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讚譽的「痞子運動」和農民運動

1920年代,中共發動“痞子運動”和農民運動,鬥爭地主掠奪其財產。(網路圖片)

學過《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的人都知道,有一種被毛澤東譽為革命最積極最堅決的人叫“痞子”,面對主流社會抨擊“農民運動”對中國農村造成的破壞,老毛堅持說“痞子運動”不是糟的很,而是好得很。

對於由二流子構成的“農民運動”的生力軍。老毛是這樣描述的:

“農民運動的先鋒大多是遊民無產階級的痞子:那些從前在鄉下所謂踏爛鞋皮的,挾爛傘子的,打閑的,穿綠長褂子的,賭錢打牌四業不居的,總而言之,一切從前為紳士們看不起的人。”

由此可見,農村最早被老毛煽動起來鬧革命的都是這樣一些不愛勞動,好吃懶做,偷雞摸狗的不務正業的二流子。二流子家徒四壁,道德感差,最樂於跑到有錢人家強取豪奪,不但混吃混喝。還能利用成立的農會自立為王,發號施令,耀武揚威。正如阿Q一樣可以藉機去趙員外家的寧式床上滾一滾。“革命了,同去同去!”自然是喜出望外,“革命熱情”,空前高漲了。

中共鬥爭和殺害地主。(網路圖片)

毛氏的“痞子運動”以及隨後的土改打碎了中國上千年形成的農村社會結構,痞子的掌權和得勢構成了對傳統道德最大的傷害。

到了上世紀四十年代的土改運動,最積极參与的則是新成長起來的一批新痞子,同樣是身無長技,遊手好閒,土改中自然而然地又稱了積極份子,成了土改積極份子……

時間又過了十年左右,中國農民分到了名義上屬於自己的土地,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勞作,生活漸漸溫飽安定。而很多二流子不善勞作,生活落魄。二流子自然又成了農村合作化的積極份子……總之在執政者眼裡這些二流子永遠是積極份子,用某人(江澤民)的理論就是:先進性的代表!

這也是直至今日,很多鄉村一級的基層組織黑社會化的歷史根源,也是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淪喪的開始。中國社會的逆淘汰從那時起直至今愈演愈烈,貪腐橫行,道德淪喪,九十年前的痞子運動“功不可沒”!

附錄: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摘錄

農會權力無上,不許地主說話,把地主的威風掃光。這等於將地主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把你入另冊!”向土豪劣紳罰款捐款,打轎子。反對農會的土豪劣紳的家裡,一群人湧進去,殺豬出谷。土豪劣紳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滾一滾。動不動捉人戴高帽子游鄉,“劣紳!今天認得我們!”為所欲為,一切反常,竟在鄉村造成一種恐怖現象。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農村革命是農民階級推翻封建地主階級的權力的革命。農民若不用極大的力量,決不能推翻幾千年根深蒂固的地主權力。

在第二時期內,必須建立農民的絕對權力。必須不準人惡意地批評農會。必須把一切紳權都打倒,把紳士打在地下,甚至用腳踏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