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網貸公司年初批量「被關門」 業界:加重中國社會風險

網貸行業在年後遭當局嚴厲整頓 

 年後第一個工作周,網路貸款行業就已感受到了北京當局對網貸“能退盡退,應關盡關”的管控手法,企業被批量要求關停,尚存的從業者也面臨著更高的門檻和更嚴的限制。業界認為,強行取締網貸等民間貸款途徑的做法再度縮減了私企與民眾獲取貸款的途徑,加重了中國經濟硬著陸的風險。

網貸平台被要求“自願退出”行業入冬

早在1月底,中共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辦公室和P2P網貸風險整治工作辦公室聯合發布的175號文件《關於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範工作的意見》中就提到網貸“能退盡退,應關盡關”的說法。該方案提供給網貸業的轉型路線有兩條,一種有申請牌照、房貸資金的限制,另一種要求有合規實體網點,這兩種途徑均提高了從業門檻。

與此同時,網貸從業者也被當局相繼約談。一名深證網貸業界人士告訴陸媒《經濟觀察報》,深圳當地監管部門把轄區內一些平台負責人召集起來開會,要求他們簽署自願承諾退出函,簽字之後也就意味著主動退出行業,平台停擺。

“175號文出來後,感覺行業都沒法再做了”,該人士說。

他透露,目前網貸平台淘汰率很高,他朋友所在的網貸平台仍有待售貸款1億多,已經被約談,年後預計會放出詳細的退出計劃。報道稱,有大量逾期金額的私營平台甚至會有公安機關介入催收拖欠者貸款,試圖強行減少平台債務,從而推進整頓流程。

在175號文公布不久後,網貸行業又收到了互金整治辦的1號文《關於進一步做實P2P網路借貸合規檢查及後續工作的通知》,該文件稱與行業運營相關的備案仍照常進行,這意味著產品登記等活動還能進行。

不過,這一緩和局勢的文件現在看來顯得杯水車薪,由於監管壓力太大,完成備案已經不容易,而當局的嚴查與強行要求平台退出的舉動顯然在逼迫網貸平台去另尋活路。

業界:私營部門融資途徑減少 加劇硬著陸危機

業界認為,北京當局大規模整頓網貸行業等非銀行融資渠道的做法會進一步削減私營部門與百姓的融資渠道,是在走“國進民退”之路。

華爾街日報》1月24日報道中提到,目前北京整頓非銀行渠道融資的行動顯得過頭,而且沒有在整頓之際為民間借款人與私企提供替代融資方式。當局的這種手法或造成經濟增長的進一步下滑。

報導提到,中國的銀行系統都聽“黨的話”,中共國企貸款相對較容易,而對中國經濟貢獻率約2/3的私企卻難以從中獲得足夠貸款,凈獲得新貸只有貸款數的1/3。一些私企因為無法拿到貸款,所以轉向非正式融資渠道。而當局以金融風險為由而大力削弱非正式渠道,導致形勢更加緊張。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兼中國股票策略主管朱海斌認為,雖然當局大量釋放流動性,但從中長期看,小微、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仍然難解。

年前,中共央行在1月14日至17日之間通過降准等調控方法投放了約2萬億元人民幣借貸便利,然而,這並未對民企融資難的問題有很大的緩和。大量企業選擇年前或年後裁員、減薪,減小營業規模甚至關門。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不僅企業將受到當局去槓桿的影響,民眾也會受到顯著影響。

推特號“北美吹哥”說,“月薪6000的打工族要支付2百萬以上的房價。相當一部分的房主要依賴影子銀行(即非銀行渠道融資)”。而當局強行嚴控民間融資渠道,導致更多的人無法支付房屋貸款。他引用數據稱,“今年一月(房屋)銷售陡降44%!近50%的貸款將死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凌杉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