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男子與好友約定互送超級紅包 送出8888隻收回1314

這兩天,29歲的劉詠清理新婚禮金時,卻因一個1314元的紅包而鬱悶,按理說,這算是一個大紅包、數字也很吉利,但這個紅包的發送者卻是劉詠昔日的室友——2年前,劉詠送給其的新婚紅包為8888元。

曾許諾結婚互送8888元

17日,記者在兩江新區中華坊見到了劉詠,他身高約1.72米,微胖,在解放碑一家金融公司從事顧問工作,提及這筆禮金,劉詠不禁回憶起了一段往事。

5年多前,劉詠和工商大學的校友陳先生畢業以後,兩個來自我市不同區縣的老校友,一同留在主城找工作,二人還一起在沙坪壩鳳天路合租了一套老式民居,成為了同一屋檐生活的室友。

劉詠說,合租的1年多時間,二人關係很鐵,稱兄道弟。在有次二人與另一位老同學一起聚餐的時候,聊起了各自未來結婚的事,劉詠和陳先生還互相承諾,待到結婚的時候,按關係論,必互送超級紅包,“都送給對方8888元。”劉詠和陳先生當時還半開玩笑的請老同學給他們的友誼做個鑒證。

送出8888元只收到1314元

3年多前,陳先生率先找到了女友,搬出了合租房,2016年12月,陳先生便發來了結婚請柬,劉詠還清晰的記得,陳先生的婚禮在其江津的老家舉辦,自己提前一天就去了江津,當晚,劉詠就提前將包好的8888元紅包,親手交給了陳先生,“那個時候我才進這個公司,這相當於我兩個多月工資,但是我覺得必須要謹遵承諾,才對得起我們的兄弟情誼。”

今年春節期間,劉詠在榮昌老家舉辦了婚禮,陳先生此前也一口答應一定來現場,但到了婚禮前一天,陳先生才打電話告訴他,自己因為家事沒法趕來,並連聲說抱歉,第二天婚禮舉行後,劉詠的微信有個陳先生的留言和轉賬,轉賬顯示,其送來了一個1314元的紅包。

這紅包讓他內心有點涼

劉詠說,這筆禮金讓他感覺很扎心,他說,雖然兩人隨著這兩年各自成家立業,聯繫逐漸變少,但他一直認為,二人之間的深厚情誼不會變,但陳先生這個不對等的紅包,讓他的內心變得有點涼,“我幾次都想不通,打算直接問他了,但是我老婆非把我攔住了,她覺得沒必要去撕破臉。”

17日,記者聯繫上了當年和劉詠、陳先生一起吃飯鑒證的那位老同學余建民,他今年30歲,在渝中區一家銀行工作,他說,這事發生後,劉詠已經跟他吐槽過,他也覺得陳先生這樣做有點不地道,“不過也可能是因為小陳最近經濟比較困難,但我覺得他後頭還是該給兄弟解釋一下,不然好慪哦。”

七嘴八舌——禮金回禮,只應多不應少

楊娜娜(26歲室內設計師):我大學的一位同學,她結婚的時候,我送了她600元,然後我結婚的時候,她只送了我500元,雖然只相差100元,但是按照回禮只能多不能少的規矩來說,我是不打算理她了。

沈駿(28歲銷售工作):5年前,我才工作,我師父結婚,我送了他300元,去年底我結婚,我師父送了我600元,可能人就是這樣,禮金的回禮,少了扎心,多了會覺得感動吧。

謝雨楠(30歲全職媽媽):禮金確實比較敏感,我之前回我一位同事禮金,我記錯了只送了她300元,後來我才發現當年她送的我400元,有次我趁著一起聚餐喝酒,我專門給她解釋了、還送了她一支口紅表達我的歉意。

點評:婚禮禮金,最好遵循你來我往原則

倫敦大學學院心理學博士陳志林說,新人結婚時,親朋好友給新人們送上禮金以示祝福這既是傳統的婚宴習俗,更是一種為人處事的禮節,因此,在送禮金的金額上,一般都要根據關係做謹慎考慮。

像劉詠和陳先生這種,事先約定了金額,劉詠又如約送出了8888元的,按情理來說,陳先生應該如數還禮,不然二人的關係很容易產生裂痕,但這種口頭契約沒有法律約束,劉詠也不宜太過糾結,“劉詠可以找適當的時機,或者委託共同好友婉轉問問陳先生是否有難處,以消除自己內心的心結。”

陳志林提醒,婚禮禮金,最好遵循你來我往的原則,正如市民們所說,從人情來說,還禮方宜多不宜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