終端。”

匯源果汁曾試圖用直銷的模式來刺激終端銷售。但是這一模式是否真正起效?

在位於順義區北小營鎮匯源集團原總部門口常年擺放著一處飲料攤位。2018年10月底,本報記者實地走訪時,該攤位工作人員介紹,她之前的工作單位是匯源下屬的營業所,目前營業所都已被劃入到萬盟匯達。“如果想賣飲料,可以從萬盟匯達直接進貨”。該工作人員介紹,除了代理匯源自己的產品之外,萬盟匯達也會承接其他品牌的銷售,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相當於匯源的經銷商,不過相比其他經銷商,萬盟匯達拿到的貨品和成本價格更勝一籌。

在攤位的旁邊,便是掛有萬盟匯達牌匾的超市。超市內,擺放最多的是匯源品牌的產品。超市內生活家電區域,掛有“飛利浦照明”的導購牌,但是並未擺放任何產品;匯源果汁體驗區也是空無一人,桌椅被隨意擺放,已落滿灰塵。

根據啟信寶信息,北京萬盟匯達商貿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股東正是北京匯源飲料,即向上市公司借款的關聯公司。上述不願具名的飲料企業人士向本報分析,直銷體系本身會耗費大量的資金和人力,目前該體系不屬於上市公司,這也減輕了上市公司的負擔。“匯源果汁的直銷最開始的設想是為了補缺,但是在執行過程中,一些地方出現了偏差,與傳統經銷商體系有了一定的衝突。”在食品飲料行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在整個匯源的體系中,直銷的矛盾依然存在。

前路未卜

匯源果汁內部政策變數多、存在不合理性、管理無序,這是另一位曾供職匯源果汁的行業人士對於該公司的評價,在被問道如此評價的緣由是,他回答稱:“山頭文化”。

匯源果汁近些年也總被人們貼上“家族式管理”的標籤,在2018年違規貸款事件爆發後,質疑聲越來越大。

匯源果汁2018年3月發布的公告顯示,在沒有得到董事會批准,沒有簽訂協議,也沒有對外披露的情況下,匯源果汁向匯源集團旗下的北京匯源飲料食品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匯源飲料”)借出了42.75億貸款。這一行為違反了港交所上市規則中關於關聯交易申報、股東批准及披露的條款。

根據啟信寶的信息,北京匯源飲料2001年成立,實際控制人為朱新禮、法人代表、董事長為朱燕彤,朱新學、朱聖琴為公司董事。

雖然這筆貸款已被追回,且上市公司也拿到了相應的利息,但是港交所仍然要求匯源果汁內查。就匯源果汁調查進展、事件影響以及內部應對等問題,本報於1月24日向匯源果汁進行了提問,但截至發稿對方未有回復。

與匯源果汁向關聯公司借款42.75億元的大方形成對比的是壓在其身上的債務壓力。2018年4月,匯源果汁發布了未經審計的業績報告。該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底,該公司的負債總額已經達到114.02億元。2016年底和2015年底,該公司的負債總額分別為99.95億元和76.62億元。

事實上,上市公司匯源果汁確實只是匯源集團偌大產業中的一份子而已。

匯源果汁停牌10個月期間,匯源集團在其他產業領域的投資並沒有停止。根據匯源官網,目前匯源集團旗下擁有匯源農業、匯源果汁、匯源果業三大板塊。其中匯源農業是朱新禮近年的“心頭好”。官網信息顯示,目前匯源農業已經在全國13個省市自治區規劃建設了19個農業產業化園區,形成了種植、養殖、商貿物流、加工、現代農業體驗、旅遊觀光、休閑度假、養生等融合一二三產業的多樣性格局。

例如,2018年7月有公開消息稱,匯源將在雲南布局康養小鎮和果園基地建設,總投資將達到300億元。

在談及農業板塊的運營狀況時,一位曾在農業板塊旗下電商平台供職的員工向本報記者用“理想與現實的差距”來形容,“至少電商至今未盈利”,畢竟農業是公認的投資大、回報周期長的產業,因而也無法反哺為上市公司。

相對於農業板塊,匯源果汁確實已成熟。雖陷入泥潭,但是朱丹蓬透露:“很多公司對於匯源果汁還是很有興趣的。”

停牌之前,匯源果汁股價停在2.02港元,市值為53.97億港元,這比該公司最高總市值175.15億港元蒸發了120億港元。2007年匯源果汁在港交所上市時發行價為6港元。可口可樂2008年提出收購時的作價為12.2港元/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經濟觀察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