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何清漣憶李銳往事:其懷疑中共始於延安時期

中共自由派老人李銳101高壽辭世,追憶聲不斷。傳中共當局違背其意願,要按正部級待遇對待,引發其女兒和外界支持者的不滿。旅居美國的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作為同李銳有過多次接觸的知情者,近日撰文紀念李銳,追憶他的一些往事。

何清漣在文中回憶,1998年-2001年這段時期,李老(李銳)每來深圳、廣東,必相約見面,因此那段時期與李老至少有過五、六次長談。據他本人親口說,對中共的懷疑與認識,其實始於延安時期。在那種政治暗黑時期,這種不能說出口的懷疑,就只能表現為對常識的堅持。

文章透露,在李老八十高壽時,他的老友、鄉賢朱正先生贈他一副對聯:廬山霧瘴巫山雨,吏部文章水部詩,十四個字寫了他一生三件大事:

水部詩”指的是,李銳在水利部反對建三峽工程及其終生對此的堅持。1958年初的南寧會議,李銳與三峽贊成派水利學者林一山在前黨魁毛澤東面前進行了一場“御前辯論”,陳述三峽工程利弊,還各寫了一篇文章呈交。

出於李銳意料之外的是,毛不但採納了他的意見擱置了三峽工程,還讓他獲得了毛的賞識和重用。散會之前,毛對李銳說:“你文章寫得好,你當我的秘書。”這就是李銳擔任毛兼職工業秘書的由來。

文章稱,毛正主張大修水利,大躍進(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正式提出“大躍進”口號)。李銳在此時上書陳說三峽工程之害,是需要冒政治風險的。1980年代之後,李老一直力反修建三峽工程,這就是“巫山雨”三字所指。

廬山霧瘴”則是指1959年的“廬山會議”以及李銳此後的遭遇。會議召開之時,毛髮動的“大躍進”陷入失敗,全國各地發生饑荒,餓死了不少人。毛召開此會,李銳以毛秘書身份隨行,親眼目睹了毛澤東在會議上將對大躍進持批評意見的彭德懷等人打成“反黨集團”這一過程。

會議期間,田家英、李銳、周小舟這三位毛的秘書在某天傍晚散步時,對毛頗有微詞,結果被檢舉揭發,李銳被定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戴上“右傾”的帽子,撤銷一切職務,1960年3月被開除黨籍,5月和右派分子們一道下放北大荒勞動。1967年11月11日被關押在秦城監獄,直至1975年5月30日釋放。

文章稱,這段經歷也成就了李銳的兩本書:一本是《廬山會議紀實》。在廬山會議期間,他將與會者的言行如實記錄,成為研究中共廬山會議的經典。另一本則是《龍膽紫集》。因關押在秦城監獄時,沒有紙筆,李銳只好用棉簽蘸著龍膽紫藥水,寫成四、五百首詩作,彙集為《龍膽紫集》。

此外,李銳退休之後,已無在朝身份,仍然堅持批評時政,講真話,從批評黨大於法,呼喚實行憲政。他與幾位黨內老人一道,為《炎黃春秋》背書,直至當朝對他們的身份再也不買賬關掉這家雜誌為止。

對於外界對李銳早期加入中共,未能同中共徹底決裂等相關爭議,何女士認為,李銳先生的同時代人,只要有點家國情懷,大都“左傾進步”。李銳父親是早期同盟會會員,曾追隨孫中山參加過辛亥革命。還在少年時期,李銳就痛恨他所認為的國民黨專制,後受左翼書刊影響,逐漸向共產黨靠近。

“兩頭真”的黨內人士李普先生就曾表示:當時的情勢,幾乎所有青年都認為國民黨腐敗、墮落,只有中共代表了中國的未來。對中共的本質,是後來才逐漸認識到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