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它是四大名琴之一 為何古人要忍痛毀掉它?

“琴”,是我國最古老樂器之一,現稱古琴或七弦琴。(繪圖:志清/看中國

“琴、棋、書、畫”當中的“琴”,是我國最古老樂器之一,現稱古琴或七弦琴,最著名的是齊桓公的“號鍾”、楚莊王的“繞樑”、司馬相如的“綠綺”和蔡邕的“焦尾”,被人們譽為“四大名琴”。

號鐘琴

“號鍾”是周代的名琴。此琴音之洪亮,猶如鐘聲激蕩,號角長鳴,令人震耳欲聾。

傳說古代傑出的琴家俞伯牙曾彈奏過“號鍾”琴。

後來“號鍾”傳到齊桓公的手中。齊桓公是齊國的賢明君主,通曉音律。當時,他收藏了許多名琴,但尤其珍愛這個“號鍾”琴。他曾令部下敲起牛角,唱歌助樂,自己則奏“號鍾”與之呼應。牛角聲聲,歌聲凄切,“號鍾”則奏出悲涼的旋律,使兩旁的侍者個個感動得淚流滿面。

繞樑琴

今人有“餘音繞梁,三日不絕”之語。其語源於《列子》中的一個故事:周朝時,韓國著名女歌手韓娥去齊國,路過雍門時斷了錢糧,無奈只得賣唱求食。她那凄婉的歌聲在空中迴旋,如孤雁長鳴。韓娥離去三天後,其歌聲仍纏繞回蕩在屋樑之間,令人難以忘懷。

琴以“繞樑”命名,足見此琴音色之特點,必然是餘音不斷。據說“繞樑”是一位叫華元的人獻給楚莊王的禮物,其製作年代不詳。楚莊王自從得到“繞樑”以後,整天彈琴作樂,陶醉在琴樂之中。

有一次,楚莊王竟然連續七天不上朝,把國家大事都拋在腦後。王妃樊姬異常焦慮,規勸楚莊王說:“君王,您過於沉淪在音樂中了!過去,夏桀酷愛‘妺喜’之瑟,而招致了殺身之禍;紂王誤聽靡靡之音,而失去了江山社稷。現在,君王如此喜愛‘繞樑’之琴,七日不臨朝,難道也願意喪失國家和性命嗎?”

楚莊王聞言陷入了沉思。他無法抗拒“繞樑”的誘惑,只得忍痛割愛,命人用鐵如意去捶琴,琴身碎為數段。從此,萬人羨慕的名琴“繞樑”絕響了。

綠綺琴

“綠綺”是漢代著名文人司馬相如彈奏的一張琴。司馬相如原本家境貧寒,徒有四壁,但他的詩賦極有名氣。梁王慕名請他作賦,相如寫了一篇“如玉賦”相贈。此賦詞藻瑰麗,氣韻非凡。梁王極為高興,就以自己收藏的“綠綺”琴回贈。“綠綺”是一張傳世名琴,琴內有銘文曰“桐梓合精”,即桐木、鋅木結合的精華。相如得“綠綺”,如獲珍寶。他精湛的琴藝配上“綠綺”絕妙的音色,使“綠綺”琴名噪一時。後來,“綠綺”就成了古琴的別稱。

一次,司馬相如訪友,豪富卓王孫慕名設宴款待。酒興正濃時,眾人說:“聽說您‘綠綺’彈得極好,請操一曲,讓我輩一飽耳福。”相如早就聽說卓王孫的女兒文君,才華出眾,精通琴藝,而且對他極為仰慕。司馬相如就彈起琴歌《鳳求凰》向她求愛。文君聽琴後,理解了琴曲的含意,不由臉紅耳熱,心馳神往。她傾心相如的文才,為酬“知音之遇”,便夜奔相如住所,締結良緣。而《鳳求凰》的典故,亦被傳為千古佳話。

尾琴

至於“焦尾琴”則與蔡邕有過一段有趣的故事。

蔡邕(133-192年)是漢朝末年的一個大學問家,在編寫歷史典籍方面貢獻非常大,並且很懂音樂,是一個出色的音樂家。

有一次,蔡邕路過吳縣這個地方,有一個人正在做飯,架起一口大鐵鍋,下面正在燒火,柴火在烈焰中劈劈啪啪的一陣作響,火勢正旺。蔡邕在旁邊經過,忽然發現一塊上好的梧桐木正在燃燒,他知道梧桐木是作琴最好的材料了,這樣燒掉非常可惜,於是不顧火勢正猛,連忙把這塊木板抽了出來,撣滅上面的火。他一邊仔細端詳著這塊燒焦的木頭,一邊連聲說“可惜,太可惜了!”他這種舉動,把燒火的人弄懵了,蔡邕解釋說:“這塊木頭是做琴的好材料,燒掉實在是太可惜了。”燒火的人笑了,“原來如此,既然您這麼喜歡,就拿去好了。”

蔡邕高高興興地把這塊木頭拿回了家,精心的製作了一張古琴,他把燒焦的部分放在琴的尾部,並給他起了一個極為雅緻的名字--“焦尾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