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中貿易談判將繼續 需解決哪五大癥結

美中第七輪高層貿易會談上周五在北京結束,計劃本周在華府繼續談判。媒體分析,談判內容主要集中在五方面不容易解決的議題上。美國商界表示,任何協議必須是詳細的、可執行的、有時間限制,且真正能給美國公司帶來市場准入的協議。

2月17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與幕僚進行會面和電話會議後發推文說,第七輪談判在非常多領域取得了很大進展。

上周五,白宮發表聲明說,美中雙方進行詳細且深入的討論,但仍有許多工作要做,以在2019年3月1日前繼續處理所有懸而未決的問題。雙方並同意以諒解備忘錄的形式記載雙方的任何承諾,以及下周於華府繼續談判。

美中已經對超過3600億美元商品雙向貿易徵收關稅,對中國經濟造成很大壓力,全球金融市場也因此波動,一些美國公司也受到影響。

川普上周表示,如果看到與中方談判“正在接近達成協議或者交易正在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他有“可能延長”對中國商品加關稅的時限。

法新社2月17日刊文,列舉美中下一步談判需要解決的五大癥結。

1.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

美方一直指責中共鼓勵對美國知識產權進行盜竊的行為,同時迫使美國公司將商業機密交給中國合作公司,以換取市場准入。

中共政府去年12月26日公布《外商投資法》中英文草案、納入“不得強制轉讓技術”等規定,除被部分專家質疑北京“紙上談兵”外,也有美國專家認真對草案逐條提意見,指出文件本身就存在大漏洞。美國官方對此法案未有明確回應。

美國聯邦調查局最近表示,正在調查中共在美國的經濟間諜活動,司法部正在針對中共間諜和盜竊行動,展開起訴。

最近,司法部指控中國科技巨頭涉嫌盜竊商業機密,其中包括一項旨在獎勵盜竊美國公司(中國公司競爭對手)技術的計劃。

2.中共產業政策

中共產業政策引起外界關注,尤其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該計劃旨在通過政府對國內企業的慷慨支持,企圖在人工智慧等新興技術成為全球領導者。

因這項計劃引發爭議,去年,北京和中共官方媒體淡化了這一政策。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提及“中國製造2025”時說,不要低估該計劃,它的確是在國家層面上與有相應產業的國家競爭。

美國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上周提出一項法案,擬通過限制中資在美投資,對中共政府產業政策支持的商品徵稅等方法,來對抗中共“中國製造2025”計劃。

3.國家補貼

近年來,中共國有企業加強了其在國內主導地位,但面對西方市場要求其改革的需求。

華府希望中共當局減少國家在經濟中的作用,並減少對產業和公司的國家補貼,以杜絕不公平競爭行為。

路透社援引了解美中第七輪貿易談判的消息來源報導,中方承諾使其行業補貼計劃符合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並終止那些扭曲市場的做法,但沒有具體說明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美國方面對中共這些承諾持懷疑態度。部分原因是中共長期拒絕披露其補貼情況。

北京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經濟學家崔凡(Fan Cui,音譯)表示,如果美國想要討論超出WTO協議範圍的國家補貼,中方可能不會同意。“我擔心本月完全解決這個問題很難”,他說。

美國官員表示,劉鶴談判團隊提出的市場開放承諾,並未超越習近平去年4月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提及的金融和汽車行業等自由化進程。

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高級研究員、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北京辦事處負責人詹姆斯‧格林(James Green)告訴《金融時報》:“提高透明度是第一步,但即便如此,這也是很困難的一步。”

格林指出,即使北京同意廢除其中一項特定的補貼計劃,也可能有許多其它補貼渠道用於中國重點工業項目。

4.貿易赤字

中國去年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創下創紀錄的3233億美元。北京已經承諾購買美國大豆和其它商品,並在談判中也再次提到大肆購買美國商品,以推動白宮達成協議。

白宮周五也有提到有關採購美國商品和服務的討論,目的是減少“大量持續的雙邊貿易逆差”。

但中方任何購買狂潮都可能嚴重依賴中共國企,而國企是本次貿易談判的議題之一。

5.達成何種協議?

依美中發表的聲明,上周談判最明確的進展是雙方同意以諒解備忘錄(MOU)的方式,呈現達成的交易。

美方首席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在1月底第六輪貿易談後強調,雙方達成的任何交易都必須納入執法(enforcement)機制,以避免中方重蹈覆轍,不履行承諾。

美方要求任何協議必須解決導致結構性變化、以及減少美中貿易逆差,還可進行核查協議執行情況。本月早些時候,川普表示,達成的協議“必須包括真正的結構性變革,以終止不公平貿易行為”。

不過,中共駐WTO代表說,這需要時間,並提到談判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花了十多年時間。

據彭博新聞2月17日報導,美國商界團體對第七輪的進展跡象表示歡迎,但敦促雙方進一步減少分歧。

美國商會負責人國際事務麥拉‧布里恩特(Myron Brilliant)在一份聲明中說,只有在貿易談判取得進展,以解決一系列結構性改革問題,包括對強制技術轉讓的擔憂,以及市場准入切實改革等,且必須是明確的、具體的和可執行的,才能達成最終的全面協議。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主席克雷格‧艾倫(Craig Allen)說,任何協議都應該是“詳細的、可執行的、有時限的,並在市場准入方面獲得改善,能為美國公司、工人和農民帶來重大改變”。

福克斯新聞2月17日發表評論文章說,因為北京長期以來一直在國際協議和承諾上進行欺騙,如2015年,中共向時任總統奧巴馬承諾,不會進行網路攻擊或軍事化南中國海島嶼,但中共違背承諾;1984年,中共承諾英國尊重香港自治權以換取香港移交,中共也違背了承諾。

文章說,如果川普簽署協議,他應該發出信號,這只是一個起點,而不是結束。川普可以明確指出,美國不會回到過去忽視中共行為的糟糕時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許禎祺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